342.军机秘密,泄露者死! 推荐过一千六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烛光下,青衣妖娆,慕风华端坐桌案前,看一眼夏侯舞与洛英,“你们来找叶贞?”

夏侯舞颔首,而后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慕风华。

慕风华眉目微扬,飞扬的眼线让洛英陡然有种揪心的感觉,“你想怎样?”

“世子不必惊慌,左不过我方才救了你们,是不是该有所回报?”慕风华的视线冰冰凉凉的落在夏侯舞身上,嘴角那一抹笑意诡谲至极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夏侯舞眸色微转,忽然好似明白了什么,“按理说离歌与你当是形影不离才对,但你执意不肯让我们见离歌,这其中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”

洛英一怔,突然拽了夏侯舞藏于自己的身后,“慕风华,我警告你,虽然我洛英沦落至此已经一无是处,但你休想动小舞的主意。”

“哦,你这是想到了什么?”慕风华不紧不慢,依旧是那一抹轻笑。

“举国皆知,圣旨出使。护国公主只见车辇不见人,凭着你慕风华的作风,岂会让离歌成行?你想狸猫换太子,也要看狸猫愿不愿意!”洛英不是夏侯舞,夏侯舞虽然机敏,但没有宫闱里的心思。

洛英见惯了宫闱里的把戏,当然明白慕风华此刻话中之意。

这一番话,夏侯舞当即明白了意思。

“离歌没有出宫,就你一个人,领着一辆车辇,然后就浩浩荡荡的当成公主使团?所以你现在要拿一个人充当离歌的身份,再者还必须是身份尊贵的人才行。这横挑鼻子竖挑眼的,你就觉得我这个过气的世子妃,堪当大任?”夏侯舞戳了戳自己。

慕风华点了点头,也不否认,“没错。”

夏侯舞颔首,“难怪你始终不肯让我见离歌,敢情她根本没出来。或者说,是你强迫她留在了宫里,否则按照离歌的性子,叶贞有难,她哪里还能坐得住。只不过你这般做,就不怕离歌找你算账吗?她出身江湖,行的是侠义,你如此擅作主张的留下她,只怕她早晚扑死你!”

“哼,等她出来,我早已到了戎族,任她也奈何不得。”慕风华提起离歌便有些面色微凉。谁说舍得?如今他还念着自家的小丫头,也不知……

“所以,这里的人都知道公主并未出行?”夏侯舞眸色微转。

慕风华冷笑两声,“唯耿重知晓罢了,他是皇帝的随行,自然是明白的。”

“哦……你选中我,是因为就算我被揭穿了,也不敢有人非议。毕竟我这过气的世子妃身后,还有个夏侯府?对吗?”夏侯舞撇撇嘴。

“全中。”慕风华低眉一笑。抬头时,眸光锐利若刃,“你知道得太多了。”

夏侯舞点了点头,“知道得太多,要么与你同流合污,要么把命留下,你是这个意思?”语罢,夏侯舞扭头看着洛英,“你觉得呢?”

洛英深吸一口气,“去戎族太危险,我们没必要跟着你犯险。就算相信你,叶贞与皇帝都在戎族,但你如何能保证百分百救出他们而让自己毫发无损?彼时我尚算有身份地位,如今我一无所有,我不能让小舞随你犯险。”

话音刚落,只见慕风华冷笑两声,一步一顿的走到洛英跟前。

突然一声刀剑出鞘之音,他袖中的鱼肠剑以惊人的速度架在了洛英的脖颈上,靡丽的声音幽然响起,“军机秘密,泄露者死!”

洛英眉头微蹙,“我宁愿死,也不会让你带着小舞犯险。”

“好!”慕风华斜睨夏侯舞一眼,“那你呢?”

“你杀了他吧!”夏侯舞坐在桌案便,顾自倾了一杯茶,“他死了我就跟他一起死,反正他现在差不多是破罐子破摔,我也累了乏了倦了,死了也好!明年清明,让离歌和叶贞给我上几柱香,要顶好的那种清香,次货不要。”

慕风华笑了两声,“好!”

音落,他的手往洛英的脖颈处又多移了几分。

洛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只是屏住了呼吸。

四下一片地狱般的死寂,慕风华的刀子在洛英的脖颈处游动,最后落在了洛英的脸上。

夏侯舞凝了眉,“怎么还不下手?对了,脸上可别动刀子,下辈子若是没了脸皮,真当不好活。”

“下辈子?”慕风华低低的邪笑着,“下辈子做人做畜生还不一定呢,要脸做什么?”

“这人活一张皮,不要脸要什么?”夏侯舞轻叹一声,“这面子,比什么都重要,横竖都是要死了,那就给点面子,留个好皮囊。”

夏侯舞这厢刚说完,洛英一声长叹,“行了,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,当我是死的?去就去,特么谁不敢去谁是孙子!”

“早说不就得了!矫情!”慕风华冷哼两声,腕上一抖,匕首瞬时没入桌案,发出嗡声长鸣。

“哼!”洛英愤愤不平的坐下,看一眼悠然自得的夏侯舞正慢慢的倒了一杯水,一下子夺过,一饮而尽,“不就是戎族吗?还能吃人不成?”

“吃人倒不会,只是多的是剥皮拆骨!”慕风华丢了一章皮面在桌案上,“明日启程,好生休息吧!”

语罢,慕风华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。

夏侯舞低低的笑了两声。

“你笑什么?”洛英被夏侯舞的笑容震住,有些打从心底的发怵。

“从我们出现至进入驿站,一直都在慕风华的掌控之内,你还跟他挣扎什么?他早已算盘满满,就等着你我入局,这番算计,怕也就是墨轩跟叶贞还能与他过几招。”夏侯舞撇撇嘴,“这厮满肚子的黑水,也不知离歌那直肠子,如何看上他的。”

“卤水点豆腐,自然是一物降一物。”洛英翻身上了床榻,“既然没办法更改,那就只好往前看。”

夏侯舞笑得轻然,眉目将的媚然有着琉璃般的魅惑之色,“那你我之间,到底是谁降了谁?”

洛英噗嗤一声,“你说呢?”

陡然抓住她的腰肢,赫然将她压在身下。

不管以后会怎样,至少现在还能好好活着,勇敢的在一起,那就胜过一切甜言蜜语。

东辑事的正殿上,赵复的人头被置于中央,血淋淋的模样带着几分腐烂过后的腥臭。慕青冷笑两声,不愧是他的义子,知道他想做什么。

如此也好,不费心,不费神。

“青龙,玄武。”一声低喝,两道人影快速步入正殿。

慕青冷了眉目,“跟着风儿。”

“是!”青龙与玄武只听命令,不问缘由。

撩起鬓间花白的散发,既然慕风华问他要人,他给便是。戎族凶险,有青龙的武功,玄武的心细,大抵也是足够慕风华使唤的。

左不过公主府那里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