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4.被劫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们想做什么?”轩辕墨面色沉冷。ZIyouge.com

却只见这些人用一种极为异样的眼神打量着自己,这厢上下的看着,好似要将他皮肉拆离,看得格外的仔细。这样的眼神,让轩辕墨凝了眉,眉目间愈见冷冽锋芒。锐利的眸子狠狠剐过这些人的脸,轩辕墨抬步欲走。

“这位公子贵姓?”其中一名青布小子上前。

轩辕墨挑眉,声音尖细,举止略显做作,这样的容色,谄媚的腔调,如同宫里的太监。

眸色微转,轩辕墨冷笑,“想知道,很简单。去问十三爷!这亲王府上的事情,到底都要经过十三爷的手。”

一听是亲王府的,众人有些面面相觑,好似有些不敢直接动手。

“让开!”轩辕墨冷喝。

若是换做在大彦朝,他会直接将他们乱棍打死。就凭方才那种挑白菜一样的眼神,看得他心里有种极度不悦的愤懑。

“公子既然是十三爷府上的,那我等自然不好轻易动手。左不过……我家主子有请,还望公子给个面子。”说着,便将一块白玉铸就的牌子在轩辕墨的眼前晃了晃。

轩辕墨冷笑两声,“这耶律楚何时喜欢半路掳劫男子?这男女通吃,可要多少妃子哭红了眼睛?你们这厢为虎作伥,也不怕十三爷回来找你们算账?”

“放肆!”那青衣小子怒斥,“狼主的名讳岂是你等可以直呼?”

“那我该尊称为什么?狼主不行仁义之事,难道还指望着我高呼万岁?就算我使得,只怕他也受不起!”轩辕墨拂袖。

他乃大彦朝之君,戎族再怎样都不过是称臣的败军,还指望着他朝拜君主?

可笑!

“你!”青衣小子眸色一转,“把他抓起来!”

“谁敢!”轩辕墨眸色一沉,那种与生俱来的冷戾之气,足足让身边的人震住良久,愣是一个都不敢轻易上前。

“都不要命了吗?赶紧抓起来!”青衣小子回过神,急忙使唤着人。

不远处一辆马车快速而来,众人一下子扑上轩辕墨,轩辕墨怒不可遏,“放肆!你们敢这么对我!你们……”

还未说完,嘴上已经被布塞住。

被强制推上马车的瞬间,他看见不远处的亲王府守门卫士急急忙忙的冲过来,但是为时已晚。马车快速的冲入街市,后头的人哪里追得上来。

管家得了信,却是按捺不发。

要知道,如果轩辕墨出事,那叶贞又岂能安心为太后治病。不管发生什么事,亲王府的一切事宜,皆以耶律辰为主。

轩辕墨只觉得颈上一凉,整个人便昏昏沉沉的晕过去,任凭马车颠簸,也毫无知觉。他不知道这些人要做什么,他只知道,这些人来自宫闱,大抵跟耶律楚脱不了干系。否则何至于他方才试探性的喊了一声耶律楚,这些人便急不可耐的要来抓他。

只是意欲何为,谁也不知道。

马车在街市上快速飞驰,耶律辰看一眼身旁男儿装束的叶贞。眉目如画,分明是女儿家,却因为一袭男儿装,愈发的英姿勃发,多少男儿尚且不如。

这戎族的男子都是浓眉阔目,叶贞这一打扮,娇柔之中多了几分英气,委实是世所罕见的美男子。

“十三爷是觉得我这样有所不妥?”叶贞凝眉,环顾自身。

耶律辰摇头,“没有,只觉得旁人穿得格外的粗糙,而你却是柔中带刚,委实很好。”

叶贞笑了笑,“十三爷谬赞,叶贞粗鄙,不敢受十三爷如此赞誉。”说着,不由的握紧了药箱。不知为何,心里突突的乱跳,好似有什么事发生。胸口憋闷,说不出的郁结。

“怎么了?”耶律辰微怔。

叶贞摇头,“没什么,大抵是过分紧张,有些心慌。”

“莫怕,有我陪着你,母后不会拿你怎样!”耶律辰握住她的手。

叶贞一惊,容色却没有多少改变,无波无澜的脸上,眼底有过一丝流光。很顺其自然的收回手,叶贞颔首,“多谢十三爷。”

意识到自己失礼,耶律辰的眸色慌了一下,尴尬的笑了笑,“你别误会,我没有旁的意思,只是……”

这厢还未说完,马车却戛然而止。

车夫尖叫着,“十三爷,有劫匪。”

说是劫匪,其实是黑衣人。

耶律辰骤然撩开车帘子,只见车前挡了四名黑衣人,一个个蒙着面巾看不清容色。但手中的弯刀却是实打实的,阳光下绽放着寒栗之光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耶律辰冷然怒斥,“可知我是谁吗?”

“十三王爷,得罪了。今儿个您的马车,是进不的石国的!”音落,四名黑衣人齐刷刷扑向马车。

随行的护卫即刻迎上去,青天白日,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。

耶律辰怒不可遏,“一个都别放过!”

叶贞凝了眉,“这是什么人?”

一把抓了叶贞的手,耶律辰领着她跳下马车,“我们走!”

二话不说,二人在护卫的保护下,飞速朝着宫门口跑去。此处离宫门口不远,眼见着是十三爷的马车,宫门口的军士立刻派人支援。

眸色微沉,叶贞边跑边扭头看了一眼身后交战的场面。

这事怕没有那么简单,左不过这矛头怕是要直指皇帝了。

试问,谁是第一个不愿让萧太后病愈之人?除了耶律楚,还有谁?

这动静闹得格外大,眼见着耶律辰带着叶贞入了宫,黑衣人好似说好了一般,眼瞧着没能得逞,纵身轻跃,跳出了军士的包围圈,顿时四散而去。

叶贞眸色微转,心中暗忖。

动作如此迅速,定然是有组织之人。如此训练有素,看上去又并不想伤人,诚然是想拖住他们的脚步?

不对,如果是想拖住他们,就不会捡在宫门口这里下手。

大可在他们出门时就下手,没有后援,耶律辰带来的随行护卫根本不堪一击。

可见他们只是做做样子……是想……嫁祸耶律楚?

如此心计,难道是耶律辰的苦肉计?

抑或还有高人在后操纵?

脑子里嗡的一声,她忽然想起来轩辕墨。那一次他说……五日?她猜不透轩辕墨心中所想,但今日的局面看来,他手里绝对有几张王牌,否则不会说很快就带她回去的话语。

他素来不是狂妄之人,言语之间从来都是胸有成竹。

叶贞轻笑,她竟忘了,在他的世界里,凡事皆是算计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