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5.萧太后的病因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太后身处后宫,此后宫并非皇帝的后宫,是先帝特意为萧太后所建的孔雀台。ziyoUge.com如今耶律楚的后宫建造也大多按照孔雀台而铸就,委实是宏伟壮阔。

孔雀在戎族乃是最美丽的意思,先帝当年宠爱萧太后,由此可见圣宠优渥。

耶律辰领着叶贞进了孔雀台的正门,抬头便是数十根通天石柱,教人叹为观止。

石柱上皆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孔雀展翅,象征着萧太后无与伦比的至高地位。

九曲回廊过后便是萧太后的寝殿,异域风情的白色宫墙,不同于大彦朝的红砖绿瓦,让人耳目一新。

“十三爷?”萧太后的贴身婢女阿木尔在门口等着。

“母后如何?”耶律辰忙问。

阿木尔看了叶贞一眼,“情况不太好。”

“这位是叶大夫,乃是我从外朝请来的名医,还望阿木尔你引荐,先为母后诊治要紧。”耶律辰焦灼的往里头瞧。

点了点头,阿木尔让开了一条道,“请随奴婢来。”

耶律辰看了叶贞一眼,顾自上前领着叶贞朝太后的寝殿而去。

偌大的寝殿内,奢华至极,叶贞没有想过,一国太后竟然也配备这样豪华的殿宇。那一刻她想起了司乐监的慕风华,他惯来是喜欢奢华的,便是他的司乐监也是奢靡至极。但比之这里,却还是略逊一筹。

青纱帐垂着,红木软床外头,宫婢跪了一地。

“太后娘娘,十三爷来看您了。”阿木尔跪地,用最谦卑的声音开口。

床榻上传来低低的轻咳,而后是个虚弱至极的声音,“是老十三啊……”

耶律辰急忙扯了叶贞跪下,“母后,是儿臣。儿臣听闻母后病重,特意带来外朝名医前来诊治,还望母后保重自身。”

“咳咳咳……人老了,这身子自然也是不中用了。”萧太后隔着床幔低低的开口。

叶贞凝眉,便是这声音,她便可以判断,萧太后已然到了生死一线。气若游丝,时断时续,只怕命不久矣。

如此一想,不由的脊背一阵寒凉。

自己作为名医前来诊治,若是没能治好萧太后,只怕性命难保,更何况……她是十三王爷领进宫的,势必会牵连至前朝。其中的关窍,早在大彦朝她就已经尝过苦头。

前朝后宫从来不分家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“太后娘娘,十三爷一番苦心,您看……”阿木尔低低的开口。

“那便看看吧!”萧太后的手缓缓从帷幔内伸出,“宫中御医都束手无策,怕是无望了。”

叶贞无望抬头,却见那双手白若璞玉,因为久病而光泽略显黯淡。一只晶莹的碧玉镯子圈于腕上,怎么看都是极美。

想着能有如此美丽双手的女子,容貌应该也是倾城绝色,否则何至于先帝如此宠爱。

耶律辰看了叶贞一眼,“去吧!”

叶贞颔首,行了礼便躬身上前。

将巾绢覆在萧太后的玉腕上,叶贞轻扣腕脉。渐渐的,眼底的光有些诡异的流动,面上却是一贯的清冷从容。

不多时,叶贞行了礼,“太后娘娘放心,左不过是风寒旧疾,待草民开一些药,暂且稳住病情,而后再慢慢引导以期康复。”

她说得很婉转,却也是滴水不漏。

“嗯。”萧太后低低道,“宫里的御医也都这么说,是风寒旧疾。吃了多少药也不见好,那么苦的药,还是免了吧!”

叶贞已然听出少许杀意,却容色不改,“太后娘娘放心,草民可以将汤药提炼成药丸,绝不会苦。”

“这倒是新鲜。”萧太后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,阿木尔随即撩开帷幔坐在床沿。

叶贞看不清内里的一举一动,但是可以看见阿木尔好似在擦拭着什么。心下不由的一沉,越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。扭头看着耶律辰,眸中有少许清冷之意。

耶律辰颔首,便上前一步道,“母后可有好些?”

“无碍!”萧太后显然口中含着什么,所以说话有些含糊不清。

叶贞想着,方才大抵是吐了血,所以萧太后说话越发的中气不足。

“母后放心,儿臣这就让叶大夫开出药方为母后诊治。”耶律辰恭敬行礼。

“好!随你吧!”萧太后说完这句话,便不再说话。

阿木尔从里头走出来,“十三爷请吧,太后娘娘要休息了。”

“是!”耶律辰领着叶贞退出寝殿。

身后阿木尔赶了出来,瞧着耶律辰一眼,而后视线略带冰冷的盯着垂眉顺目的叶贞,“叶大夫。”

“是。”叶贞行礼。

阿木尔深吸一口气,“太后娘娘的病烦劳叶大夫开药,左不过有些时候有些话该说,有些话不该说。就好比有些人该死,有些人却能活。叶大夫可是明白?”

“请太后娘娘放心,那张方子草民会一分为数,绝不会轻易教人看出端倪。煎药之事,草民也会亲力亲为,绝不敢泄露半分。”叶贞是谁,能从宫闱婢女一步步走上贵妃之位,这点小心思,她自然是一眼就透。

耶律楚蠢蠢欲动,等的就是太后病逝的消息。

若然药方落在别人手上,不管有没有用,叶贞都得死。

就好似不管治不治得好,叶贞都会死。

这就是宫闱!

太后是不会让人知道自己身子的真实情况,而耶律楚则一心要太后死。这两虎相争,就图的太后的最后一口气能撑多久。

若是叶贞治得好,皇帝就会让叶贞死。

若然叶贞治不好,太后就会让叶贞死,因为太后不会允许任何人暴露自己的病况。

可惜耶律辰惯来游历在外,不懂这些宫闱厮杀,自然也没能听懂阿木尔的话。但叶贞却心知肚明,也明白戎族皇室内部,一场惨烈如国公府谋逆的厮杀,即将展开。

如此正好,戎族内乱,她就可以跟轩辕墨返回大彦朝。

只是……叶贞凝了眉,如此大好时机,轩辕墨会舍得走吗?

阿木尔说完了该说的话,转身回了萧太后的寝殿。

耶律辰不解的望着叶贞沉冷的面色,“怎么了?是母后的病?”

叶贞摇头,环顾四下,见确实无人才敢靠近耶律辰,压低声音道,“太后不是病,而是中了慢性剧毒,如今毒入骨髓,怕是不久于世。”

耶律辰骤然凝眉,“你是说……”

还不待他开口,叶贞一下子踮起脚尖捂住了他的唇,“嘘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