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6.见到耶律楚,冤家路窄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耶律辰长得极高,叶贞虽然身段颀长,但是对于异族而言,她的个头较小,只到耶律辰的肩膀处。ZIyouge.com如今踮着脚尖,抬头刚好迎上他投射而来的灼热目光。

手一缩,叶贞羽睫微垂,“不好意思,得罪了!”

深吸一口气,耶律辰定定的看着她,“你果然与众不同。”

叶贞轻笑,“十三爷谬赞,叶贞并无不同之处,左不过大彦与戎国生活习性不同,所以你觉得新鲜罢了。”

耶律辰颔首,“也许吧!”

说着,二人便朝着太医院走去。

既然太后有意不让人知道病情,那叶贞必须自己亲力亲为,不叫任何插手。耶律辰所幸不是外人,倒也能帮得上忙。详细事情,他必得好好问问叶贞才行。

退开太医院药房里的所有人,叶贞自己开药方,自己抓药,耶律辰帮着磨药。

“母后的病……真的没救了?”耶律辰犹豫了良久才开口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“如果离歌在,也许还有救,她惯来能解这些疑难之毒。这毒太烈,非寻常人可有,想来下毒之人也委实厉害。”

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耶律辰愣住。

“太后显然是知道的,左不过毒入骨髓,御医也无计可施。”叶贞冷笑两声,“为此太后不惜斩杀了一批又一批的御医,可惜都没能解毒成功。”

耶律辰凝眉,“你是说母后……”

“阿木尔的话难道你还没听明白吗?太后自知命不久矣,所以也不过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让我一试,到底也没有人想死,抱着临死一搏罢了!”叶贞将药方撕成条状,大抵有五六条左右。

顺手将其中的两三条塞给耶律辰,“这个你收好,许多药宫内未必会有,但我瞧着你从大彦朝购入不少药材,想必你那里更多一些。”

“这是何意?”耶律辰一怔。

“这都是民间配方,宫中大多是医书典籍上的药材,你照着我给你的药材方子抓,务必尽早备齐。我未必能为太后解毒,但是缓一缓她的毒性,却还是好的。”叶贞轻叹一声。

耶律辰点头,“想不到连你都没办法。”

“这世上很多无奈之事,我这一身皮毛也是我哥哥教的。”叶贞顿了顿,好端端的怎么又提起了叶年,不由的心上一抽。

想必所有人都当她是死的吧!

“你还有哥哥?”耶律辰微怔。

“不说了,赶紧照办吧,早一些时间就多一份把握。”叶贞转了话锋。

这厢还说着话,外头便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有一太监行色匆匆的跑来,见着耶律辰便行了礼,“十三爷,狼主在赤峰殿请二位过去一趟。”

耶律辰一顿,“狼主有何要事?”继而看了叶贞一眼,“叶大夫正在为太后配药,怕是走不开,还是……”

“十三爷,狼主说了,务必二人皆到。否则奴才们的脑袋就保不住!”那小太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这绝对是耶律楚能做出来的事情。这个嗜杀的君主,何曾有过心慈手软。若是他们不去,怕是不知有多少人要遭殃。

但……她这张脸如何能让耶律楚见到?

瞧出叶贞面露难色,耶律辰道,“我去就是,你留下来。”

“只怕由不得你。”叶贞面不改色,“狼主的命令,你如何抗拒?横竖都是要见的,左不过有你在,想来他也不敢拿我怎样!”

耶律辰颔首,“待会我必保你周全。”

叶贞抿紧唇,“走吧!”

深吸一口气,叶贞只觉得心里寒凉,脊背处不禁泛出冷汗。不由的攥紧衣袖,手心一片濡湿。彼时宫墙之上,耶律楚是认得她的,如今她虽然为男儿装束,但这张脸如何能更改?

当日那一跳,对耶律楚而言可谓印象深刻,叶贞觉得自己正朝着深渊步步而行。

这种惊心的感觉,就好似她第一眼看到轩辕墨身着龙袍时的惊惧惶然。

走在石国的回廊里,叶贞想着耶律楚看到自己的第一眼,会是什么表情?杀了她?还是像上次那样生擒?杀了她倒也罢了,若是生擒,她宁愿一死了之,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轩辕墨的负累。

一阵温暖从手中传来,叶贞回过神,却见耶律辰握住了自己的手,不由的挣扎着想要缩回。谁知耶律辰却是回眸轻笑,眸色温暖,“不要担心,我一定能带你回去。”

叶贞羽睫微垂,“多谢十三爷。”

她用了力,终于缩回自己的手。

耶律辰却笑得明媚,如沐春风。

赤峰殿内,宽敞明亮。因为外头的天色渐暗,殿内的火台皆燃起了熊熊烈火,耶律楚躺在一侧的软榻上,身旁男男女女三四个,围着他又是捶腿又是喂食。

这种模样,让叶贞有种作呕的恶心。

食人肉寝人皮,大抵就是这样的。

进去的时候,叶贞半低着头,尽量走在耶律辰的黑影里。只有微弱的光才能落在她的眉目之间,这样的话,就能减少耶律楚对她的注视。

事到如今,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。

总不能让她涂黑脸,反倒落一个大不敬的罪名。

“参见狼主!”耶律辰与叶贞同时行礼。

挥了挥手,那些三五成群的男女让开一条道,耶律楚精锐的眸子冷冽的看着二人,“起来吧!”

顺手一摸身旁女子娇嫩的容色,那女子咯咯的轻笑着,声音极为悦耳,却带着几分撩人心魄的音色。叶贞抖了抖身子,不由的沉了脸,半低着头不敢抬起。

“听说十三弟去给太后瞧病了?”耶律楚开了口。

叶贞冷笑,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耶律辰颔首,“是。”

“这位便是你带来的大夫?”耶律楚冷笑两声,“为何一直低着头,是怕我吃了你?还是……”说着他扫过自己眼前的男女们,“还是你觉得我这厢混乱,让你有些看不下去?”

“草民并无此意!”叶贞随即跪身,“草民鄙陋,不敢在狼主面前献丑,还请狼主恕罪。”

嘴角微扬,耶律楚眸色如刃,“这张嘴格外的巧,倒让我想起一个人来。尤其这声音,委实像极了!”

叶贞心下一沉,面上却仍旧不动声色,她只跪在那里,一语不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