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7.耶律辰与叶贞的断袖之癖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耶律辰眉色微恙,却是上前一步,“皇兄见笑了,乡野村民没见过世面,故而也不会说什么吉祥话。ZIyouge.com皇兄如今春色满怀,若然有话不妨直说,臣弟也不扰了皇兄的雅兴。”

耶律楚冷笑两声,“雅兴?我现在倒是对你这个大夫感兴趣,为何不叫她抬头与我瞧瞧,说不定是熟人也有可能。”

“皇兄说笑,哪里来的熟人。”耶律辰清浅的回应。

叶贞不说话,言多必失,还是谨言慎行才好。

“彼时我见过一个巾帼女子,容色出挑,胆识更是一等一的好。那一日残阳如血,她便从我的跟前一跃跳下城池,为的便是她的大彦江山。这般的无畏倒让我刮目相看!那过后才听闻,那女子不是旁人,正是大彦朝的贵妃娘娘。”说到这里,耶律楚顿了顿,挑眉斜睨耶律辰一眼。

乍见耶律辰面色微变,耶律楚朗笑两声,“听闻贞贵妃聪慧过人,不但平后宫,而且连带着协助皇帝灭了两公府,委实是个了不得的女人。我这不缺什么,就缺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,若然可以,贵妃皇后的位份,也不是没可能。”

耶律辰凝眉望着叶贞,却听得叶贞深吸一口气,以大彦朝的礼节磕了头,“草民确实来自大彦,也听闻过贞贵妃的事。左不过狼主有所不知,贞贵妃早在半年以前就殒身宫闱大火。彼时皇上痛心疾首,以皇后之仪相葬,并谥号敦肃孝仁皇后,位列宗祠。还望狼主明察。”

“死了?”耶律楚一怔,“世间难道真有容貌如此相似之人?”

耶律辰松了口气,“皇兄多虑了,这世间无奇不有,容貌相似者众多。既然贞贵妃已死,眼前的不过是草民大夫。皇兄若然没有其他吩咐,臣弟就先告退。”

耶律楚起身,缓步走到叶贞跟前,耶律辰拦了下来,“皇兄这是做什么?”

“怎么,如今十三弟也喜好娈童?”一句话,生生让耶律辰面色骤变。

叶贞低下头,尽量不跟耶律楚正面对视。

然,这是耶律楚的地方,她如何能避得开。

猛然间,耶律楚俯身以指挑起她的下颚,四目相对,她看见耶律楚唇角一抹戏虐般的得意冷笑,“这张脸……果然跟我记忆里的一模一样。死了一个贞贵妃,得了一个叶大夫,不知是幸或不幸?左不过你这脑子,不知是否与贞贵妃一个模样?”

叶贞倒吸一口冷气,既然已经对上了,就无谓再躲闪,落落大方反倒让耶律楚眸中的疑虑逐渐增加。

唇角微扬,叶贞眸色如水,没有半分涟漪,“狼主抬举,一介草民如何能及得上贵妃。何况男女有别,贵妃是女子,草民却是个男儿,如何能相提并论?只怕要让狼主失望了!”

耶律楚冷笑着,“那无所谓,我这里男女都要。”

“皇兄!”耶律辰心惊,竟一时情急抓住了耶律楚的手,让叶贞得意继续垂下容脸。

耶律楚骤然冷冽盯着耶律辰的容脸,却见耶律辰好似铁了心,眸色无转移,唇齿分明的开了口,“皇兄后宫众多,何必与臣弟计较。臣弟这厢刚得了这么个妙人,皇兄便起了心思,教臣弟情何以堪?”

这话说得叶贞都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,若不是为了救她,想必耶律辰也不会说自己是断袖。但既然开了口,就必须足够以假乱真。

只是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?好似耶律楚也是……男女通吃?那就是说,耶律楚连男子也不放过?

叶贞抿紧唇,不由的吞了口口水。

面上依旧不改颜色,只是心里却直发毛。

这种状况她委实没有经历过也从未听过,如今虽然新鲜,但一时之间还是无法接受。

两兄弟对视了良久,耶律楚才算缓缓直起身子,颇有几分趣味的盯着跪地的叶贞,“倒也是个可人,不知十三弟受用如何?”

耶律辰顿了顿,扭头看一眼叶贞,而后极为平静的点头,“很好!”

四下又静了静,耶律楚这才拂袖转回软榻,“既然如此,我就不夺所爱。明日使臣入朝,石国大摆筵席,十三弟可莫要迟到。”

说完,又别有居心的看了看叶贞,“记得带着叶大夫……一块来!”

深吸一口气,耶律辰颔首,“多谢皇兄厚爱,臣弟明白。”

领着叶贞出了赤峰殿,外头月色皎皎。

长长吐出一口气,耶律辰郑重其事的看着叶贞,张了张嘴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叶贞不说话,只是迎上他的眉睫,而后将视线落在清冷的月色之上。悠远的眸光,带着清浅不一的冰凉。

“若你有难言之隐,我便不问。”走在回廊里,叶贞听见前头的耶律辰回头冲她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心,顿了顿,叶贞羽睫微扬,“谢谢。”

他望着她从容的面孔,仿佛不管外界如何变化,她依旧只做自己,那份恬淡与平静,竟与轩辕墨出奇的相似。

月光下,叶贞清浅一笑,却让耶律辰迷了眼。

世间绝世的女子千千万,他遇见不少,但凡美丽的女子要么性情孤傲,要么矫情做作,抑或是自以为是蠢钝不堪。

偏生得叶贞不悲不躁,有那种佛门才有的禅心,平静得如同不起涟漪的湖水,任谁都无法搅乱她的从容不迫。她站在那里,大有宠辱不惊,任云卷云舒的平淡。

而这种释然,却是耶律辰毕生追求而不得。

皇室,哪有平淡从容可言?

相对无言,耶律辰领着叶贞上了马车朝亲王府而去。一路上谁也不说话,车内冷得宛若冰窖。

赤峰殿内,耶律楚眸色冷戾,冷然一记耳光扇在捶腿的小倌身上,“废物!滚!”

火光下,耶律楚眯起狭长的眸子,那种冷冷透着杀气的光芒教人不寒而栗。他如何能看错?那就是叶贞!什么贵妃已死!哼,他说活着那就是活着!不管是不是叶贞,那张脸……

袖中五指蜷握,咯咯作响。

外头,青衣小太监躬身走进来,“参见狼主!”

耶律楚冷哼一声,“说。”

“人都带来了,就在后殿。”青衣小太监说得极为低柔。

嘴角微扬,眸中满是精芒,如梦似幻。耶律楚拂袖,“去看看!”音落,便由小太监领路,朝着后殿快步离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