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8.深陷后宫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回了亲王府,却在第一时间得知轩辕墨失踪的消息,当时就一语不发的坐在了亲王府门前的石阶上。ziyoUge.com换做旁的女人,此刻不是癫狂就是哭闹。叶贞却什么都不做,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,安静如常。

如果说不担心,那是假的,可是她相信,无论何时何地,他都从不做无准备之仗。

“对不起。”耶律辰站在她面前,容色微黯。

“明天会带我去赴宴吗?”她却转了话题。

耶律辰微怔,“我一定找到墨轩。”

“早前你说过,墨轩这样的容色应该小心,这是为何?”叶贞的心里有种波澜壮阔的微颤,她怕……怕自己的猜测会成真。

一个胸有成竹的男人,会突然失踪,那意味着什么?

意味着猎物上钩了,而他却没能做出最快速的判断,以至于连自己都陷入险境。

轩辕墨既然敢说很快就能回大彦朝的话,那就说明在戎族,他也有细作在活动,而且已经联系上了细作。否则那大彦朝如何能以最快的速度遣了使团,这……无疑都跟轩辕墨有关。

她相信他,可是不相信耶律楚。

“因为狼主食色?好娈童?”叶贞心头止不住颤抖。

耶律辰微微颔首,“你亲眼所见,就不必我多说什么。”

低眉间,他看见叶贞袖中的手止不住颤抖。原来她不是不担心,而是她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。亦或是,她过分的理智,让人看不出她内心的涟漪。她从来都是一个很善于隐藏内心真实情感的人!

“一般来说,狼主得了妙人儿,会怎么做?”叶贞说这话的时候,羽睫止不住的煽动。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耶律辰心头一紧,“皇兄会不折手段的得到,而后……如有不从,或杀或……”

叶贞深吸一口气,“你会帮我的对吧?”

耶律辰重重点头,眼底掠过一丝怜惜,“你放心,若然真是皇兄所为,我必会为你保全墨轩性命。”

“他的骄傲,胜过一切。我倒不担心他的性命,我只担心……”叶贞抬头看了看黑沉沉的夜空,轩辕墨惯来攻于算计,寻常人哪里是他的对手。只是……那耶律楚也不是个善茬,阴狠毒辣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。

两个这样的男人交锋,会发生什么,谁都无可预料。

不由的攥紧了拳头,叶贞只盼着使团快速进京。

听说来的是护国公主轩辕离,那便是离歌没错。有离歌在,想来进出宫闱会更加方便。手心微凉,叶贞极力平复内心的躁动。

此时此刻,任何的慌乱都只能是自乱阵脚。

轩辕墨身边只有一个她,若是连她都无法平静判断周遭事宜,她保证,轩辕墨会断了后路。不管他如何算计,一人如何可行?

“你放心,我现在就派人入宫查探,若有消息,马上知会你。”耶律辰冷了眉头。

叶贞颔首,“多谢。”

抬眼间,她看见他灼热的目光,带着几分刺目的疼痛。

奢华的后殿内,氤氲的火光倒映着俊美的面孔,精致的五官与眉目间的英气,在火光下越发熠熠夺目,让人不忍亵渎。

耳边是纷繁的声响,眉头微微凝起,轩辕墨骤然起身,脖颈处疼得让他倒吸一口冷气。

这是什么地方?

环顾四周,不少美男子都在殿内不安的踱步,更有甚者竟然蹲在墙角若女子一般嘤嘤啜泣。轩辕墨心下一怔,低眉却看见自己躺在软榻上,松垮垮的衣服披在身上,胸前一览无余。

当下起了身子,赤脚走在大殿内。

锐利的眸子迅速扫过这里的一切,如此奢靡,绝非寻常人家。看这里的摆设与门外头守卫的衣着,轩辕墨很快便确定了自己的方位。

石国!

戎族的皇宫!

该死!竟然入了宫!耶律楚要做什么?

看着这么多容色俊美的男子,轩辕墨忽然打了个冷颤。他是谁,什么没见过?这样的场面略带香艳,他身为男子岂会不知内中缘故?

面门上的黑线层层密布,一股无名之火从小腹处窜出,笔直冲上天灵盖。

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,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当做后妃处置!

这种羞辱,让轩辕墨整个人都僵直,脊背发凉。

岂有此理!岂有此理!

脑子瞬时冷静下来,不过这样也好,总算是进了宫,办起事来其实比原先方便得多。左不过这身份尴尬,他该如何保全自身才好?

环顾这么多的俊美男子,轩辕墨冷笑两声,大摇大摆的走到人群中央。眉目微挑,冷冽的光束狠狠掠过四下众人,“哭什么?要死就快些死,磨磨蹭蹭的扰人清梦,真是该死至极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众人原就愤慨,好端端的被抓进宫,眼瞧着正儿八经的男子要成了娈童,谁的心里能好受。偏被轩辕墨这样一激怒,登时犯了众怒。

“没长耳朵吗?我说得这样清楚,还要说第二遍?该死的就快些死,不想死的就给我闭嘴!当这里是什么地方?要死要活的成何体统?”轩辕墨傲然伫立。

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大家都是被抓来的,你凭什么咒人生死?”

众人一哄而上,将轩辕墨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开腔,到底谁都不愿意在这里待下去。可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,这是皇帝下的手,这是皇帝的地盘。既然拿不了皇帝算账,找个人出气也是好的。

这便是所有人现下的心思,一个个都恨不能将轩辕墨咬碎了。

轩辕墨嗤笑,“一群蠢货!”

音落,顿时有人上前撕扯轩辕墨。

登时场面混乱至极。

门外响起了清晰的脚步声,伴随着外头一声“狼主”之音,众人一怔,轩辕墨借着方才那人的推劲,狠狠的撞向柱脚。

顷刻间鲜血飞溅,柱脚锐利的切口在他的额头划出一道鲜血淋漓的大口子,鲜血霎时染红了他的脸。

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要狠。否则,何以保全自身?

所有人一阵哄乱,耶律楚已经大阔步的走进门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