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0.轩辕墨,你也有今天!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彻夜未眠,一直站在窗口望着外头黑漆漆的天空。ziyouge.com从大彦到戎国,他与叶贞历经太多的人和事,如今……他只盼着一切都能终结,如她所愿与她远走高飞。什么帝君位,如今于他而言,早已是前世的事情,不再记挂心头。

现在,他只需不叫人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,所有的一切都会按照他预定的轨迹行走。

他在等,等着使团入宫的消息。

前儿个夜里,暗卫入了使团行营。

慕风华看一眼像鬼一样出现在自己营帐中的鬼卫,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,所幸他出门在外从不轻易宽衣安寝,当下就坐了起来,“作死的东西,不知道敲门吗?”

鬼卫心惊,急忙跪地,“爷,没有门。”

“那就不知道通禀一声吗?”慕风华咬牙切齿,恨然下床,“打量着你是皇帝的人,便这般放肆无状?你当我是吃素的?”

“爷,皇上有消息传送。”鬼卫照旧说他自己的。

他是鬼卫,自然是只听命令,不计手段。

慕风华哼哼了两声,“说!”

“皇上如今在戎族石国内,还请爷小心为是。”鬼卫低低的出声。

“你说什么?皇帝入了宫?”慕风华挑眉,这轩辕墨搞什么鬼?是活得不耐烦了?当下厉问,“皇上入宫作甚?”

鬼卫不语,垂眉顺目。

慕风华眸色冷厉,“说!”

吞了吞口水,鬼卫抬头,“皇上是被戎族狼主请进宫的,而且受了伤!”

“耶律楚?”慕风华不说话,忽然睨一眼帐外,“进来!”

夏侯舞扯了洛英悻悻的走进来,“就是听了一耳朵,何必如此大惊小怪!”

慕风华冷了眉目,“如果不是你们两个,我现在就想杀人。军机秘密……”

“知道知道!军机秘密,泄露者死嘛!”夏侯舞接过慕风华的话茬,原先她倒是有几分惧色这个司乐监的掌事,但如今他是离歌的丈夫,私底下谁不知道他宠爱小公主雪儿。既然是有心头肉的,那证明他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,她便不惧慕风华对自己动手。

否则,离歌岂会饶了他。

夏侯舞带着离歌的皮面,眉目间还是不改原先的精灵古怪,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在慕风华身上转动。

慕风华却被夏侯舞一句话噎住,若不是夏侯舞假冒公主的身份,他现下就想劈了他们。

他还不信了,就算杀了夏侯舞,离歌还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?他们可是夫妻!

哼……

“耶律楚请皇帝进宫作甚?”夏侯舞倒了一杯水慢慢喝着。

鬼卫不知夏侯舞是假冒的,只当她是离歌,急忙道,“回公主的话,戎族狼主是个……是个断袖,是故……”

夏侯舞一口茶水喷出来,登时剧烈咳嗽,眼泪都咳出来,“你说……说什么?”

“滚滚滚!”慕风华拂袖,表情有些怪异。

很显然,他也在强压住自己的笑点。

鬼卫缩了头,急忙离开了营帐。

洛英已然捂着肚子在一旁偷笑,“轩辕墨,你也有今天!”

慕风华哼哼两声,“算计了别人一辈子,如今也算是风水轮流转,终于被别人算计了一会。如今可好,这都抵死不从了!八成是撞了床角落的伤!”

“你们这就不地道了,好歹要顾着叶贞的面子。皇帝虽然是自作自受,但……他要是被糟蹋了,叶贞怎么办?”夏侯舞说完这话,整个人翻上慕风华的床榻,捂着肚子笑得人仰马翻。

慕风华凝眉,“滚下来。”

夏侯舞一顿,“小气!”

从慕风华的床上下来,夏侯舞看着慕风华像扫垃圾一般,拿了巾绢将床榻擦拭了一遍,而后以一种高姿态冷睨夏侯舞夫妇一眼,“好了,出去吧!明儿个还要入宫,你们就能见到始作俑者耶律楚了!”

这话一说完,夏侯舞又笑得差点断肠,指尖戳着慕风华矫情的容色大笑,“我估摸着明儿你入了宫,皇帝就解脱了!只可怜了离歌……哈哈哈哈……你这容色可不比皇帝差,保不齐你还能当戎族的皇后娘娘……”

慕风华的面色青一阵白一阵,一双染血的眸子几欲杀人。

不消片刻,只听见两声惊呼。

夏侯舞与洛英直接被慕风华一掌拍出营帐,帐内传来他怒不可遏的颤音,靡丽而绵长,“滚!给我马不停蹄的滚!”

诚然,这是离歌的专用词。

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好在没有吩咐,御林军是不敢过来这边的。夏侯舞起身,冲着洛英撇撇嘴,“翻脸比翻书还快!”

洛英轻叹,一本正经的盯着夏侯舞,这才语重心长道,“这就是独守空房的苦楚啊!”

夏侯舞嘴角抽搐,掉了一声的鸡皮疙瘩。

不过一想起皇帝在耶律楚身下缠绵,二人就有种幸灾乐祸的兴奋感。

果然是基情满满啊!

太让人受不了了!

不过笑归笑,正事却不能耽搁。石国如龙潭虎穴,若然时日长久,皇帝肯定有危险。

是而一大早,慕风华便带着使团和假冒公主的夏侯舞去了石国。

一路上,百姓夹道欢迎,彩旗飘飘,热闹非凡。慕风华只管与夏侯舞坐在车内,也不往外瞧一眼,唯有夏侯舞乐不思蜀,瞧着外头什么都是新鲜的。

“把帘子放下。”慕风华冷喝。

夏侯舞顿了顿,到底还是随了他的意。到底自己是公主之尊,不能太过玩耍,她想着若是离歌在此,应该比自己更有分寸。到底离歌陪着叶贞长久,那习性很大程度上都受了叶贞的影响。

洛英在外头走着,心里格外的不舒坦。

自己的妻子与慕风华同处一车,自己装成太监在下头随行,以洛英的骄傲自然是怎么想怎么窝火。不过他好歹也是做过世子的人,分得清轻重缓急。

白色象牙塔一样的石国,是大都政治权利的中心,是戎族的皇宫。

耶律楚没有亲自相迎,他本就不赞成用君臣之礼相待,故而只会在正殿内等着慕风华前往朝拜。慕风华若不是此行有目的而为之,岂会受这样的羞辱。想他在司乐监时的傲娇,哪里容得下耶律楚这样的狂傲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