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1.对使团动手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慕风华仰头看一眼满目苍白的宫墙,打心底里鄙夷至极,却也不下轿,不出声。ZIYOUGE.COM戎族与大彦本就是君臣,如今要他这个使臣去朝见耶律楚,简直是荒谬至极。

耶律楚是谁,慕风华是谁,慕风华的城府与凌厉的作风胜过耶律楚百倍,若不是他今日的功夫不同往日,多少人会死在他的手里尚且难以预料。

他偏不信,耶律楚能与自己死扛到底。早在进入大都之前,他便已经得了信,说是戎族的朝廷分为两派,一则以君臣之礼相迎,二则耶律楚的执意不肯。

听得护国公主轿辇就停在金殿外头,内里的人不下轿,不吭声,耶律楚当下就翻了脸。

戎族的士兵齐刷刷的将轿辇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御林军立刻拔刀相向,不管谁先动手,任谁也讨不了好处。

“你想怎么做?”夏侯舞凝了眸色。

“你只管坐着,当你的护国公主便是,其他的自然不必你操心。”慕风华幽然从容,兰指轻轻拂过鬓间散发,飞扬的眼线恣意张扬。

夏侯舞悄悄撩开车窗帘子,看着外头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的模样,不由的深吸一口气,而后开始搜寻洛英的下落。

“不必找了,洛英早在入宫前,我已安排他到一个安全的地方。”慕风华冷冽的睨她一眼。

闻言,夏侯舞冷笑两声。

“你笑什么?”慕风华挑眉看她,侧耳听着外头的一举一动。

“一个老妖孽一个小妖精,你跟慕青果然是一对父子,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。”夏侯舞冷然,目光如刃,“你明知今日兴许会动手,早早的安排了洛英离开。看是不让我有后顾之忧,其实你左不过想提醒我,记住自己目前的身份,若然拆穿了,不但你我要死,洛英更会死在我的前头。”

慕风华嘴角微扬,眼底掠过一丝轻蔑,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“我们是自家人,你也算计?”夏侯舞冷了眉目。

长长吐出一口气,慕风华冷蔑,“利害关系,不比骨肉血亲更能栓得牢固吗?亲子尚且猜疑,何况你我的关系,并未牢固到深信不疑的地步。我不得不防!”

“你!”夏侯舞险些喊他一声“走狗!”

想想也不对,到底他现在脱离了东辑事,是离歌的驸马爷,算不得慕青的走狗。但这种行为作风,诚然跟慕青一模一样,不信不纵不死不休。

两支冷箭忽然直抵轿门而来,慕风华眉目微挑,眸色陡然沉冷。

贯穿轿门,冷箭笔直射进车辇之内。

夏侯舞心惊,却将慕风华长袖轻拂,冷箭瞬时改变了方向,牢牢的扎在车内壁上,发出刺耳的长鸣。

“哼!”慕风华嗤冷,“果然是急不可耐!”

外头的冷箭齐发之音突然再次响起,夏侯舞霎时瞪大眸子,却听得外头一阵兵刃落下的声音,伴随着冷箭齐刷刷坠落声响。

听得青龙与玄武跪地之音,“爷受惊,属下罪该万死。”

慕风华冷笑,想不到慕青派了最得力的两大杀神,果然舍得下血本。眸色微挑,“去告诉耶律楚,我便坐在这里等他来请。若他不肯,我这轿辇随时都能返回大彦朝,不劳远送。”

“属下遵命!”外头顿时一声惊呼。

这戎族的兵士,如何能防得住青龙与玄武,除非是离歌,抑或是夏侯渊,否则……就算砍下耶律楚的脑袋也不是难事。左不过杀了耶律楚,他们就走不出大都,回不去大彦朝。

一阵兵戈倒地的声音,慕风华依旧眉目妖娆,眸色阴戾。

他便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夏侯舞挑了帘子往外看,只看见青龙与玄武一路腾空,直抵金殿门前。至始至终,他们的冷剑都没有出鞘。她想着,若是出鞘,不定要闹得怎样血流成河。

东辑事的杀神,不出手则已,一旦出手便要见血,这是慕青定的规矩。

这血不是别人的,那就只能从自己身上取。

“这就是你拿赵复的脑袋换来的?”夏侯舞问。

慕风华颔首,“是。赵复的脑袋丢了也就丢了,如今换一对如虎添翼,可还满意?”

夏侯舞点头,“也就是你们父子两个,狼狈为奸惯了,什么都是打哑谜。不过这两个人倒是不错,委实可以使唤一下。”

“不错?”慕风华嗤冷,“你脑袋让门夹了?这两个人岂止是不错,抵你跟洛英不知多少倍。你也不想想,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一点用处都没有。”

“我没有用处?有本事你来装离歌!”夏侯舞撇撇嘴。

一提起离歌,慕风华面色骤然冷下来,一语不发,也不与夏侯舞再行计较。离歌的安息香应该解了,只是她身上的银针……但愿她能明白自己的一番苦心,好生照顾着雪儿,等他回去再好生解释吧!

这头正想着,外头正殿门口便传来了耶律楚的声音,青龙与玄武直接杀上正殿,耶律楚不得不委曲求全。耶律楚不是傻子,若然他们铁了心,自己岂非死定了?所以现下还是自己的性命要紧。

何况是耶律楚动手在先,如今他若不低下身子,掉在地上的就会是他的脑袋。早就听闻护国公主的驸马乃是当时东辑事首座慕青的义子慕风华,慕风华行事凌厉,手段毒辣大彦朝人尽皆知,便是无需打听也能知晓一二。

如今看这局势,定然也是出自慕风华的手笔。

耶律楚走下正殿,一步步朝着车辇而来,及至近处,却是冷笑一声,“都说大彦朝是礼仪之邦,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仗势欺人,倒有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。”

车内,慕风华低低冷笑,“我等远道而来,狼主便是这样待客的?都说客随主便,既然狼主要动手,我这厢却之不恭,岂有轻纵之理?”

耶律楚面色一沉,“既然公主已经到了,那就请公主下轿吧!”

夏侯舞在车内笑了两声,“自古君臣有礼,狼主亲自来恭请,本公主自然受得。”语罢,帘子被人缓缓撩开,夏侯舞冷然走出车辇。

慕风华随后而出,时值乌云密布,天际有少许强光撕裂开乌云落下,正巧落在慕风华的眉目之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