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2.君臣之礼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飞扬的眼线微挑,如诡异的双目蛱蝶,凝眸便是惊心。ZIyouge.com唇红齿白,肌肤如雪,凝着白玉般的颜色,便是夏侯舞站在他身边,即便容色不错,却透不出骨子里那种与生俱来的妖娆与妩媚。

一瞬间,耶律楚迷了眼睛,愣在那里半晌没能回过神来。

夏侯舞眸色微转,当下就读懂了耶律楚的意思,转而扭头打量着一身青衣的慕风华,嘴角微微咧开一丝邪笑。

下了轿辇,慕风华站在那里,冷冽的眸光狠狠剐过耶律楚的容脸。他掌管东辑事这么多年,还是头一回被人如此不怀好意的盯着看,当下心中愠怒已极。若不是身处戎族的宫闱,现下他就会摘了耶律楚的脑袋。

青衣拂袖,慕风华冷哼两声。

夏侯舞上前一步,扳直身子,容色肃然,“狼主这是什么意思?打量着我们远道而来好欺负不是?如此怠慢,还不如直接打发我们回大彦朝更好?”

耶律楚这才回过神,“公主自大彦朝而来,自然是要厚礼相待的,请!”

说着,亲自迎了夏侯舞走上石阶,而后上了金殿。

夏侯舞只管走着,摆足了公主的架势,身后的慕风华却用锐利的眸子快速扫过殿内的一切。金殿之内豪华不减,左不过群臣面相有异,显然并非一心。

睨一眼四下,夏侯舞斜眼望着耶律楚,“狼主觉得该如何礼待我等?彼时大彦朝与戎族可是白纸黑字写得清楚,戎族与大彦朝称臣,永不相负。音犹在耳,狼主可是没忘吧?”

这一说,满朝文武皆哗然。

大彦朝的护国公主,公然将两国合约只是搬上台面,可知是对戎族的羞辱,也是对耶律楚的一种羞辱。满朝文武,半数支持君臣之礼相待,而半数却是不支持的,所以此言一出,当即有朝臣愤愤不平,议论纷纷。

慕风华却深知,此刻若然不搏个真理,自己这个使团如何能在戎族自由行动?君臣相待那他出使戎族就是一种巡视行为,否则那就是两国之间的较量,看似没有多大的区别,但实质上却有着云泥之差。

只要他们是君,那在戎族内自由活动就不成问题。

若然不是……他们就得受到戎族律例的限制。

所以现在,松口不得!

耶律楚看一眼夏侯舞,复而盯着慕风华看了良久,嘴角微扬,“这个嘛……使团一路辛苦,我这厢在宫中设宴为各位接风洗尘。”

“狼主打量着我好糊弄?不知狼主现下将我置于何地?将大彦朝置于何地?”夏侯舞岂是好对付的,没有三招两式,慕风华也不敢轻易让她上台面。

此话犀利而冷厉,不带一丝可商量的余地,更没有转圜的后路。

四下陡然一片死寂,所有人都看见耶律楚沉冷的面色,那双幽暗的眸子里几欲吃人。这种容色,知道的人都晓得,是耶律楚杀人的前兆。

慕风华冷笑两声,眸光微转,兰指轻轻拂过鬓间散发,“狼主不必动怒,公主之言诚然过激,但也不无道理。正所谓先礼后兵,不知狼主觉得可是这个理儿?”

耶律楚盯着慕风华,而后环顾四下,才从齿缝间扯出一丝似笑非笑的容色,“是这个理。”话音刚落,当堂哗然。

须知耶律楚一直不肯用君臣之礼相待,如今当堂反水,谁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更何况一代君主,出尔反尔,委实教人摸不透。是有意为之,还是别有所图,谁也不知道!

夏侯舞垂了一下眉睫,而后扭头看了慕风华一眼,却见他依旧青衣逶迤,不怒不愠恣意冷傲。

看样子,这厮也是个危险人物。

不是他三言两语惯用,而是他这张脸这个身段,起了作用。

都说红颜倾国,只怕这慕风华,蓝颜也倾国。

仿佛是一锤定音,夏侯舞也不再计较什么。

金殿上一番唇枪舌战,下了金殿便是一场鸿门宴。宴无好宴,自然是席无好席。不过他们既然是使团,必去不可,何况……

她该相信,叶贞既然在戎族,既然知道使团今日入宫,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与他们见上一面。叶贞的心思何其缜密,不会想不到这一点。

所以现下,夏侯舞与慕风华该做的,就是耐心等待。

交换一下眼神,二人便随着耶律楚朝着宴席走去。

九曲回廊,偌大的石国虽然比不得大彦朝的精致,但也算得上别具一格。白色的世界,仿若一切都是纯洁无瑕,殊不知白璧无瑕亦是假,包藏祸心才是真。

“早前就听闻过公主芳名,如今一见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。”耶律楚缓步走着。

夏侯舞长长的罗裙拖在身后,眉目间却有种似笑非笑,“多谢狼主赞誉,不过小小女子,称不得巾帼二字!”

她确实不是什么巾帼,不过换上离歌,那就另当别论。

慕风华嘴角微扬,眼底满是不屑与轻蔑。

所幸是夏侯舞,若然是离歌,便是让耶律楚有色的眼睛瞧上一眼,慕风华也会抠出那人一对眼珠子。

远远的,耶律辰领着叶贞在回廊尽处站着,两人比肩而立,望着宫闱里的风景。

一个异域风情,一个丽容婉约。

一个英姿飒爽,一个英气逼人。

叶贞一身男儿装束,站在耶律辰的身边,虽然较小,但眸色平静如旧,让人有种若即若离的错觉。她不动声色的扭头看着耶律辰,而后将视线若有若无的投向夏侯舞与慕风华。彼此的目光一交汇,便算是得了彼此的音信。

至于接下来的事情,那自然好办得多。

耶律辰领着叶贞上前行礼,“参见狼主,见过公主!”

夏侯舞眸色微转,“这位是……”

“十三弟好雅兴,领着自己的妙人儿在此处看风景,何不一道入席?”耶律楚好一番长兄慈爱的模样,眼底却掠过一道寒光。那目光直接路过耶律辰落在了叶贞的脸上,他倒要看看,叶贞见着大彦朝的公主,该是如何表情。

谁知那叶贞只是用大彦朝最恭敬的跪身磕头之礼参拜,而后高呼,“草民参见公主殿下,惟愿公主殿下平安顺遂,笔墨轩辕,绘两国永世邦交。”

音落,夏侯舞轻笑两声,“你这人倒也有趣,免礼吧!”

叶贞深吸一口气,徐徐站起身来,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,眸色镇定从容,不叫人看出分毫情愫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