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3.拼美色 钻石过五百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慕风华眉色微恙,眼角不经意的看了身后的玄武一眼,玄武悄然抽身退去。ziyouge.com

鸿门宴,总要好好说辞一番才是。叶贞的心思却随着那悄无声息退去的玄武,去了耶律楚的后宫。慕风华听懂了她的意思,笔墨轩辕,说的不就是轩辕墨吗?一句绘永世邦交,自然是说得清楚,轩辕墨有难,若然身份暴露,就会成为戎族的人质。

所以……只要慕风华是为他们而来,就一定会出手相救。

如今,也只能等着最后的消息了。

眉目平静,叶贞随着耶律辰入了席,长长吐出一口气。只是……叶贞不多时便凝了眉,只见耶律楚的目光时不时在她与慕风华之间来回的游荡。这种眼神,让叶贞有种极度的不安,好似总要有什么事情会应验在耶律楚身上。

若是真有什么劫难,她愿一人承受,只盼着不会牵连轩辕墨。

自己左不过女流之身,而轩辕墨是大彦朝的帝君,若然被擒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叶贞忽然明白,风阴始终遮住容颜,不单单是因为与轩辕墨一模一样,而是若然两个人同时出现,必定会有一人要死。而风阴,绝不会让轩辕墨有事。所以……面具掀开,两个君主必定有真有假,冒充皇帝还有临幸后宫的妃子……条条状状都是死罪!

“你放心,那头我已经让人去打点,想来……”

耶律辰靠近叶贞,附在她的耳边低低开口,谁知话未完,事突变。

“来人,去把昨晚上我新得妙人儿带来,想来也该是大彦朝的子民。公主驾临,大家也该见一见。”耶律楚笑得邪冷至绝。

心下一顿,叶贞羽睫微扬,眼底的光霎时冷若霜寒。

太监去了良久,久得连叶贞都觉得,心跳减速,血液凝固。

耳畔响起一阵脚步声,熟悉而沉稳,声声扣心弦。

眼底的光慢慢凝结成霜,而后在触及那个熟悉的身影之时,渐渐融化殆尽。深吸一口气,叶贞的嘴角微微抽动,袖中五指蜷握成拳,她看着轩辕墨一步一顿的走进众人的视线。

松垮的服饰,略带阴柔的面孔,再不复从前的冷峻刚毅。

心,忽然就疼了,疼得无以复加。

轩辕墨也不去看她,只是朝着耶律楚行了贴胸礼,而后施施然坐在他的身边。那种镇定自若的容色,以及略施粉黛的容脸,险些让夏侯舞将一口子的清茶喷出来。所幸身边的慕风华狠狠在她的胳膊上扭了一圈,夏侯舞的面色瞬时青了一阵。

“想不到狼主身边,还有这样俊美的男子,果然是可喜可贺。”慕风华瞧着轩辕墨此刻一语不发的冷面孔,笑得愈发恣意。

当朝帝君,威风八面,彼时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凡事都尽在掌控。如今……岂不令人幸灾乐祸?

这一幕,才算真正报了当年新婚掉包的仇。

慕风华捂着嘴低低笑着,飞扬的眼线微微挑起,便是万种风情。

轩辕墨幽然抿一口香茶,“想来这位便是驸马爷了!驸马爷风姿错约,若然有心狼主,也未尝不可。”

一句话,登时让慕风华眸色一沉。

心道,作死的东西,便是龙困浅滩,也不忘调侃旁人。

刚要开口,却见耶律楚的指尖轻轻掠过轩辕墨的面颊,而后道,“只可惜了这伤。”

轩辕墨眉目轻挑,额头的白色绷带映着丝丝血色,“狼主不是说过吗,不许见疤,怎么转眼就不作数了?”

这一番说辞,委实有种让人五脏翻滚的趋势。

夏侯舞吞了吞口水,这皇帝果然是个腹黑的种,无论什么时候,翻脸就比翻书还快。刚柔并济,怕是慕风华也未必能做到。那慕风华虽说妖娆万千,但若对着耶律楚来这么一手,怕也要吐出来。

再看眼前的轩辕墨,脸不红心不跳,好似习以为常,又好似从未放在心上。那种从容淡定,绝非寻常人可以做到。

叶贞看在眼底痛在心里,将杯中之酒一口饮尽。

“你……”耶律辰是知道她与墨轩的事情,只是看着叶贞面不改色,反倒心生怜惜。寻常女子,倒还能哭一哭闹一闹,可是她却容色不改,镇定如常。

便是这份倔强和骄傲,足以让人心生不忍,徒生怜意。

“十三爷不必管我,不过是喝得急了些。”叶贞笑得温婉,丝毫看不出感情变化。许是酒太烈,真的呛着了,不禁低低的咳起来。

心多疼,自己才知道。

耶律辰轻叹一声,顺了顺她的脊背,“慢些吧,来日方长。”

叶贞自然听得懂耶律辰的话外之音,只是……让轩辕墨受辱,比杀了叶贞还要难受。彼时她纵身一跳,不就是因为不忍看他弃械投降,不忍看他的骄傲落地吗?

如今……他是委曲求全,还是别有所谋,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。整颗心都揪着生疼,如同刀子狠狠宰割,顷刻间鲜血淋漓。

轩辕墨依旧保持着方才的清冷姿态,额头虽然有伤,但无碍他的清幽淡雅,那种骨子里透出的从容不迫,让耶律楚眯起了眸子。

不由自主的,耶律楚将轩辕墨与慕风华做了比较。

一个是清雅如兰,一个妖艳无格。

一个翩然若谪仙惊鸿,一个妩媚若妖,风华绝代。

这一场鸿门宴,竟让两个男子抢了风头,真可谓是天下第一遭的奇事。

酒过三巡,轩辕墨低低的轻咳了几声,“狼主,我这厢头疼得紧,怕是无法继续。”

耶律楚笑得轻然,“去休息吧!”

耶律辰亦起身道,“皇兄,臣弟不胜酒力,想先行回府。”

视线清清冷冷的落在面颊微红的叶贞身上,嘴角是一抹邪冷的笑意。耶律楚点头,“去吧!路上小心。”

而后,耶律楚别有深意的盯着叶贞,继而又落在慕风华的身上。这样的目光转移,让慕风华的心里徒生异样,总觉不怀好意。

叶贞略显摇晃的走在回廊里,她本就不胜酒力,如今心里憋着一口气,更是醉意朦胧。

脚下一软,叶贞颓然倒下,耶律辰急忙上前,却被半路折回的轩辕墨抢先一步。

低眉望着怀中半醉的女子,心狠狠的疼起。在轩辕墨的记忆里,她甚少这般放纵,甚少如此不清醒。他自然也是知道的,她醉不是为她自己,而是因为他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