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4.只信我一人足矣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醉意熏然,抬起迷离的眸子望着轩辕墨,眼底的泪盈盈滚动,倔强得始终不肯轻易落下。ziyoUge.com深吸一口气,她只是勉力撑起身子,而后略带抱歉的垂下眉眼,“没事就好。”

耶律辰背过身去,尽量不让任何靠近此处。

不管轩辕墨用什么办法才能独自一人来到这里,耶律辰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只能出现片刻,如同昙花一现。

指尖轻拂她滚烫的面颊,将她鬓间的散发撩拨至耳后,轩辕墨笑得略带凉薄,“不管以后看到什么听到什么,都不要相信,你该相信的人,只有我。明白吗?”

语罢,轩辕墨在她的眉心轻轻一吻,“许是你现在不明白,但是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,你没有选择我也没有。横竖都躲不开,我宁愿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,连带着你的性命,也握在我的掌心。至少这样,我会觉得心安。”

“诚然如你所说,我攻于算计,好似一种与生俱来的惯性,然我已经无法更改这种天生的秉性。既然无法更改,不如好生利用。贞儿,好好活着。记住我的话,不要相信任何所见所闻。我还是墨轩,是你的丈夫。”

叶贞狠狠点头,她虽然听不懂轩辕墨为何三番四次的强调,让她不要看不要听,不要相信任何人和事。可是她却明白,在轩辕墨的世界里,所有的事情都在慢慢朝着他的筹划进行。他不会告诉任何人,事情结束之前,他连他自己都不会轻易相信。

狠狠吻上她的唇,轩辕墨深吸一口气,“待在亲王府,别轻举妄动,也别跟离歌接触。”

羽睫微扬,叶贞愣在那里。

离歌不是为他们而来的吗?何以轩辕墨不许她们接触?这中间到底……到底怎么回事?

但是他说过,要信任!

“好!”叶贞斩钉截铁。

他低眉望着怀中的女子,绯红的面颊,饱满的红唇。那一刻,忽然整颗心都揪起,若然没有这么多的是是非非,就这样抱着她天荒地老,该是如何的幸福。

奈何这里是戎族,是石国,是耶律楚的眼皮子底下,他也有他要做的事情。

转身,轩辕墨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叶贞站在那里看着他颀长的背影,衣袖被风吹得翻飞,萧瑟而微凉。

她从来都是知道的,他的心太大,装了天下。如果不是因为她,他不会放弃那么多年筹谋的皇位,沦落到今日的地步。她甚至在想,如果他还是皇帝,此刻应该在宫里,而不是委曲求全。

轩辕墨额头上的伤,那血色直接染透了叶贞的心。

她……曾经亲手毁了那个江山为重的男子,可是现在,她忽然有种想要放弃的感觉。自从她看见轩辕墨容色镇定的以男宠身份出现在耶律楚身边,她整个人都疼,五脏六腑就跟绞肉一般鲜血淋漓。

他不敢回头,是因为怕回了头就再也舍不得走。

可是一旦让耶律楚看到他与叶贞在一起,他的身份也就会彻底的暴露。试问与贵妃深情相拥之人,除了大彦朝的皇帝轩辕墨,还有何人?彼时城墙下的缱绻诀别,是有目共睹的事情。

耶律辰轻叹一声,“他走了。”

叶贞忍着眼底的泪,始终不曾掉过一滴。

“我会好好的。”叶贞转身,面无波澜。

分明是相爱至深的两个人,却因为各自的隐忍,各自倔强着。彼此视对方的性命为唯一,久而久之,沉重得让人无法承担。

不管轩辕墨要做什么,她只记得,不要跟离歌联系,不要相信任何看见听见的。她所能做的,就是用自己的性命,相信轩辕墨。

“叶贞。”耶律辰低低的喊了一声。

叶贞顿住脚步,“谢谢十三爷。以后你什么都不必为我做,我很好,墨轩也会很好。我相信他!”

“你就不怕皇兄杀了他吗?”耶律辰欲言又止。

“你早就怀疑了我们的身份,却还是包容至今,说起来是我们欠你一个人情。只是……杀了墨轩又能怎样?他生我也生,他死我也死,这世上没有什么能阻拦我们。既相爱,何惧死。”叶贞容色清浅,说得平静至极。

耶律辰愣住,“既相爱,何惧死?”

深吸一口气,叶贞转身盯着眉目轻垂的耶律辰,斩钉截铁的回答,“是!”

那一处的震撼,让耶律辰干涩的笑了两声,“你们果然是鹣鲽情深。”

“是因为我们经历过的生死,绝非寻常人可以懂。但是那又能怎样,他懂,我也懂,就足够了!”叶贞看了看奢华的宫殿,“山雨欲来风满楼,还是回府吧!”

耶律辰颔首,“这地方除了豪华至极,委实没什么可留恋的。”

语罢,便携着叶贞出宫。

那一日耶律楚说得清楚,那城墙上跳下的贵妃,今日医术了得的叶大夫,诚然是一个人。左不过耶律辰不知道叶贞为何好端端的贵妃不要,要做一个平民百姓。但是他知道,叶贞就是叶贞,贵妃也好,平民也罢,他觉得她是极好的女子,旁的都无关要紧。

而那个墨轩……耶律辰低眉走着,大抵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。至于如何了不得,他不想去猜,也不想去证实。横竖这个江山都是耶律楚的,成也好,败也罢,他都不想插手。

可是这世上的事,谁又能说得清楚,就算耶律辰不想插手,事情到了这一步,也由不得他作壁上观。

宴席结束的时候,夏侯舞没能跟叶贞接上头,心里略显不安。叶贞分明是为了他们而来,何以现下却是避而不见?是中间平生变故,还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?

偏生得轩辕墨成了耶律楚的男宠,这厢愈发的不可收拾。

慕风华却依旧是清浅妖娆的模样,心里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。夏侯舞与慕风华被安排在宫内休息,而御林军则驻扎在石国之外,显而易见……这种局面,自然与软禁没有多少分别。

偌大的寝殿内,夏侯舞急得直跳脚。

慕风华却依旧坐在桌案前,手握清茶慢慢悠悠的喝着,烛光下眉目如画,“你就算拆了石国也没用,他既然决定留下,自然是有了把握。叶贞不告而别,想必也是得了吩咐的。皇帝不急急死太监,你还不如安安稳稳的坐着。否则脸上的皮面落了地,耶律楚的刀子可就要割你吃饭的家伙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