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5.调戏慕风华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都说太监的心眼细,原来太监养的儿子,心眼更细。ZiYouGe.com你不就是觉得当时皇帝耍了你娶了叶贞,所以现下就狠狠的折腾他们吗?”夏侯舞没好声好气的坐在慕风华跟前,一把夺了他的杯中茶。

睨一眼一口饮尽的夏侯舞,慕风华冷哼两声,“死丫头,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

“陈年旧账而已!”夏侯舞撇撇嘴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你们背地里做什么我不管,别伤了叶贞就行。男人之间的争权夺利,跟我们女人有何相干?何况要搭上我们?”

“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这道理,你爹没教过你吗?”慕风华极度鄙夷的起身,青衣逶迤在地。

“我爹只教过我,有仇不报非女子。”夏侯舞哼哼两声。

慕风华嗤冷,临窗而立,“只可惜你爹能文能武,偏什么都不教你,这老狐狸也不知打的什么如意算盘,亏死了还不知道!”

“你也是当爹的,你希望自己的女儿出人头地还是希望她平平淡淡过一生?自己尚且风头太盛,害了至亲至爱的人,难道还要连累自己的女儿吗?”夏侯舞反唇相讥。

便是这一句,让慕风华闭了嘴。

到底是老狐狸,行为作风,绝然不是寻常人可以想象。

大抵这也是一个父亲,能为女儿做的最好的决定。

什么都不会,那就什么都不必争,也不会被人惦记着,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,真好!

正说着话,外头传来耶律楚的声音。

慕风华凝眉,看了夏侯舞一眼,却见她笑得极为诡异。

不多时,便瞧着耶律楚快步进门,视线很快就落在了临窗而立的慕风华身上。月色撩人,他一身青衣,眉目如画,多少女子尚且自叹不如。

“不知公主与驸马可还适应?”耶律楚没话找话。

夏侯舞笑了笑,“刚刚入住,如何知道适不适应?左不过狼主让我这御林军都驻扎在外头,不知是何用意?我这身边没个得力的人,委实空落落的。”

虽然是说笑,但当中有几分真假,彼此却心知肚明。

耶律楚颔首,“石国住不了这么多人,何况御林军与我这军队势必冲突,万一……还是分开来比较好。且我这里的军士,定然能保护好二位,就不劳公主的御林军费心了。”

说着,便走向慕风华,眼角眉梢竟有几分情谊,“驸马爷一直默不作声,不知可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

慕风华眸色微转,笑得倾国倾城,“狼主盛情款待,如何敢不满意呢?这样好的宫殿,与我们大彦朝也算是相差无几,我这厢谢你还来不及,哪里……有什么异议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慕风华眉眼微挑,在夏侯舞眼里,那就是一个抛媚眼的姿势。奈何慕风华做得炉火纯青,连夏侯舞都愣在那里良久没反应过来。

心想着,还好离歌不在,否则的话,不得扒了慕风华的皮就地正法。

特么谁不好勾搭,还要勾搭耶律楚这个男女通吃的混蛋!

夏侯舞这样想着,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“如此便好!”耶律楚要去握慕风华的手,却被慕风华不动声色的避开。

慕风华素来有洁癖,哪里能容忍耶律楚这样的人,碰一碰自己。方才也不过是试探罢了,若然真的叫人碰了,岂非吃了大亏?他可不是吃素的,也不是吃亏的角色!

“狼主还有事吗?”慕风华低低的问,飞扬的眼线微挑,一股子冷意腾然而起。

耶律楚摇头,“无碍,既然你们已经在这里,那就好生住着吧!”

这话其实是废话,但也是暗暗宣告他们被软禁的事实。落在了他的宫闱内,御林军悉数在外,夏侯舞与慕风华就是插翅也难飞。

睨一眼耶律楚出门的背影,夏侯舞干笑两声,上前关了门,而后别有深意的盯着慕风华看了好久。

“你看什么?”慕风华冷着脸,眼神几乎要吃人。

“耶律楚看什么,我就看什么喽。”夏侯舞略作无辜状。

“死丫头,你是不是嫌自己的命太长,忍不住想要试试。”慕风华嘴角微扬,眸色冷戾至绝,“我这一手的剥皮拆骨许久不用,怕是都生疏了。若你不信,我可以让你见识一下。”

“免了!”夏侯舞撇撇嘴,“你这一招还是冲着耶律楚去吧,是他调戏你,又不是我调戏你。我对你没兴趣,你呢最好也别对我有兴趣。所以今天晚上我睡床,你睡……”她戳着旁边的美人榻,“那里!”

慕风华冷笑两声,“四面楚歌,也亏你睡得着。左不过你这棺材板似的身子,我这厢还瞧不上眼。”

语罢,他往窗外瞧了瞧,眸色一沉。

夏侯舞正要开骂,当下拧了眉,“你干什么?”

“与你何干!”慕风华冷戾,眸色素冷。

这么低低一喝,夏侯舞的火气登时上来,却陡然见着后窗处有黑影浮动,青龙的声音从后头传来,“爷,有消息了。”

“人在何处?”慕风华快步走到窗口。

“在亲王府,有鬼卫随行。”

眸色凝血,“鬼卫?”

“是!先使团一步抵达的鬼卫,如今寸步不离贵妃身边。”

慕风华颔首,想必是奉了轩辕墨的命令,如此谨慎小心,也委实是轩辕墨的作风。不过他竟然让鬼卫保护叶贞,而不用来自救,这倒是令人费解。

轩辕墨到底打的什么主意?

难道就凭他一己之力,想要颠覆戎族?

可笑!

耶律楚如今风头正盛,便是早前兵败,也不至于被轩辕墨一人击败,委实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。

但……

“撤掉所有的暗卫,不得惊扰贵妃。”慕风华冷眸。

“是!那皇上那边……”

“皇上现下如何?”慕风华握紧拳头,隐隐觉得内中大有乾坤。

“皇上身边都是耶律楚的人,根本无法轻易靠近。”

慕风华的眉睫骤然扬起,“耶律楚要动手了?这么快?”

“爷?现下该如何做?”

深吸一口气,慕风华抿紧唇,“盯着耶律楚,一有风吹草动,必须报我知道。总归,不能让他对皇上下手就是。”

“是!”

音落,外头人去无踪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