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6.我忽然不想杀你了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夏侯舞不再说话,一夜的寂冷。ziyouge.com而慕风华则是一直站在窗口,等着最后的消息传来。轩辕墨身边都是耶律楚的人,那就说明……轩辕墨的身份……

危矣!

安然静坐桌案前,轩辕墨容色平静,窗外的月色清清冷冷的落在他的眉目之间。房中没有掌灯,幽暗无光的世界里,轩辕墨听着自己沉稳的心跳。

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,伴随着冷冽的杀气。

顾自倾一杯茶,清晰的茶水落杯盏声音,让人忘了正身处险境。

“你还是来了。”轩辕墨抿一口茶,扭头望着窗外月色皎皎。

“轩辕墨!”耶律楚从黑暗中走来,眼底是一抹嗜杀的冷色。

清幽的吐出一口气,轩辕墨面无波澜,“你没有我想象中的蠢钝不堪,不过……还是欠些火候。”

耶律楚冷笑,“是吗?不知你所指的火候是什么?擒了大彦朝的皇帝,不知我是不是该大宴三日,举国欢庆呢?”

“一人一次,很公平。”轩辕墨眉目微扬,俊美朗目,月光下越发教人挪不开眼睛,“你该让朕游街示众,而后像你一样,签下降书列表,让大彦朝对戎国称臣。”

心下一顿,耶律楚是万万没想到,便是兵临城下,轩辕墨依旧能淡定从容。越是这样平静,反倒让耶律楚愈发心慌不安。仿佛此刻被一网成擒的不是轩辕墨,而是他耶律楚。

“轩辕墨,你已经落在我手心里,还要猖狂至此?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?”耶律楚微微动怒。

这便是轩辕墨想要的后果!

人在动怒的时候,其实是心理防线最薄弱的关键。

都说得意忘形,其实动怒更容易忘形。

“你不会。”轩辕墨依然悠闲品茗。

“何以见得?”耶律楚不得不细细打量着,这个容色绝佳,而心性极冷的男子。大彦朝的帝君,一个十岁登基,八年时间筹谋,而后覆灭两公府。其手段凌厉,不说朝堂,就是战场上也是有目共睹。

此人危险,不得不防!

仿佛看穿了耶律楚强制镇定的心慌,轩辕墨眉头微挑,额上的绷带依旧血迹斑驳,“一个活生生的帝王,远比一个死尸要有趣得多,有用得多。死了也就是个死人,谁都不会承认朕的身份,你可别忘了,朕的替身如今还坐在大彦朝的金銮殿上。就凭你三言两语,能做什么?谁会信你?谁又会信朕,就是大彦朝的帝君?”

一番话,说得耶律楚哑口无言,眸色冷戾的盯着轩辕墨。

四下一片惊悚的诡谲冷寂,许久才听得耶律楚朗笑两声,“不愧是大彦朝的皇帝,心思谋略绝非常人可比。哼……请教,若你是我,现下该如何做?”

轩辕墨眉睫微垂,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戎族内忧外患,萧太后近日来的身子越发好转,想来你也该忙的不可开交,难得还有心思分给朕。左不过,萧太后素来行事作风果断干练,朝廷根基尤为深厚,你这皇位坐得摇摇晃晃,还是先自保为上。”

“你?”耶律楚陡然觉得眼前看似平静无波澜的轩辕墨,可怕得如同地狱来使。好似他什么都知道,那一双看似幽暗的眸子,却能贯穿一切,看透灵魂深处的诡谲奥秘。

面不改色,轩辕墨放下手中杯盏,扭头望着冷月,“你往萧太后的饮食中下毒,她之所以不废了你,只是不想死得太快罢了!你以为自己能有多少势力跟太后抗衡?太后到底是太后,彼时执政多年,你那些手段,岂能瞒得过她。”

“女子为政,心思细密,惯来工于心计。如今她身子好转,怕是要开始图谋,如何废了你另立新君。十三爷秉性醇厚,颇有几分声明,朝上朝下皆得敬重,想必是最好的帝君人选。而你……若然一朝被废,要么永世囚禁,要么死无葬身之地。不过朕料定十三爷不会要你的命,但萧太后……可就不一定了!”

耶律楚身子一颤,“你如何知道这些?”

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多听多看,总归是件好事。”轩辕墨笑得阴冷,眼底掠过一丝寒意。

“你果然厉害!”耶律楚眯起狭长的眸子。

轩辕墨冷笑两声,“你也厉害。打从第一眼看见朕就已经认出了朕,却还要养着朕,为的不就是让使团都见到朕在你身边吗?如此一来,谁都不敢轻举妄动,因为有朕在手,你便能利用使团的御林军,自然而然的为你增加了有生力量。耶律楚,好算盘!”

耶律楚倒吸一口冷气,“你什么都知道?”

“朕在大彦朝苦心算计了八年,你以为是如何活下来的?就凭你这点小心思,连慕风华都瞒不过,何况是朕!”轩辕墨冷蔑,“耶律楚,人贵有自知之明,如今朕便在这里,你还想问什么?”

冷哼两声,耶律楚眸色阴戾,“那你该知道,对于知道太多秘密的人,我会如何处置。”

“朕坐在这里等你良久,想来朕埋伏在外的鬼卫都无法靠近。不过这样也好,朕便听一听,在戎国,是如何处置别国之君的。凌迟?还是五马分尸?”轩辕墨笑得让耶律楚脊背发凉,那一双幽冷无光的眸子,如同刀子剜过面颊,让人整颗心都颤抖不已。

“你这满腹的算计,果然不可小觑,左不过……”耶律楚忽然笑了,用一种极为古怪的眼神看着轩辕墨,“我忽然不想杀你了,杀一个人比留一个人容易得多,而我偏喜欢做这种不易之事。”

轩辕墨深吸一口气,“那就看你留不留得下。”

“戎国曾经有巫师,铸血池,加上巫师特制的汤药浸泡三日,能洗去过往的记忆。不知身为帝君的你,可曾听过?”耶律楚眸色素冷,带着胜利者的欢笑。

掌心微凉,握紧了手中杯盏,温热的茶水溅在手背上,轩辕墨的身子稍稍一颤。

抬头却见,月微凉。

耳边是纷乱的脚步声,一切的一切,又回到原点即将重新开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