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8.挑明身份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拢了拢衣襟,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“我本想避开是是非非,谁成想事与愿违。ZIyouge.com”耶律辰的眼底陡然变得冷戾起来。

“本就是非人,何谈避是非?”叶贞转身往府内走去。

“收拾一下,埋了便是。”耶律辰吩咐了一声,跟着叶贞的脚步入了她的房间。

待坐定,耶律辰才道,“你何时知道你我被跟踪?”

“从太后寝殿出来,便一直有尾巴紧跟不舍。”叶贞是谁,宫中那些伎俩,还能瞒得过她的眼睛?左不过她不愿计较,原想着早些离开回大彦,谁知……

耶律辰点了点头,“到底是你的心细。”

“你以为避开锋芒,便是最好的隐忍?殊不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很多时候,退缩解决不了问题。”叶贞眸色微转,“你可曾想过,若你再退让,下场会是什么?”

“下场?”耶律辰眯起眸子盯着叶贞的容脸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保全自身最好的办法,就是让所有的威胁都彻底消失。”叶贞深吸一口气,“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,我也不妨告诉你,在大彦朝的皇宫里,发生过多少流血事件。而我便是踩着白骨与鲜血,一步步走到今日的。只是最后厌倦了厮杀,厌倦了宫闱里四四方方的世界,所以才打算与……心爱之人归隐山林。”

“十三爷是聪明人,诚然也是仁德之人。相比耶律楚的暴虐,你比他更胜任那个皇位。你虽不愿,但若真到了那一日,我只盼你能当仁不让。这不是你一人之事,而是戎国天下大事。身为耶律氏族,你有责任担起这些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,就凭你这些话,我可以送你入宫,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耶律辰面色冰冷,一脸的杀气腾然。

叶贞自然明白,自己的这番话绝对能死一百次。

但……如今这戎族天下已经开始动荡,她更明白轩辕墨想做的是什么,让戎族变天罢了!既然如此,她便拼上一死。这辈子,一直都在赌命,如今亦然。

“那你知道,耶律楚与我的恩怨吗?”叶贞沉静从容。

耶律辰一怔,“我无需知道。”

“诚然如耶律楚所言,我在他的跟前跳过云幽城的城墙。”此言一出,耶律辰骤然死死盯着叶贞平淡无波澜的脸。便是生死一线,她依旧能云淡风轻。这般气质气度气魄,一般男子尚且不如。

就算是耶律辰自己,也怕有所不及。

临危不惧,又有几人堪与为之?

叶贞直呼耶律楚的名讳,那一份清冷孤傲,若梅若兰。

“云幽城一战,彼时传出大彦朝的贵妃纵身跳下,却大难不死。原来是真的,竟然就是你!”当时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,多少人惊叹,一介女流能有此勇气跳下城楼。

众目睽睽之下,对戎族的军士也是一种打击。

那一跳,全了叶贞的忠烈之名,也让戎族士气动摇。

“耶律楚挟持我,逼迫皇上降敌。我知道他肯,我也知道他愿用大彦的江山,换我周全。可是我不愿!”叶贞冷然伫立,“我不会让自己成为他的威胁,无论何时无论何地。”

“这话你原先便说过。”耶律辰眸色暗沉。

轻叹一声,他用一种极为沉重的目光盯着叶贞的容脸,“你心思极为缜密,如今愿意据实相告可是有了什么把握?还是你一心求死?”

“我告诉你,是因为我想让你替我转述萧太后,保墨轩一命。也许你会觉得可笑,有一种直觉告诉我,他怕是出事了。不管是真是假,若你不想看到戎国大乱,就帮我一把。”叶贞顿了顿,“大彦能覆灭两公府,你就该知道墨轩的手段。留他在宫里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。我可以拿自己的命去赌,却不能拿他的命去挥霍。”

“你如何肯定,太后会首肯?”耶律辰冷然。

叶贞低眉,“使团入宫,太后主张以君臣之礼相待,不是最好的证明吗?何况……云幽城一战,戎国元气大伤,若你们能二次出兵大彦,那我自然无话可说。”

耶律辰颔首,“你的眼睛真毒。若非我亲眼所见,亲耳所闻,只怕我也不会相信眼前的你,便是当日纵身跳下城楼的贞贵妃。那夜皇兄所言真假难辨,我原也不肯相信,一味的自欺欺人,如今才明白,梦该醒了。”

“女人的心很小,不是天下不是江山,我只求他周全归来。”叶贞低低的开口。

“嗯。”耶律辰垂下眉睫,缓步朝着外头走去,“人生得一知己,死而无憾,他便是死,也该觉得幸运。此生得你,夫复何求?”

顿了顿,耶律辰忽然扭头苦笑,“你为何肯定我一定会答应你?”

“你必须答应。”叶贞笑得从容镇定,“因为耶律楚已经决定对你下手,否则死的就不是那些黑衣人,而是你……抑或我!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,谁都跑不出他的手心。”

点了点头,耶律辰仰头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兄弟阋墙,并非我本意。但若欺凌至头上,我避无可避。想来你也有了准备,巷子里的死士并非死于我的部下之手,那么……就该是你身边的人。”

叶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不置可否。

“事出突然,容我考虑一下吧!”耶律辰垂着头,那种发自内心的悲凉,让人心生不忍。他素来心软,明知道耶律楚容不下他,故而他周游天下,宁愿不归戎国,也想要维系这一份兄弟手足之情。

然而事与愿违,你不想绝情绝义,并不代表耶律楚也会容忍。

她站在那里,看着耶律辰缓步离开的背影,步履略显沉重。

叶贞是知道的,耶律辰是而极为小心之人,没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会动耶律楚。但试问天下之人,有几个人能放弃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?那对男人的虚荣心而言,是极大的满足与膨胀。

她不信,耶律辰没有动过这个心。

这一番说辞,九分真,半分假,让耶律辰听在耳里,疑在心里。只要他肯相疑,就证明他早晚会让戎族变天。

有野心的人,才有利用的空间。

人的劣根性,决定了各自的宿命。

手心,一片濡湿。深吸一口气,她望着窗外的天,不由的想起那柄划开死士喉管的薄刃,到底会是谁?轩辕墨的鬼卫?鬼卫杀人……她在宫里见过,绝对不是这种手法。

那这个人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