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9.陌生的他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叶贞不知道,但是她却知道,但凡靠近亲王府的耶律楚死士,都会死于非命。ziyouge.com无形中,亲王府笼罩在一种神秘力量的保护里,任何危险都无法轻易靠近。

久而久之,耶律辰也不再理会,这种事情不知道远比知道要好得多。

连着三四日,耶律辰都只带着叶贞去萧太后寝殿疗毒,寸步不离。连叶贞都感觉到四周的气氛开始紧张,甚至于有时候她都能看见耶律辰额心的汗。

她什么都不怕,唯独……怕没有轩辕墨的消息。

然而这几日,什么消息都没有,耶律辰好似瞒着她,愣是一个字都不说。

隐隐的,叶贞知道,出事了。

否则为何连慕风华和离歌都没有消息,这意味着什么,她必任何人都清楚,只是一贯的冷静与从容,不允许她自乱阵脚。

“我想……方便一下。”叶贞顿住良久,才看着耶律辰,慢慢开了口。

耶律辰深吸一口气,“我在这里等你!”

说着,便使唤了身边的奴才,领着叶贞朝着前头拐角处消失了身影。

“对了,我的药箱子忘了拿回来,你且去帮我拿回来,万一遗漏了重要物什,便是了不得。”叶贞冲着奴才低低道。

那奴才面上一惊,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告诉我恭房的方位便罢。”叶贞说得平静,看不出一丝真假。

闻言,小奴才顺手一指,便行了礼退下,转身返回。

那药箱子原就是叶贞故意落下的,她早就算好了,沿着这个方向,就能去荣华殿。不是说轩辕墨如今被安置在荣华殿吗?如果他在,那就证明只是自己的庸人自扰,如果不在……如果不在那就是说……他出了事。

她只看一眼,旁的什么都不做。

快速往荣华殿奔去,叶贞的心里,何其忐忑。

远远的,站在敞开的大门口,她看见了躺在软榻上,正优雅晒着太阳的那个男子。墨发白裳,眉目依旧。

脚步放缓,她就站在僻静处,一动不动的看着轩辕墨。

轩辕墨眉目微合,容色较之以往越发素白,阳光下,整个人有种不知名的光泽散发着隐隐透亮。

不知是喜极而泣,心里有种久久无法平静的激动。叶贞深吸一口气,看了看天,极力不肯让自己落下泪来。

这几日她吃不好睡不好就是念着那个梦,如今,终于能放下心。

仿佛察觉有人窥探,轩辕墨缓缓直起身子,靠在软榻上一眼就看见静静站着的叶贞。只是那个冰凉冷漠的眼神,让叶贞的身子陡然一怔。

这眼神……冷然如霜,漠然如狼,带着几分冷冽,宛若初见时,他带着风阴的面具,迸发出的悚然阴戾。

心里忽然狠狠抽了起来,叶贞倒吸一口冷气,唇张了张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有婢女上前一步,宫里行走数日,宫里人都知道她是叶大夫,只是不知她是女儿身罢了。婢女行了礼,“叶大夫,我家主子有请。”

叶贞攥紧了衣袖,“主子?”

他何时成了主子?

数日不见,他清减了不少,然而那张脸还是记忆中的容色,可是眼神却冷得可怕,甚至能用陌生二字来形容。

一步一顿走到轩辕墨跟前,叶贞缓缓抬起眉睫,这种时候他不是该避嫌吗?何以还要见她?难道他就不怕自己的身份被暴露?可是……可是为何今日她如此不安?

整颗心跳得厉害,疼得厉害。

轻拂额上的绷带,轩辕墨眉目微扬,幽暗无光的眼底绽放着来自地狱的阴寒,“你何以出现在我这里?到底意欲何为?”

叶贞愣住,他……在说什么?为何她一句都听不懂?何以会出现在这里,难道他还不明白吗?

极力平复心神,叶贞垂下眉目,“不慎失了方向,故而叨扰了。”

“你过来。”轩辕墨冷冽的开口。

叶贞的羽睫止不住的轻颤,缓步走上去,每一步都如同隔了几个世纪。终于,她站在距离他最近的地方。眸色微抬,她看见他眼底的空洞,宛若无底的深渊,没有半分情愫。这种空荡荡的黑暗,顷刻间吞噬了她所有的理智。

倒吸一口冷气,叶贞的眸光颤了颤,再也不敢落在他的身上。

轩辕墨起身,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俯看着眼前的叶贞,嘴角微扬,却是冰冷无温的声音,“你们来告诉她,所犯何罪!”

婢女随即跪在地上,竟有着如临大敌般的颤抖,“狼主有命,靠近荣华殿者死!窥探主子之人,定斩不饶。”

叶贞没有抬头,羽睫微微垂下,嘴角却是一抹苦笑,“狼主有命定斩不饶?那你是想杀了我吗?”

“狼主的命令,谁敢违抗?”轩辕墨陡然掐起她精致的下颚,“能不能走出这个地方,还是自求多福吧!”

“你不记得我?”叶贞咬着牙。

轩辕墨端详着她的脸,用一种极度冷蔑的目光,血淋淋的剐过她的面颊,“男生女相,委实不是什么好事。”语罢,他忽然扯去了她的小毡帽,如墨长发顷刻间垂落。

叶贞的心,终于沉入深渊。

他肯暴露她的身份,那只能证明,要么他别有所图,要么她如今所见所闻,都是真的!他……定然是出了什么变故,否则他不会用这种眼神看她,更不会声言要她死。

迎上轩辕墨锐利如鹰隼的眸子,叶贞的手不自觉的抚上他的脸,眼底的光,轻颤得教人不忍。她没有哭,也没有任何表情,平静得宛若彼时的相濡以沫。

身子一颤,轩辕墨突然松开她,那种稍微轻推的力道,让她跌倒在地,良久没有起身。

“叶大夫?”耶律辰听得小奴才被叶贞支开,便心道不妙,二话不说便朝着荣华殿来了。这几日他眼见着她心神不定,整个人瘦了一圈,自然明白叶贞心系轩辕墨。

可是……如今的局面,好似已经不受控制。

不该来的地方来了,不该见的人,也已经见到了。

护着叶贞,耶律辰抬头盯着轩辕墨,一脸的怒容,“你做什么?”

“擅闯荣华殿者,杀无赦。十三爷,难道你也要试试?”轩辕墨凄冷无温。

“我这条命,你拿不拿得走,还要问问狼主肯不肯!不管怎样,我不会让你们动她一根头发,绝不!”耶律辰搀起叶贞,低眉却见她失魂落魄,一语不发。

心,当即就疼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