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0.十三王妃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不哭不闹不求饶不低头,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脸,而后眼中的光亮慢慢的黯淡褪去。ZiYouGe.com

终于,她扭头盯着耶律辰,耶律辰却有些心虚的别了头。

看到他这样的表情,叶贞仿佛明白了什么,心片片碎落。

“真是热闹,你们在这里作甚?”耶律楚一声高昂的声音,伴随着沉稳快速的脚步声,大踏步的走进来。

叶贞行了礼,面上没有分毫表情。

只一眼叶贞青丝垂腰,墨发如瀑的容色,耶律楚的嘴角便勾勒出一丝清冷笑意,眸中的光不禁深了几分。

“皇兄?”耶律辰伸手将叶贞拦在身后,“臣弟不知皇兄下过令,也不知荣华殿如今变得这般生人勿进。所谓不知者不为过,还望皇兄网开一面。”

“实没想到,叶大夫竟然是个女儿身。”耶律楚笑得邪冷。

叶贞羽睫微扬,早在赤峰殿,他不就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吗?如今……叶贞不是傻子,耶律楚这是等着她自报家门。不过那又如何,他当她是三岁的娃,可以轻易的蒙骗吗?

躬身跪地,叶贞道,“民女自知卑微,摄于戎国的风俗,自然不敢以女子的身份入宫为太后诊治。太后乃千金贵体,万不容失,是而民女只能女扮男装,以免招致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“太后的身子,自然是要紧的。”耶律楚俯身蹲下,指尖轻挑她的下颚,强迫她与自己对视,“不知你这种行为在你们大彦朝是何罪行?”

叶贞嘴角微扬,“欺君罔上,罪该处死!”

“既然如此,你还指望着今日我能放过你吗?”耶律楚冷笑两声。

闻言,叶贞不说话,她在等,等着心中那个男人,她最爱的男人,如常一般用那种凌厉的话语反驳。或者,只要他一句话,生或死,她都愿意。

可是她没能等到轩辕墨开腔,四下的氛围像极了冰窖,如同那日在渭河水里,冰冷刺骨的感觉席卷全身。

河水再冷,有你十指紧扣。

如今阳光再好,你却已忘却前尘,如置数九寒天。

“皇兄!”耶律辰睨一眼冷漠的轩辕墨,上前一步行礼,“叶大夫绝非有意隐瞒,乃我授意为之,故而就算有罪,臣弟甘愿领受,还望皇兄放过叶大夫。”

“你一口一个叶大夫,那你可知她全名为何?”耶律楚盯着叶贞的脸,目光肃杀。

叶贞不是傻子,即便心痛,都是也能读懂耶律楚眼中的杀意。他要杀的绝不是她,而是耶律辰……所以此刻他故意刁难,只怕用意诡谲,势必会危及耶律辰的安危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跪在地上,“不必难为十三爷,草民叶贞,诚然与狼主昔日口中的大彦朝贵妃同名同姓。如此回答,不知狼主可还满意?”

“不但同名同姓,而且容貌一模一样,连性格也是一样的倔强,一样的让人咬牙切齿。”耶律楚想起当日叶贞跳城楼,累及自己被擒,不知是愤怒还是赞许。

一个女人肯为自己心爱的男人跳下百尺高墙,委实勇气可嘉。

但她让戎族战败,让自己被擒,此后对大彦朝俯首称臣,却也是该死至极!她便是戎国的千古罪人。

“狼主怎么说就怎么是吧!”这种时候,愈发狡辩越逼真,所以叶贞干脆不置可否。模棱两可的答案,总是带着很多不确定性,才能让人惴惴不安。

她抬头看着轩辕墨悠悠然的靠在软榻上,眉目微合,阳光在他的五官上镀了一层金色。她没能看见他的眸中光色,却已经感受到属于他的漠然。

即便她将被耶律楚处死,他也无动于衷。

好似从未见过这个人,好似这辈子都不曾动过心。

他一个冷蔑的眼神,已经宣判了她死刑。

“十三弟,如今你还有何话说?”耶律楚冷冷的盯着耶律辰略带沉冷的面孔。

耶律辰深吸一口气,“皇兄打算如何处置?”

“我说过,杀无赦。”音落,便有外头的军士冲进来,一左一右的按住了叶贞,看情形,耶律楚是当了真。

耶律辰垂眉,忽然搀起了叶贞,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,是那种很坚毅的目光。叶贞心下一愣,察觉他的掌心一片濡湿,“敢问皇兄,如果是我们耶律家的人,是不是就不必死?”

耶律楚眸色肃杀,几乎是咬牙切齿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皇兄只需回答,是与不是。”耶律辰较了真。

冷哼一声,耶律楚冷然,“是又怎么样,不是又如何?”

“等母后身体好一些,臣弟会上禀母后,请母后赐婚。”耶律辰此话一出,别说耶律楚,就是叶贞都愣在当场,一双凤眸瞪得斗大。

略带惊慌的缩回手,叶贞转头去看一旁依旧漠然视之的轩辕墨。那张平静无波澜的脸上,没有半分讶异,没有半分不舍和眷恋。

叶贞的眼眶突然红了,整个人都僵在那里。

他是聋子?还是瞎了?

他没听到吗?耶律辰说要娶她?

她颤了颤唇,只想嘶喊一声:轩辕墨,我是叶贞,你到底醒了没有?

可是所有的声音都卡在喉咙里,她什么都说不出来。视线直勾勾的落在轩辕墨身上,叶贞眼底的光终于成了一片灰白。

“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?”耶律楚冷然。

耶律辰死死握住叶贞的手,却发觉她的手冷得可怕,没有一丝温度。她微微颤抖,他看在眼里,心口微疼。

深吸一口气,耶律辰斩钉截铁,“我要娶叶贞为十三王妃,绝不反悔。”

“母后不会答应,我也不会!”耶律楚忽然有一种计划落空的挫败,面上极尽愠怒。

“母后会答应的,至于皇兄……总该不会杀了自己的弟媳吧!臣弟不打扰皇兄,府中还有要事,告辞!”耶律辰朝着耶律楚行礼,拽了叶贞便往外走。

“好!”耶律楚一声冷喝。

二人顿住脚步,叶贞没有回头,整个人如泥塑木雕。

耶律辰转身,却将耶律楚冷笑两声,“我会挑个好时候,让你们成双成对。”

“宴席就设在石国吧,难得耶律一族有此喜事,可以让使团也跟着喜庆一番。”轩辕墨终于开了口,却刀刀割碎叶贞的心,“彼时戎国历经大劫,这一场喜宴,应该办得热热闹闹的,也教旁人见着,狼主与十三爷兄弟情深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