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.外头有人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含笑行礼,“皇叔谬赞,叶贞愧不敢当!”

“是个识大体的。ziyouge.com”耶律德颔首。

眸色微转,叶贞睨一眼棋盘中的棋子,清浅的笑着,“这白子如今兵临险境,一子错必定满盘皆输。”

耶律德凝眉,“你懂?”

叶贞摇头,“倒也不太懂,只是小时候常见着哥哥与乡里人对弈,便在一旁看着。看得多了,便稍微有些门道,委实也是不入流的,等不得台面。”

说这话,叶贞从容无比。

“既然是这样,我与老十三也是玩玩罢了,你不如试试?”耶律德看似寻常,其实是在暗暗试探叶贞。

叶贞是谁,这点颜色若还看不出来,那她早该死在大彦朝的皇宫里。

稍稍点头,叶贞执起一枚白子,在棋盘上晃了晃,“若是放这里,那便是死棋,若是……”叶贞眉目微扬,睨一眼耶律德越发沉冷的面庞,忽然下了棋子。

只听得咯噔一声,白子落地,叶贞笑得温婉无比,“皇叔只顾着保全自己,殊不知奋起勃发也能置之死地而后生。若不弃车保帅,如何能活了一盘的棋?这下棋,自然是有舍有得,叶贞献丑了。”

音落,耶律德用一种极度肃然的审视目光,死死盯着叶贞平淡从容的面孔。

这样一个容色俱佳的女子,偏生得满腹筹谋。那一双无波无澜的眼睛里,看不见半分光亮,幽暗如深渊,让人不禁脊背寒凉。

耶律辰笑了笑,“果然是一子落,活了一盘的棋。皇叔,如今你可是反败为胜了!”

耶律德低眉,那白子落下,周旁的棋子虽然被耶律辰吃掉,但其余的却全部保存下来。这一招弃车保帅,竟出自一个女子之手,委实让耶律德倒吸一口冷气。

女子……惯来太过聪明,总归不是好事。

如同牝鸡司晨,如同……萧太后执掌大权!

“皇叔觉得如何?”耶律辰低笑两声。

耶律德颔首,“好棋!”

“叶贞不过是闹着玩,皇叔可莫要往心里去。”叶贞眸色微恙,看样子耶律德已经开始怀疑自己。不过他愈发疑心,证明他反抗耶律楚的心思,就越重!

这才是叶贞想要的结果。

他不是要试探自己吗?如今反被她试探出反意,倒是另有收获!

叶贞看了耶律辰一眼,耶律辰会意道,“皇叔宽厚之人,岂会与你一般计较。”说着便轻叹一声,“只可惜皇兄未能重视皇叔,如今褫夺了皇叔的丞相之位,委实是可惜。听得现在的丞相乃是异国之人,且不说非吾族类其心必异,只这行事作风,便已经引起了朝堂上的不忿。”

“不忿?”耶律德凝眸。

耶律辰颔首,“怎么,皇叔不知道?”

耶律德拂袖,“我甚少理睬宫闱之事,倒也不曾听说什么。”

叶贞冷笑,那一句: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果然有效果。

但见得耶律德的面色稍稍变化,却因为常年的老谋深算,所以没有明显的表露出来。但是这不言不语的冷静安坐,便已经将他的心虚出卖殆尽。

“如今的后宫,男宠遍地,皇兄整日与那些奴才们厮混,委实不像样。”耶律辰轻叹一声,“皇兄年近而立,膝下无子,也不知这以后如何得了。长此下去,难道要人瞧着断袖无子的戎国江山,日益衰竭吗?”

“荒唐!荒唐!”耶律德咬牙切齿,连喊两句荒唐,可见他对耶律楚的断袖之事早有耳闻。如今耶律辰抓住了子嗣一条,那就说明……如果君主没有子嗣,就等于断送了戎族的江山。既然如此,还不如趁着彼此手握大权,早早的换人去坐。

免得将来帝王薨逝,各种势力你争我夺,反倒让江山风雨飘零。

叶贞长叹一声,“狼主乃九五之尊,这种事情,你我哪里做得了主,如今皇叔也在,就当是随口一说,万莫上了心去,免得惹下祸事。”

耶律辰急忙颔首,“那是自然。”转而望着耶律德,“皇叔……”

摆了摆手,耶律德重重吐出一口气,仿佛满腔的愤懑无法排遣。看一眼重新燃起希望的棋盘,而后睨一眼叶贞,耶律德起身,“时候不早,我也该走了。”

叶贞浅浅行礼,“只怕皇叔走不得!”

耶律德面色一沉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方才有府院来报,说是外头有些鬼鬼祟祟的人,探着脑袋往亲王府内瞧着。我寻思着,皇叔来了亲王府,何人最着急呢?”叶贞眸色微转,“这话,叶贞也只能说到这里。左不过叶贞此话并非虚构,皇叔还是莫要离开才好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有人监视我,要对我不利?”耶律德怒气冲冲。

叶贞面露难色,“叶贞并无此意,只是小心驶得万年船。到底皇叔如今被褫夺了丞相之位,这手中只有鹰师这唯一的筹码,难保会有人,兵行险招。”

耶律德冷哼,“我看谁敢!”

“不是敢不敢的问题,而是皇叔你避不避得开。”耶律辰轻叹一声,便走到门口,往外头瞅了瞅,“这天色不太好,看着像是要下雨的。皇叔,雨天路滑,还是等等再走吧!”

“连你都这么说?”耶律德冷了眉目,叶贞如此说,不过是女子的心思,但耶律辰就不同分量了。

思及此处,耶律德沉默不语。

叶贞想着,这世上没有谁是真正不怕死的。就算是她,也有怕死的时候。

何况身份越尊贵,手中权力越大,对于死的畏惧,就更甚!

耶律德,也不过如此!

勾了勾唇角,叶贞眉目清浅,“其实皇叔不必担心,叶贞倒有一个想法,若是可行,皇叔再回去便是。若是不行,皇叔也能安然无恙。”

闻言,耶律辰眸色一凝,“什么办法?”

叶贞不说话,她笑着看了看耶律德,等着他最后的决定。

耶律德不开口,她是绝对不会再开口的。

现下,耶律德才算知道叶贞的厉害。这小妮子看似温婉顺和,其实是个厉害得令人发指的角色。她可以笑着活了一副棋,也能笑着让所有的障碍物,消失得不留痕迹。

但事到如今,他确实没有办法。

耶律德不是不知道,叶贞说得清楚,那些探头探脑的人就是耶律楚派来的。如今他们回复了耶律楚,说是他与耶律辰有所接触,这当中的利害关系,绝对能让耶律楚动了杀心。

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