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6.耶律皇族的自相残杀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犹豫了一下,耶律德终于开了口,没有什么能比性命更重要的,“说与我听听,若是可行,照办就是。ZIyouge.com”

叶贞这才笑着看了耶律辰一眼,悠然轻语,“皇叔可以让身边的人,穿上皇叔的衣服原轿返回,若然并无不妥,再行回去。如果……如果有恙,那就不必再回了!”

耶律德眸色冰冷如刃,斩钉截铁的说了一个字,“好!”

闻言,叶贞轻笑如兰,平静的眼底,没有半分波澜。

依样画葫芦,耶律辰安排了人,穿上耶律德的衣服,匆匆上了来时的轿辇,快速的朝着原路返回。

阴霾不散的天空下着绵绵细雨,叶贞眉睫微颤,站在回廊里,静静等着消息。

房内,坐着耶律德与耶律辰,也是相对无语。

见着叶贞一个人站在那里,面无表情的看着细雨,耶律辰缓步走到她的身后,“若是觉得累,先回去休息吧!”

叶贞回头看他,轻轻一笑,“无碍。”

耶律辰颔首,却执起她的手,叶贞缩了缩,但碍于房内的耶律德能看到,也只好任由他去。握住她冰凉的手,耶律辰满目的怜惜,“若是真的,该多好!”

“十三爷在说什么?”叶贞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此刻,她也只能装糊涂。

“有时候我会想,若你没有这么聪明,只是个寻常女子,该多好?”耶律辰轻轻说着,远远看去,二人好似情意绵绵,鹣鲽眷眷。

叶贞摇着头,“叶贞就是叶贞,世间没有如果。”

耶律辰颔首,“你惯来冷静得让人害怕。”

闻言,叶贞稍稍一怔,“十三爷这就觉得害怕了?”

长叹一声,耶律辰的指尖轻轻掠过她凝起的眉头,“不要蹙眉,我时常在想,当日你与他是否也是如此守望相助?”

“现下我与十三爷,也是并肩作战。”叶贞巧妙的遮掩过去。

耶律辰笑了笑,“我说不过你!”

叶贞终于缩回了手,耶律辰的眉色一颤。

外头的雨静静的下着,叶贞心如明镜,什么都知道。这原本就是她的计划,她所安排的一切。没有厮杀,如何有反抗的声音?人若不能站在悬崖边上,永远都不会爆发出那种濒临死亡的力量。

而此刻的耶律德,叶贞正在推他上悬崖。

大雨瓢泼而下。

马车在泥泞中被卡住了轮子,前方一排十数人的黑衣人,手持弯刀,眉目森冷肃杀。

叔王府的护卫悉数拔剑,要做殊死抵抗。

大雨中,鲜血肆意流淌,厮杀声不绝于耳。

黑衣人刀刀致命,弯刀锋利的切口处,鲜血不断的往下淌。一个不留!但凡能喘气的,都下了地狱。

弯刀骤然离手,迅速飞入轿辇之内,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,伴随着弯刀没入车内壁的声音,一切的声音都彻底淹没在雨水里。

“仔细查,一个活口都不能留!”为首的冷喝。

黑衣人迅速将死尸包围,一个个的查过去,确认全部死亡,这才急速撤离。

不远处,有官军火速赶来,但到底还是晚了一步,所有人都身中数刀,没有一个活口。故而也没有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,只知道叔王府的轿子被袭击。

所幸……皇叔耶律德,并未在轿子里。

这消息很快就传出去,一时间议论纷纷。

光天化日,有人要刺杀皇叔,手段极其恶劣,下手极为狠辣,可见那些人,根本就不想让耶律德活着。

自然,这矛头直接就指向了耶律楚。

试问这世上,还有谁最想要耶律德死?

无疑是皇帝!

自古以来,功高震主!臣子手中的权利太过庞大,君主就会起了杀意!就好似大彦朝的鲁国公府,盈国公府,而后是东辑事!

这都是一样道理,每朝每代都避无可避!

消息回到亲王府的时候,耶律德手中的杯盏砰然落地,茶水倾泻一地。

“皇叔?”耶律辰急忙上前,“皇叔可还好吗?”

耶律德面色青白,眸中是惊惧过后的杀气,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愤怒,“岂有此理!我再不济,也是他的皇叔。他竟然下得了手?”

“听得消息,说是没有一个活口,看样子是下了诛杀令的。”叶贞轻叹着补充,不动声色的看着耶律德乍青乍白的面色。

心头嗤冷,最是无情帝王家。

兄弟尚且阋墙,何况是叔侄!

“皇兄他……委实过头了,皇叔好歹是父皇的胞弟,如何能自相残杀?”耶律辰攥紧拳头,“待我入宫,问一问皇兄,这事……决不能轻纵!”

叶贞握住耶律辰的手,“若是狼主敢明目张胆的做,何苦要动用死士劫车?分明是不敢真刀真枪的动皇叔,还是威慑皇叔三分的。你若贸贸然进去,岂非自己送死?撕破了脸面,谁也落不得好处。你莫轻举妄动,免得殃及池鱼!”

这样一说,确实是有道理的。

耶律德拍了拍耶律辰的肩膀,“自小你便为人敦厚,仁义,可是现在……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。就算他承认,你又能怎样?所幸我现下还活着,倒也算是一份幸事。”说到这里,耶律德便扭头望着叶贞。

叶贞低下眉睫,没有与他对视。

她始终不会忘记,在戎族,女子的身份是极为低下的。所以……无论什么时候,她必须保持着谦卑,不可越矩分毫。

很显然,她这种姿势,赢得了耶律德的好感。

轻叹一声,耶律辰略带懊恼,“只是皇叔有今日局面,我诚然是不好受。”

“时也命也!”耶律德说这话的时候,眼底掠过一丝精光。

叶贞心头冷笑,果然是狐狸,如今看样子,已经动了杀心。

既然如此,就该趁热打铁,不可轻纵时机。

“唇亡齿寒,只是皇叔若然心灰意冷,我等尚无一兵一权者,岂非更自身难保?”叶贞眸色幽怨微凉。

耶律辰走过来,握住她微凉的手,“莫怕,大不了随你离开这里,去一个安度余生的地方。”

听得这话,耶律德冷然低斥,“你们只管放心,便是有我一日,有太后一日,这戎国的天,变不了。他耶律楚想要只手遮天,就要看他有没有这样的本事。”

“多谢皇叔!”耶律辰等的便是这句话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低低道,“这江山,不靠耶律一族的人,还能指望别人吗?旁人都是虚的,唯独耶律皇室,才是独一无二的戎国正统啊!”

耶律德冷笑,耶律家的江山,不让耶律家族自己管理,难道还能任外姓人颐指气使?

什么轩辕墨,什么丞相!

有他耶律德一日,只要这鹰师还在自己手里,轩辕墨就别想安安稳稳的做他的丞相。

望着耶律德拂袖而去的背影,叶贞垂下眉睫,好戏终于开锣了。

一句一个不留,换一场暗潮涌动的厮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