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7.顺者昌,逆则亡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时间,德皇叔被行刺的事情闹得满城皆知,全大都的人都纷纷猜测,是不是皇帝容不得德皇叔,所以才会出此下策?毕竟耶律德刚刚被剥夺了丞相之位,这样一来,人言可畏,耶律楚便有些坐不住了。ZiYouGe.com

朝堂上,顷刻间分成两派,萧太后党羽协同耶律德之流,开始各种由头,侵吞权力。此时此刻,不管是哪一派,只要稍有松懈,就会被吞并。

形势,极不容乐观。

“混账东西!”耶律楚勃然大怒,将手中的杯盏悉数掼碎在地,琼浆玉液散落无状。

底下众人惊慌失措,一个个跪在那里瑟瑟发抖。

换做平时,耶律楚这般动怒,便是有人要人头落地的时候。

左不过现下有个轩辕墨在侧,却是非同寻常。

一旁端坐的轩辕墨抿一口香茗,清浅的勾了勾唇角,“狼主何必动怒,左不过是流言蜚语,谁也没有证据。既然是空穴来风,何必放在心上。有人出招,接下来便是。不过是一场小打小闹,委实是上不得台面。”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耶律楚冷然盯着一贯云淡风轻的轩辕墨。

眉目如画,一身清雅的姿势,仿佛不染凡尘。

“狼主没看出来,这是有人故意设了局,就是想让狼主不打自招吗?”轩辕墨从不轻易沾酒,他这个脑子必须时时刻刻保持着清醒。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耶律楚愣了愣,竟然真当坐了回去。

轩辕墨从自己的位置上起身,慢慢悠悠的走到赤峰殿正中央,这才清浅道,“有人撒网鱼饵,想要让狼主承认是行刺的主谋,其用意难道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?狼主只要跳出去,不管承不承认,这个黑锅都会落在狼主身上。是故,狼主现在应该保持冷静。”

“正所谓以静制动,兵来将挡。狼主什么都不表示,反倒让人猜不透心中想法。猜不透了,就不会有人轻举妄动。如此,狼主才能看清楚身边的形势。一旦有人耐不住性子,狼主就可以一网成擒。不知微臣所言,狼主可赞同?”

耶律楚颔首,“倒是有几分道理。”

轩辕墨嘴角微扬,轻轻掸落衣摆上的尘埃,“其实这种事情,真要反击,说难也不难。不知狼主是要退一步海阔天空,还是要趁势反击呢?”

“如何海阔天空?如何乘势反击?”耶律楚微怔,陡然觉得眼前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,危险得比原野上的狮子更凶猛。他就是一匹狼,被圈养的狼。一旦逃出去,谁都别想活。

思及此处,耶律楚倒吸一口气,听着轩辕墨娓娓道来。

“所谓海阔天空,自然就是微臣方才所言,不闻不问,以静制动。”轩辕墨微微垂下眸子,眼底有寒光掠过,“而乘势反击,就简单得多。既然有人要将矛头指向狼主,狼主为何不能反其道而行?古人云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“都给我滚!”耶律楚一声低喝,周旁所有的人悉数退下。

轩辕墨笑得清冷,“狼主可是懂了?”

耶律楚颔首,“既然如此,你可有现行的计策?”

“戎国有虎豹鹰三师,彼时狼主的豹师折损过半,如今这太后手执虎师,德皇叔手执鹰师,都是不容小觑。是谓得民心者的天下,如果鹰师残杀百姓,为祸一方,不知道算不算主将管治无方。说小了,那是渎职;往大了说,那就是祸国殃民!”轩辕墨字字如血。

朗笑两声,耶律楚连连拍了手,“好!果然是好计策!”

不愧是大彦朝的帝君,这一番的心思谋略,沉稳谋划,绝非常人可比。

轩辕墨,能在弹指间将世事看透,也能在说笑间,让多少人浸染鲜血屠戮。

而他的眉目间,依旧是云淡风轻,不染灰尘。

轩辕墨浅浅行礼,“多谢狼主赞誉。”

“那具体该如何做?”耶律楚诚然已经允许了这种行为。

闻言,轩辕墨眉目微扬,“很简单,让狼主的豹师穿上鹰师的衣服,冒充鹰师。只要速战速决,应该不会留有痕迹。”

顿了顿轩辕墨忽然又道,“不过,微臣又有个主意。”

耶律楚凝眉,“什么主意?”

“如今朝堂上,反对狼族的臣子越发多了些,那都是太后娘娘和德皇叔的人,如果……如果让德皇叔的鹰师,杀了太后娘娘的党羽,不知……算不算鹬蚌相争?”轩辕墨轻叹一声,“只是狼主舍不舍得众臣,便要看狼主自己的决定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耶律楚徐徐站起身来,他倒是没想过这一层。

轩辕墨盯着他的脸,眸色素冷而平静,薄唇一字一句的说出,“顺者昌,逆则亡。”

陡然握紧手中的杯盏,耶律楚凝了血色的眸子,咬牙低语,“顺我者昌逆我者亡!果然是极好的!”

如此一来,就算杀了太后的党羽,那罪名也落不到耶律楚的头上。

就算有人疑心,没有证据又当如何?

众目睽睽,分明是鹰师所谓,耶律德跳进黄河也是洗不清的。

而太后……一旦朝臣渐渐被诛,她自己的身子尚未康复,也只能看着大权日日回落在耶律楚的手里。

这果然是一朝好计策!

借刀杀人!借耶律德的手,杀太后的人!

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

轩辕墨笑了笑,眸色依旧无波无澜,“既然狼主应允,那交由微臣去办吧!”

耶律楚眸色一沉,但随即扬了扬唇角,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璧,上头有着豹子纹路,而后是戎族惯有的耶律族图腾,“拿着这个,你就能代表我,去调动豹师。”

微微行礼,轩辕墨的眼底没有分毫颜色,不带一丝情愫,“多谢狼主信任。”

耶律楚盯着轩辕墨平静从容的面颊,眼底掠过一丝寒光。嘴角微扬,他倒要看看,这个轩辕墨……有几斤几两!

接过玉璧,轩辕墨的眉睫依旧垂着,恭谨谦和,没有半分虚假容色。

他忘了一切,忘了自己的身份,唯一不忘的,就是眼前的耶律楚,是当朝狼主,而他是个臣子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