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8.完璧归赵,绝无二心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明火执仗,大批的鹰师涌入兵部苏娜尔大人的家中,顿时一片哀嚎响起。ZIyouge.com

为首的鹰师脸上画着诡异的图文,手中的长剑染满鲜血。他领着人,沿着回廊一步步的走向后院。

所到之处,无一幸免。

到处都是尸体,横七竖八,鲜血淋漓。

后院,苏娜尔与家眷正欲翻墙而出,却被鹰师团团围住。

火光下,苏娜尔年逾四十的容脸,溢开愤怒的光,“你们是谁?为何要滥杀无辜?我与你们无冤无仇,何故要赶尽杀绝?”

为首的军士冷笑两声,“因为你是太后的人!”

“这与太后娘娘何干?你们是谁?”苏娜尔疯狂的嘶吼着,死死抱着怀中年仅三岁的小孙子。

手执鹰师令牌,为首的眸光利利如刃,“德王爷有命,鸡犬不留!”

“你们是鹰师?不不不……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,不要伤害我的家人!”苏娜尔还来不及呼喊,那人已经一把拽走他怀中的小孙子。

手起刀落,孩子连哭都来不及,就已经倒在血泊里。

“我跟你们拼了!”苏娜尔怒吼着冲上去。

一刀两断,人头落地。

拎起苏娜尔的脑袋,为首的军士扭头看一眼部下,“但凡喘气的,都必须死!”音落,顿时哀嚎遍地,府门之内,成了真正的人间炼狱。

将苏娜尔的人头悬挂在正堂的梁柱下,手一挥,所有人快速撤离。

脚步顿了顿,为首的睨一眼身后的屏风,嘴角冷笑两声,快速走出去。

屏风后头,一个年约十岁左右的孩子,死死握着自己的口鼻。他的身上,还压着刚刚被杀死的母亲,鲜血染红了他的眼睛。

在这样的血腥屠戮里,他没看见这些人的样子,却记住了“鹰师”二字,还有他们身上的衣服。

一辆马车停在黑暗中,车内有人用指尖轻轻撩开车窗帘子,睨一眼外头的火光冲天的壮观,嘴角微扬,“又少了一个!”

放下帘子,黑暗中,只能看见他那双黑濯石般凌厉的瞳孔,幽暗无光,像极了九幽地狱,只一眼就足以惊心。

他冷笑两声,“走!”

马车踽踽而行,在幽暗的世界里,发出清晰的轱辘声。

那是死亡的前兆!

所到之处,杀戮横行。

不远处,大都护卫军急急忙忙的赶来,可惜为时已晚。

第二天,苏娜尔大人被全家杀死的消息顷刻间传遍整个大都,百姓人心惶惶,不知何时会轮到自己。朝堂震惊,群臣亦是惶惶不可终日,不知何人如此丧心病狂,连老弱妇孺都不曾放过一人!

耶律楚端坐大殿,冷喝一声,声言要让行凶者死无葬身之地。

此刻的丞相是轩辕墨,自然这种事情是要交给轩辕墨处置的,无形之中,让这事没了下文。一切都掌握在轩辕墨手中,不曾偏差过半分。

苏娜尔本是太后的心腹,自从耶律楚战败,便一直撺掇着太后,几欲另立新君。如今杀了苏娜尔,不得不说正和耶律楚的心意。

顺者昌逆者亡,果然是舒畅痛快!

下了朝,及至后殿,轩辕墨屏退众人,郑重其事的双手奉还玉璧,“多谢狼主信任,如今完璧归赵,不负皇恩。”

耶律楚笑了笑,眼底的警惕减弱不少,慵慵懒懒的接过玉璧,“你做得不错!”

语罢,耶律楚上前一步,将一枚赤金令牌交到轩辕墨手中,“拿着这个,你能调动小部分的豹师为你所用,出入石国无人敢阻!”

轩辕墨行礼,“谢狼主!”

“下去吧!”耶律楚冷了眉。

“是!”轩辕墨头也不回的走开,眉睫微微垂下,遮去眼底所有光泽。

盯着轩辕墨依旧飘逸的背影,耶律楚慢慢冷了眸色。那块玉璧本就是废物,根本没什么用处,遑论调动他的豹师。这豹师能听轩辕墨使唤,是耶律楚提前下了旨意而已。他就是想试一试,看看轩辕墨是真的失忆还是假的失忆。

是真的一心事主,还是虚以为蛇,另有图谋。

事实证明,他完璧归赵,没有二心。

豹师,绝对不能轻易交付在任何手里。耶律楚是个极度刚愎自用之人,所以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。

不过如今,他对轩辕墨的考验,算是稍稍放下。

但……绝不会百分百信任。

就算轩辕墨忘了过往,但他还是大彦朝的帝君。

就凭轩辕墨的心思如此深沉,耶律楚也不敢贸贸然相信。

长长吐出一口气,耶律楚挥手招了奴才上前,“亲王府什么动静?”

“十三王爷没什么动静,只是在府门前支了个棚子,赠医施药。”小奴才连忙跪地行礼,一字不漏的说着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如此大的动静,老十三竟然没有反应?还搞什么赠医施药?是真的无心朝政,还是暗度陈仓?

耶律楚忽然有些看不透耶律辰,这个年轻的十三王爷,到底在想什么?

要知道如今的局势混乱,如果他心生不轨,正好可以接着这个时机反扑。难道自己这九五之尊的皇位,在耶律辰的眼里,真当没有叶贞重要?

叶贞……耶律楚深吸一口气,那个如花美眷,那个眼底永远没有温度的女子!

彼时轩辕墨愿为了她放弃万里江山,如今耶律辰也被她迷得团团转,只愿粗茶淡饭也要相陪。难道叶贞真有这么好?

心里痒痒,耶律楚嘴角微扬。

他倒要看看,这个叶贞叶大夫,到底要做什么。

思及此处,耶律楚长袖轻拂,“去亲王府。”

走了几步,耶律楚忽然又顿住脚步,“让丞相也跟着来!”

如此正好,看看这对旧情人相见,该是如何的惊心动魄。血池的药效对每个人而言都不一样,所以他虽然亲眼见过有人被洗去记忆,但并不代表着轩辕墨也会如此。轩辕墨的意志力太强大,所以……他必须处处小心防备。

用人不疑,他却是边疑边用。

马车直接出了石国,缓缓朝着亲王府而去。

车内,轩辕墨微微合上眸子,许是昨儿个太累,又或者别的什么原因。

耶律楚扭头看他时,只看见轩辕墨微白的面色,唇色微微青紫。彼时巫师便说过,轩辕墨体质非同寻常,身有隐疾。

如今看着,好似越发沉重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