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9.给丞相看病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亲王府门前,支着青布棚子。ziyouge.com一整排的药罐子冒着雾气,奴才婢女们忙得不可开交,或抓药,或煎药,或敷药。

耶律辰坐在叶贞身边,盯着她全神贯注的模样,仿佛世间的美好都停驻在此刻。

她眉目炯炯,有着难以掩盖的风华。

前头排着一长队的戎国百姓,或垂垂老矣,或面露痛苦,都是一些没钱看病的人。或乞丐,或贱民。虽然排着队,可也有惊恐不安的眸色。

到底这是亲王府门前,为他们看病的是十三王妃。

如此尊贵,对于寻常百姓而言,是高不可攀的泰山巅峰。

然叶贞的小心仔细,打消了所有人的顾虑。她是个大夫,无论何时都以仁德治病,并未将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王妃之位上。

“无碍,只是受了些风寒,去一旁领几副风寒的药,回家煎了吃就是。”叶贞笑了笑。

那老妇人连连称谢,颤颤巍巍的朝着后头走去。

叶贞颔首,“下一位。”

说着,叶贞下意识的揉了揉酸硬的脖子。

“累了就歇会!”耶律辰关慰道。

叶贞轻笑,“你都陪我了几天,就不嫌烦吗?”

耶律辰摇头,“我忽然觉得,济世救人是件好事。帮助别人,比一人独享,心里舒坦得多。”

“治病救人,只能救一时之难。天下太平,才能安一世人心。”叶贞轻叹一声,微笑去看耶律辰,“不过这一次分文不收,可让亲王府亏惨了。”

“甘之如饴!”耶律辰起身。

看一眼浩浩荡荡的求医队伍,耶律辰的眼底黯了一下,“想不到在我戎国,还有这么多人受苦受难。”

“你们高高在上,何曾懂得民间疾苦。所谓明,便是日月,日月之光泽披天下。”叶贞说得隐晦至极。

所谓明君,就是要心系天下。

耶律辰长叹,“今日让我开了眼界。”

正说着,不远处有銮驾快速而来。耶律辰一怔,随即看向叶贞,“石国来人了。”

叶贞眸色一怔,也不起身,只是不复笑颜,沉下了容脸,“以不动应万动。”

耶律辰颔首,“好!”

百姓们齐刷刷跪在地上,一个个面露惶恐。耶律辰携着叶贞上前施礼,恭迎耶律楚走下銮驾。

当看见轩辕墨跟着耶律楚从銮驾上下来的时候,不但是天下百姓,连耶律辰都愣了半晌。

銮驾本是帝君威仪的象征,如今却与人同乘,实在有违体统。

若是当朝皇后便也罢了,竟然是当朝丞相,看上去还与皇帝不清不楚,岂非……让百姓如何疑猜?让天下人如何看待?

叶贞的心忽然狠狠揪起,她没有抬头,一贯的垂着眉睫。

长而卷曲的凤羽,在微风中轻轻煽动,像极了振翅欲飞的蝴蝶。

耶律楚拂袖,“都起来吧!”

说着,他的视线阴阴冷冷的落在叶贞的身上,睨一眼四下的情景,嘴角微扬,“想不到十三弟的府门前,如此热闹,可是生生将我的石国都比下去了。怎么……十三弟如今就急着开药铺,打算着改行?”

耶律辰笑了笑,“皇兄说笑了,闲来无事,想着能济世活人,也算是积了功德。倒也不是什么开药铺,就是闹着玩罢了!”

耶律楚上前一步,冷睨着叶贞,“王妃好兴致,这一个个的赠医施药,当真是了不得。”

“狼主恕罪,本就是念着有一技之长,能造福乡邻也是好事。所谓赠医施药,也都是王爷的仁善,我不过是略尽绵薄之力罢了。”叶贞这一番说辞,让一旁的百姓听了,只觉得耶律辰是个好王爷,而叶贞确实是个识大体的王妃。

若是耶律楚此刻怪罪,势必是触动众怒。

“皇兄这边请!”耶律辰适当的给耶律楚下了台阶,准备迎他入府。

谁知耶律楚却走到一旁僻静处,底下的奴才奉上软椅,耶律楚当即便坐下。耶律辰微微一怔,摸不清楚耶律楚到底要做什么。转头看了看叶贞,却见她依旧眉目清浅,那一番从容与淡然,让他也跟着静下心来。

既然耶律楚要看,那便看吧!

他们什么都没做,只是赠医施药罢了!

难道耶律楚还会阻拦他们救助百姓?若然如此,那他这个狼主,委实也失了民心。

轩辕墨低低轻咳着,面色极为不好,隐隐透着虚弱与倦怠。

耶律楚眸色微恙,难道是血池太过厉害,以至于轩辕墨……日渐衰弱?至少在自己还未能完全掌控戎国之前,轩辕墨不能死。

只要拿到戎国的实权,再利用轩辕墨统治大彦朝,彼时他便是亘古第一人的帝君!到时候,谁堪匹敌?

思及此处,耶律楚道,“十三弟既然是赠医施药,不若与丞相看看,许是近日身子乏累,如今爱卿看着面色不太好。”

轩辕墨摆了摆手,“无碍……许是染了风寒!”

耶律辰冷笑两声,“夜里不出去吹风,自然是不会着凉的。左不过,既然贞儿医者仁心,自然是要给丞相看一看的。然丞相推诿,只好作罢!”

这话,大家心知肚明是什么意思。

但……耶律辰也不能挑明了说,只是旁敲侧击。当然,他也不会让叶贞真的与轩辕墨接触。那日叶贞已经痛苦万分,如今……他不想再让叶贞伤一次。

扭头看一眼叶贞,耶律辰眸色微黯。

耶律楚眼底的光冷了一下,而后皮笑肉不笑,“十三弟莫要小气,难不成是念着叶贞的过往?若然介意,那我自然也要避避嫌,不教……”

“狼主说的哪里话,医者父母心,岂有有病不治的道理。”叶贞微微抬头,迎上轩辕墨微白的面颊,气息微喘,他看上去极为虚弱。

心,瞬时便疼得无以复加。

鼻间酸涩,叶贞深吸一口气,“丞相大人既然身体抱恙,那我便与你瞧一瞧,不管能不能治好,都只能说是尽力一试。”

已然是这副局面,轩辕墨也不推辞,只是点头道,“有劳十三王妃。”

十三王妃四个字,让叶贞愣在原地半晌没能回过神。

眼底流光微颤,叶贞行至桌案前,目不转睛的看着轩辕墨,一步一顿的走到自己跟前。眉目依旧,容颜不改。

可是那双眼睛,再也无法给她一个温暖的眼神。

空空荡荡,幽暗森冷,让她整颗心都疼如刀绞。

不管心里怎样,叶贞的面上,依旧保持着微笑,保持着无波无澜的平静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