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0.遇见他,我便只信他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垂下眉睫,不去看她一眼,那种漠然无关的态度,让叶贞的手微微颤抖。ziyouge.com轻轻扣上他的腕脉,叶贞尽量摒弃一切杂念。

如今是个好时机,她便要看看,所谓的血池,究竟能把人伤成什么样子?她不信,世间真的能有洗去记忆的药物。

就算有,她也要拼尽全力救治。

指尖陡然颤动一下,叶贞不敢思议的盯着轩辕墨微白的脸,缩了缩手,叶贞轻轻吐出一口气,“没什么,只是寒疾侵体,郁结五内,先抓几副药吃一吃再看情况。”

轩辕墨终于迎上她的眼睛,那一刻,叶贞仿佛又看见很久很久以前,第一眼看见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,那双冰冷蚀骨的眼睛。不知是因为太熟悉,还是太过陌生,叶贞的鼻子突然泛酸,眼眶红了一下。

“听闻十三王妃医术了得,如今看来更是广施医德,委实佩服。这戎国素来男尊女卑,不过看着王妃此举,怕是这戎国的史册都要为之更改。”轩辕墨侧对着她,也不去看她。

叶贞看着他极度完美的侧脸,忽然想起了那个泼墨莲伞下的男子,一样的温润如玉,是她命中希冀。

低笑一声,叶贞道,“丞相大人言过其实,拙劣伎俩不足挂齿,左不过能帮一帮旁人,也是积德行善,何乐而不为呢!医者父母心,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。我这小小女子,如何能在狼主与丞相大人的手里,翻了天去!”

轩辕墨嘴角微扬,那是他惯有的冷蔑轻笑,“王妃果然巧言善辩,多少人尚且不如。”

“不过是实话实说。”叶贞反唇。

“是吗?”他的尾音拖长,幽幽的转过头看她。

幽暗的瞳孔里,散发着微弱的精芒,那是一种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执念,在眼底凝成了霜雪,永远不可能融化。

一如初见,他冰冷如霜,她面无波澜。

四目相对,叶贞的眼泪险些滚落。

耶律辰站在一旁,握住叶贞的手,“你还好吗?”

叶贞报之一笑,“我很好,只是有些累了。”

那种对视对话,就如同熟识的朋友,口吻随意,但极度温暖。

轩辕墨起身,继续低低咳嗽着,面色乍青乍白,“既然如此,多谢十三王妃。”

叶贞眉目微垂,“丞相大人还是好生保重吧,到底是自己个的身子,若不好生调养,极容易落下病根。我这药也只能是治标不治本,若然吃完了,你便再来抓几副药,莫要断了药石才好。”

“好!”轩辕墨点头,转身便走。

她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,一动不动,仿若要将他刻入骨子里。可是耶律楚在场,那么多的百姓在场,她什么都不能说。

眼底的滚烫,灼伤了她的视线。

她看见心爱的男人越走越远,而她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。

他忘了吗?真的忘了?

久经生死,几番别离,他们生死与共,荣辱共担,如今只换来他一个漠然的转身。叶贞整颗心都碎了,碎得无法拼凑。

她看见自己捧着血淋淋的心走到他面前,他却轻而易举的推开了自己,不屑一顾的走出她的世界。

“贞儿?”耶律辰一声低唤,让叶贞陡然回过神来。

缩了缩眼神,叶贞抽回自己的手,“何事?”

“我看你是真的累了,今日就算了吧!”耶律辰怜惜的望着她。

叶贞勉强笑着,倔强的容颜,不肯表露一丝一毫的情愫,“没事,还有那么多人需要你我帮助,岂能后退!”

耶律辰定定的看着她,诚然是明白她的用意。

不再阻拦,他如今对她是深信不疑。

叶贞不再看任何人一眼,只顾着为百姓看病施药。只有让自己忙一些,更忙一些,忙得心力交瘁,才不会去想那些插在心口上的刀子。

耶律楚便坐在那里,眼底的光越来越冷。

看到百姓们对耶律辰与叶贞展露的那种如神一般膜拜的眼神,耶律楚只觉得心中极度不安。满目的贱民,虽然不成气候,但……让他觉得碍眼。

便是让所有的贱民都向耶律辰靠拢又能怎样,只要自己手握兵权,害怕这些人翻了天去!

“狼主,十三爷与王妃情深缱绻,无暇顾及狼主。这里都是些平民百姓,怕这一身的污秽会扰了狼主的尊贵,不如回去吧!”轩辕墨慢条斯理的说着。

看一眼轩辕墨眼中的平静,耶律楚忽然笑问,“那王妃可有跟你说什么?”

轩辕墨轻笑两声,“王妃说,微臣这病怕是治不好了,常年药石不断才能续命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耶律楚眉色一顿,转而颔首,“看样子这十三王妃委实喜欢开玩笑,爱卿如今正值盛年,哪里需要常年药石续命。罢了罢了,这般杂乱之地,实在扰人兴致。”

语罢,耶律楚快步离开。

低低的咳嗽几声,轩辕墨睨一眼远处的叶贞与耶律辰,垂下眉睫敛了眸中月华。

銮驾缓缓而去,身后的百姓跪了一地。

徐徐直起身子,耶律辰总算松了口气。

叶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宛若泥塑木雕。

走了……来了,匆匆见上一面,然后又走了……

耶律辰轻叹一声,“到底他没能记得你,也许命中注定,你们两个……”

“我不信命,更不信命中注定!”叶贞扭头看他,“在遇见他之前,我信命。可是遇见他,我便只信他。而你们所谓的命中注定,却只是他的手中棋盘,谁都无法与他比拟。”

“如今他已然这样,你还要如此执着吗?”耶律辰看见叶贞眼底的伤,不觉有些愠怒和心疼,那种复杂的神色在他的脸上反复交替。

叶贞看着渐行渐远的銮驾,目光利利其寒,“是!永不改变!”

耶律辰低眉不语,良久才抬头,“你刚才探了脉,那他的身子可有复原的机会?”

“我没有把握。”叶贞说得很轻,很疼。

“连你都没有把握,看样子……”耶律辰顿了顿,这话是说给叶贞听的。人总该忍得住疼,才能看得清楚。

叶贞咬着唇,“不管多难,我都不会放弃。我一定能把他带回去!”

只要赢了耶律楚,她就一定能带走轩辕墨。

所以,不能输!

别小看这些贱民,关键时候,众志成城会凝成一股麻绳,扼住高高在上的皇者脖颈。大都越乱,她越要招揽民心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