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1.栽赃陷害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连数日,朝中不断有大臣遭遇灭门之祸,其结果可想而知。ziyoUge.com耶律德头上的黑锅越来越沉,沉到什么程度?

朝堂上,左右押解,直接将耶律德按在金殿上。

耶律德愤然起身,狠狠甩开身旁的军士,巍然立于大殿上。

朝臣人心惶惶,噤若寒蝉。

耶律德怒然,“你们想干什么?我乃当朝皇叔,便是没有丞相之职,你们岂敢如此待我?我所犯何罪,你们竟拿我!”

“拿的便是你!”耶律楚冷笑两声,“满城风雨,多少条人命,皇叔打算如何还?”

“我听不懂你说什么。什么满城风雨,什么人命?自打狼主立了异族为丞相,我深居简出,何曾踏出过叔王府半步。”耶律德不是傻子,耶律楚这一开腔,他便已经心知肚明,肯定是冲着大都这一场血腥屠戮而来。

多少大臣死于家中,满门屠戮,死的一个个都是太后的人。

不用说也知道,这肯定是一场阴谋。

但耶律德没想到,自己就是为了避开这些事,才会关门谢客。没想到还是难以逃开这一劫!他不甘心,绝对不能屈服!只要他屈服,这一番屠戮群臣的罪名,这辈子都洗不掉。而且……耶律楚肯定会就此杀了他,目的很简单,当然是为了他手中的鹰师。

所以无论如何,耶律德都不会束手待毙。

要动他,得先问过他手里的鹰师才行!

然他不知道的是,成也鹰师,败也鹰师。

“德王爷是不曾踏出过房门半步,可是您手中的鹰师做了什么,王爷难道还不清楚吗?”轩辕墨不紧不慢的开口,一双冷厉的眸子,不带一丝温度。

耶律德一怔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这就要问王爷,您是什么意思?”轩辕墨冷笑,“这一番屠戮,王爷是打算夺了太后娘娘的权?还是另有所谋,直指狼主?王爷心中有数。”

“放肆!”耶律德怒斥,“你当我是什么人,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。什么夺权,什么杀戮,你再信口雌黄,莫怪我不客气!”

“皇叔这就恼羞成怒?”耶律楚冷笑两声,“鹰师屠戮朝臣,满门诛灭,鸡犬不留。如此恶行,简直罄竹难书。皇叔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“无凭无据,便要污蔑于我,我岂能甘心伏诛?”耶律德已经无法遏制满腔的愤怒,他自恃手握鹰师,如今耶律楚摆明了想要他死,他岂会甘心。耶律德长袖一甩,整个人站在那里,杀气腾然。

轩辕墨低低笑了两声,眼底的光,冷得让人寒栗,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德王爷真以为天衣无缝吗?殊不知漏网之鱼,一旦逃出生天,那就是致命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耶律德心神一颤,尤其看见轩辕墨眼中的冷戾。便是往殿上一站,轩辕墨与生俱来的华贵,那种不怒自威的君王威仪,亦足以震慑心魂。

倒吸一口冷气,耶律德忽然意识到,他们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,所以……不管他今日承不承认,他们都会把自己的罪名坐实。如此一想,耶律德越发不能淡定,整张脸乍青乍白,难看到极处。

轩辕墨低咳几声,“想来德王爷还不知道吧,当日苏娜尔大人一家惨遭屠戮,却不慎留下了活口。一个十岁大的孩子,从死人堆里爬出来,浑身血淋淋的仇恨。他的话,应该能让德王爷清醒一下。也教诸位大人睁眼看看,所谓的德王爷,所作所为,如何令人发指!”

四下陡然一片地狱般的死寂,连一根绣花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楚。

屏住呼吸,所有人的视线无一例外的朝着殿门外望去。

清晰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伴随着奴才一声叫唤,一道娇小的身影略颤着走上金殿。这是苏娜尔家的长子嫡孙,也是最后的幸存者,目击者。

一下子跪倒在金殿正中央,孩子颤抖不已。

自从目睹了举家诛灭的惨状,年少的孩子,心里有了障碍。对于身边的所有人和事,都抱着一种极为惊惧的态度,眼底的光,如同受伤的小鹿,不敢轻易与任何人接触。

轩辕墨轻咳几声,睨一眼跪在正中央瑟瑟发抖的孩子,“诸位大人可还认得这孩子?”

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,都没想到,苏娜尔家还有幸存者。

只是这个孩子的出现,意味着什么,彼此心知肚明。

“苏娜尔家唯一活着的人!”耶律楚冷冷的开口,众人顿时沉默不语。

耶律德走到那孩子跟前,眉目微沉,“苏娜尔家的?”

此言一出,那孩子宛若受到了惊吓,整个人疯似的,连滚带爬的往人群中冲过去,“不要杀我!不要杀我!我不想死……爷爷……爷爷……”

那一刻,耶律德愣在现场,半晌没能回过神。

他说什么?

不要杀他?

“不不不,我没有我没有!”耶律德冷然,“狼主,我绝没有杀过苏娜尔家任何人。”

“是鹰师!是鹰师!”那孩子无状的抱着头,瑟瑟发抖的蹲在墙角,整张脸几乎扭曲得不成样子。很显然,他目睹了一切,现如今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处于崩溃与惊惧之中。这不是装的,是一种灾难过后最直接的反应。

朝臣哗然,鹰师!

果然是鹰师!这孩子的话肯定不容置疑,大部分人都认得这是苏娜尔家的长子嫡孙,哪里还去想别的,一门心思就是德王爷让鹰师杀了苏娜尔家。

以此类推,其他的朝臣,自然也是鹰师所为。

顷刻间,耶律德成了众矢之的。

耶律楚高坐朝堂,一声冷喝,“耶律德,你还有何话说!”

耶律德朗笑两声,怒斥耶律楚,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!你们早已算计好了一切,如今将这盆污水泼在我的头上。从我踏入金殿,横也是死,竖也是死!你们……天道尚存,绝不允你们恣意妄为!这戎国的江山,早晚要毁在你们手里!”

“放肆!”耶律楚冷喝,“将这乱臣贼子拿下!”

音落,顿时有侍卫上前,左右按住了耶律德,拖拽着他往殿外而去。

耶律德骂骂咧咧,朝臣议论纷纷。此刻便是耶律德的党羽,也不敢轻易开口。证据确凿,人证俱在。谁开口,无疑就是同谋。

不管殿上如何,下了金殿,总会有出路。

下一刻,所有人将注意力倾注在孩子身上,轩辕墨抬头看了耶律楚一眼。

耶律楚眸色一沉,嘴角勾勒出冰冷的弧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