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2.耶律德,死定了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耶律德下狱的消息顷刻间传遍整个大都,所有人都知道,是耶律德的鹰师,屠戮了大度内的各大朝臣。ZIyouge.com如此罪恶滔天的名声,耶律德一旦背负,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
不明所以的百姓,只会对原本仁德的德王爷,报以惊惧和痛恨。

这样的杀人刽子手,谁都期盼着早死早超生。

但耶律德的手中,毕竟握有鹰师,如果不能名正言顺的收回来,即便耶律德下了大狱,一声令下,还是会有惊天巨变。

所以现在,所有人的目光不是集中在耶律德是不是杀人凶手,而是……耶律德的鹰师,会花落谁家。

这般场景,便是后宫的萧太后,也无法再置之不理。

耶律辰快速的走进房来,容色微恙,“德皇叔下狱,朝中已然人心惶惶,如今怕是不好收拾!”

叶贞正收拾着自己的药箱子,听得这话,只是看一眼耶律辰,顾左右而言他,“今儿个天气不好,义诊便到此为止吧!”

稍稍一怔,耶律辰点头,转头吩咐了奴才,关了府门。

“我这银针,都是精心打制的,又长又短。但每一枚针,都有各自的用处。扬长避短,方显奇效。”叶贞漫不经心的说着,那容色镇定无比。

慢慢倒一杯水,叶贞轻笑着坐下。

耶律辰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原是我不够淡然。”

叶贞将茶水递到耶律辰的手中,“朝中惊闻巨变,怕是谁都不能镇定自若。然既然发生了,慌乱也无济于事,还不如想想,下一步该怎么走。”

喝一口茶,耶律辰颔首,“皇叔被冠上杀人罪名,鹰师滥杀无辜,已然引起众怒,所以皇兄定然会借机收回鹰师。”

“收回?”叶贞眉头微扬,“那也要看萧太后同不同意。这朝廷,如今还不是耶律楚一人做主的时候。”

耶律辰轻叹一声,“如果能找到那个孩子,也许……”

“你以为那孩子还能活着吗?”叶贞一想起孩子,不由眉色一沉,眼底的光瞬时变得凌厉起来。她自己尚且有孩子,如今看着旁人的孩子,自然也是心疼。但……这是朝政,是没有硝烟的战场,容不得分毫的心慈手软。

“什么?”耶律辰一怔。

“耶律楚的行事作风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他既然已经坐实了德王爷的罪证,就不会给任何人推翻罪证的机会。那个孩子是关键,是始作俑者,也是德王爷最后的退路。如今,只怕早已到了下面,跟他的家人团聚。”叶贞说这话的时候,整颗心冷到极点。

耶律辰不说话,良久才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,“稚子何辜?”

“何辜?错就错在他不该生在乱世,若然天下太平,若是君心可昭日月,岂会有此下场?与其同情别人,还不如想想你我的下场。”叶贞心寒如铁,“只要耶律楚收回鹰师,下一个对付的,就会是太后跟你。”

“萧太后尚且不好对付,手握虎师,但你别忘了,太后如今身子不爽,要想真正的反扑,那也是吃力得紧。实在不行,她会弃车保帅,毕竟是太后之尊,大不了放权。但你却不同,自古皇帝多薄情,杀的都是自家兄弟。”

“耶律楚夺得大权,就会屠戮皇室宗亲,彼时你若还想这样长吁短叹,只怕要在牢里相见了。并非我危言耸听,每朝每代,这样的例子还少吗?宫闱厮杀,容不得松懈与心慈手软,否则就是死!”

耶律辰握紧了手中的杯盏,眼底的光寸寸染血,“你是对的。”

叶贞低眉冷笑两声,“你想怎么做?”

“既然无路可逃,自然要乘势反击。”耶律辰起身,冷了眉眼。

“好。”叶贞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扭头盯着她面无波澜的容色,耶律辰忽然有些愣住,仿佛不管发生什么事,她的脸上总能找到一片安静从容,任何人风雨都无法更改。

“你倒是跟他很像。”耶律辰不由自主的开口,想了想,又缄口不语。

叶贞稍稍一顿,羽睫微颤,垂下眉目,“是吗?许是习惯了。”

看了看外头的天,灰蒙蒙的没有半分阳光,叶贞道,“大抵太后也会坐不住,如今她吃了我的药,日渐好转,许是这两天就会让人来找你。”

“母后做事素来缜密,哪里能猜得透。”耶律辰蹙眉。

“若你是耶律楚,如今的状况,你会怎么做?”与其去想自己该怎样,还不如去想,别人会怎样。易地而处,才能知己知彼。

耶律辰凝眉,“若我是他,此刻是大好机会,定然要置皇叔于死地,如此才能消磨他在鹰师中的威信。只是,该如何杀死皇叔,才算是名正言顺呢?”

“德王爷,死定了。”叶贞一开口,耶律辰便沉默不语。

见状,叶贞继续道,“与其去想耶律楚怎么杀人,不如你好好想想,如果德王爷真的要死,你能做什么?朝廷上议论纷纷,有人想德王爷死,但也有人想要他活。要他死的,是耶律楚的人,但要德王爷活的,应该就是德王爷的党羽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鹰师你是碰不得的,否则连太后都会视你为眼中钉,所以你现下可以做的,就是收了德王爷的部下。手底下有了人,才好办事。这些人,大多跟着德王爷很久,即便在鹰师内部也是有些威慑力。反正德王爷是死定了,你便做做样子就是。私底下的事,我来帮你打点。”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耶律辰定定的看着叶贞良久,“忽然觉得,若你是个男子,身为你的对手,会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。”

叶贞摇头,“下辈子吧!”

望着耶律辰缓步走出房间,叶贞的面色愈发黑沉。

她没有告诉耶律辰,让他联合朝臣保住德王爷,只是为了让耶律楚感到威胁,更快的对德王爷下手,反倒会让德王爷死得更快。

但德王爷不死,朝堂上没有实权涌动,这一场较量,就不算真正的开始。

只有耶律德死了,那些权力才会重新分配,耶律辰才能抓住时机,真正走上夺权之路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