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3.萧太后有请!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耶律辰这厢刚走,不多时却又折返回来,容色微恙,“后宫来人了,说是母后病情反复,让你去一趟。ziyouge.com”

叶贞眉目微垂,“只我一人?”

身后,太后的随身婢女阿木尔走了出来,“是!”

嘴角微扬,叶贞颔首,“我去拿药箱。”

“我陪你去!”耶律辰哪里能放心让叶贞一人独往。

他倒不是担心轩辕墨,他担心的是耶律楚。万一叶贞一人入宫,碰见了耶律楚,那是逃都来不及的。

耶律楚素来心狠手辣,若是要留下叶贞,那也是百般借口。

一旦留下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十三爷是不放心阿木尔,还是不放心太后娘娘?”阿木尔行了礼,“请十三爷放心,阿木尔一定安安稳稳的将叶大夫带回来。”

之所以称叶大夫,是因为太后原就没有答应耶律辰与叶贞的婚事。

虽然耶律楚答应了,但太后还是太后,阿木尔是太后的人,自然以太后的意思为主。

叶贞眸色微凉,拎起药箱,“十三爷放心就是,不过是去给太后娘娘诊治,费不了多少时间。阿木尔,走吧!”

阿木尔颔首,领着叶贞便往府门外去。

“可是……”耶律辰一把拽了叶贞在一旁,睨一眼前面的阿木尔,“皇兄若然看你孤身一人,难保不会动邪念。我若不在你身边,你岂非羊入虎口?”

“有太后娘娘在,她不会让我有事。”叶贞按了按耶律辰的手,“你别忘了,药方在你手里,太后娘娘的命何其珍贵,哪里舍得让我损伤分毫?”

尤其是现在局势动荡,太后的命关系着戎国的天下。

难得叶贞让太后的病有些起色,此刻又怎么会让叶贞落在耶律楚的手里。

掸落耶律辰的手,叶贞跟着阿木尔走到府门口,回眸时,耶律辰焦灼如火的眼睛死死盯着她。

阿木尔轻笑,“十三爷便如此舍不得叶大夫吗?既然是太后娘娘的懿旨,奴婢一定会把叶大夫完完整整的送回来。”

耶律辰颔首,“路上小心。”

叶贞轻笑,阿木尔果然是太后的心腹,一句太后娘娘的懿旨,既安抚了耶律辰,也暗喻不会让任何人碰她。且看阿木尔三十左右的年岁,一番话说得老成稳重。可见太后娘娘教导有方,是个绝对不容小觑的女人。

然上车的瞬间,叶贞陡然察觉阿木尔垂眉时,眼底掠过一丝阴戾之色。心下一怔,竟有种隐隐的不安。

然事已至此,她是非去不可。

太后懿旨在,岂容抵抗。

上了车,马车缓缓朝着石国而去。

待马车走远,耶律辰扭头看了管家一眼,“吩咐下去,密切注意。不得让叶贞离开探子的视线半步!”

管家颔首,“是。”

极不放心的望着远去的马车,耶律辰眼底的光渐渐冰冷。

叶贞撩开车窗帘子的时候,瞧着马车并非按照原有的路线行走。撇开正门,从侧门而入,尽量走僻静之地。

是太后真的反复故而不愿让人知晓病情?

还是故布疑阵,意欲何为呢?

入了侧门,叶贞下车,复而随着阿木尔又上了另一辆马车。原有的马车则朝着相悖的方向行驶,渐行渐远。

车子不是朝着太后寝殿而去,等着马车停下来,阿木尔撩开了帘子,“叶大夫,下来吧!”

叶贞钻出马车,抬眼便看见“月影风荷”四个字。

下了车,叶贞环顾四下,此处僻静无比,如今夜幕将至,安静得教人有些脊背寒凉。

“有劳姑娘。”叶贞点了点头。

阿木尔笑了笑,引着叶贞踏入,“这里原是先帝专门为太后娘娘造的园子,位于石国最偏僻的一角,寻常不得有人踏入。否则,是要处死的。”

“先帝与太后娘娘,果然是鹣鲽情深!”叶贞一边笑着回答,一边不动声色的查看四周的环境。

景色雅致,安静无尘,四周空寂无人。

走在回廊里,整个园子,叶贞随着阿木尔一路走来,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,不由的心头一沉。她忽然想起了大彦朝的冷宫,那个藏满了鬼卫的阴幽之地。外头看着空寂无人,实则杀机四伏。

越安静的地方,越危险。

“你莫担心,我早已事先打发了人,不会有人靠近。故而也不会有人发现,你来到石国。”阿木尔笑着开口。

叶贞报之一笑,“多谢姑娘妥善安排。”

实则内心微颤,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什么叫不会有人靠近?什么叫不会有人发现你来到石国?那意思就摆在叶贞的面前,旁人听不懂,她却是听得懂。

意思很简单,今日她能不能活着回去,无人可知。若是她死在这里,那也不会有人找到她。

一语双关,阿木尔也不是泛泛之辈。

叶贞面带微笑,眼底却是平静无波澜。

不远处有个湖心小筑,顺着九曲廊桥走过去,便是一座木制的亭子。

白色的帷幔被风吹起,四处翻飞,一眼望去,洁白的颜色格外触目。

沿着九曲廊桥,叶贞眸色微恙,盯着前头领路的阿木尔,眼底的光寸寸冰凉。

“太后娘娘,叶大夫来了!”及至亭子前头,阿木尔在外头喊了一声,也不行礼,直接就进去。

叶贞眉目微垂,行了礼,“叶贞参见太后娘娘。”

帷幔里头,传来低沉的声音,“进来吧!”

音落,叶贞起身,看一眼外头摇晃着的宫灯,夜幕沉沉,阿木尔已经点燃了左右的宫灯,让整个亭子越发诡异惊悚。

白色的帷幔,就像夜里的无常,撩动着迷人的素色,却随时都能拉人下地狱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缓步走了进去。

亭子内,香气撩人,墨狐软榻上,侧卧着一个女人。

听闻太后年约四十开外,但眼前这个女人,因为保养得宜,看上去也只有三十左右。面色微白,身体虚弱,竟为她平添了几分风韵。

身上盖着一条柔软的波斯毯子,萧太后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,眼底的光瞬时冰冷无比。

阿木尔上前,搀了萧太后起身,半靠在软榻上,“太后娘娘,叶大夫来了。”

叶贞重新行礼,“参见太后娘娘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