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5. 难道你没发现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眼见着叶贞俯首帖耳,萧太后也是个明白人,自然不必多说。ZIYOUGE.COM

便听着阿木尔道,“太后娘娘,叶大夫出来时日不短了,还是莫要让十三爷担心才是。”

闻言,萧太后颔首,“既然如此,叶贞你便退下吧!”

叶贞行礼,“太后娘娘放心,叶贞一定谨遵太后娘娘的吩咐,绝不会让十三爷损伤分毫。但凡敢损伤十三爷的,叶贞也决意不会放过!宁可错杀,绝不轻纵。”

“很好!”萧太后要的,就是叶贞这句话。

阿木尔领着叶贞往回走,还是那条九曲廊桥,还是那个寂静的回廊。

“太后娘娘所言极是,叶大夫可要好生考虑。虽说十三爷答应娶你为十三王妃,但也该懂得,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。”阿木尔没有转身,只是边走边说。

叶贞望着阿木尔的背影,轻笑一声,“这是自然。太后娘娘一席话,宛若醍醐灌顶。以后在太后娘娘跟前,还望姑娘多多提醒,免得叶贞错漏了什么,惹了太后娘娘不悦。”

阿木尔顿住脚步,扭头看着叶贞,“你委实是聪明至极。”

说完这句话,阿木尔便不再言语。

叶贞坐上了马车,原途返回。

回去的时候,耶律辰还站在门口翘首等着,看了看夜色,心里不断掐着时辰。

马车在亲王府门前停下,耶律辰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,一把撩开了车帘,看着叶贞完好无损的坐在里头,这才会心一笑,“回来就好。”

叶贞稍稍一怔,这种容色,熟稔得如同夫妻。

但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是夫妻!

那一刻,叶贞忽然觉得对耶律辰何其不公,他明知自己只是利用,却还是迎了上来。这一份焦灼与担忧,并非虚假,乃是真心实意的。

眼底的笑意清减了一下,叶贞走出车子。

耶律辰搀着她,笑得释然,这才问道,“母后的身子如何?”

叶贞笑了笑,“旧疾罢了,许是夜里着了风。十三爷放心,如今已经没事了,否则我如何能回来。”语罢,叶贞看着一侧的阿木尔,“多谢姑娘送我回来。”

阿木尔轻笑,“这是应该的,否则十三爷岂非要闯宫?”

“岂敢岂敢。”耶律辰笑着摇头,“母后身边尚需有人照顾,阿木尔你还是赶紧回去吧!”

“十三爷这是念着叶大夫……哦不,是念着十三王妃刚刚回来,打算小聚一番么?若是如此,那阿木尔先行告退!”阿木尔笑着转身。

叶贞不说话,一直保持着微笑。

她看着阿木尔上了车,马车渐行渐远,眼底的光渐渐暗淡下去。

不但叶贞变了脸色,连车中的阿木尔也换了容脸,一双冷厉如鹰隼的眸子在黑暗的马车内灼灼其华,绽放着冰冷无温的颜色。

“怎么了?”耶律辰握住她冰凉的手。

叶贞回过神,缩回了手,清浅道,“没事。”

“你的面色不太好,可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耶律辰不是傻子,叶贞的心思惯来沉冷,不会轻易教人看出来。但相处了这么久,他当然明白,叶贞越是冷静,就证明真的出了事。

闻言,叶贞扯出一丝勉强的笑。

门口的灯笼散着微弱的光,让耶律辰平添了几分朦胧俊色。

见叶贞不说话,耶律辰苦笑两声,“你每次说没事,其实就是有事。若你不方便说,我便不问。”

“进去再说吧!”叶贞垂了眉目,转身进门。

及至凌烟阁,看见熟悉的房间,叶贞才算稍稍舒缓了面色。烛光下,一双微凉的眸子,有着锐利的颜色,“十三爷不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?那我现在便告诉你!太后娘娘已经答应赐婚于你我。”

耶律辰一怔,“母后答应了?”

原先太后一直称病,对他的折子可谓是推了又推,如今却突然召见叶贞,答应了赐婚。这其中定然有什么缘故,便是傻子也能看出来。

“是!”叶贞点头,目光沉冷,“但是……太后虽然没有直言要另立新君,言下之意却十分清楚。她要我盯着你,不许你有分毫的心慈手软。这代表着什么,你比我更清楚。”

耶律辰颔首,“她想让我顶替皇兄,又念着我素来顾及兄弟手足。果然是一副好棋,竟让你无端做了棋子。”

“宫闱本就是一副棋,谁都是棋子。”叶贞低低开口。

她这一路走来,当了一路的棋子,甚至连弃子都做过,还有什么可以计较的?

走来走去,又回到了老路子,又回到了原来的宫闱厮杀。

可是她没办法,先是复仇,而后是夺权,现在还是夺权。

只要有人的地方,就一定会有争夺。

“母后还有说什么吗?”耶律辰低低的问,被人处心积虑的算计,诚然是不好受的。

叶贞抬头看他,“难道你就没有发现吗?”

“发现什么?”耶律辰一怔,忽然心里莫名的不安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看出他略显惊慌,叶贞看了看紧闭的门窗,这才幽然道,“你没发现今日的阿木尔与寻常不同吗?”

耶律辰凝眉,“有何不同?”

“我曾替太后娘娘诊脉,她的腕色如何,我心知肚明。见到太后娘娘的时候,我发现太后娘娘的腕色有些异常,于是我故意下跪,趁着阿木尔搀我的时候,顺手拂过了她的腕脉。容颜可假,脉象却是骗不了人的。!”叶贞凝眸,“走的是太后,见的其实是阿木尔。”

心下咯噔一声,耶律辰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怎么,十三爷口口声声母后,却连自己的母后走过跟前也不认得?”叶贞轻笑,眼底带着几分冷冽,“萧太后装成了阿木尔,来试探你对我的心思,如今她看见了,所以才给了阿木尔暗示,赐婚你我。”

“想不到……连母后都不信任我。”耶律辰顿了顿,坐在那里眸色微沉。

“宫中生存,本就没有什么信任可言,亲生母子尚且心有嫌隙,何况你们还不是亲生母子。太后如今中毒未解,耶律楚虎视眈眈,她会这么做也是情理之中。一个人女人,要在宫闱中生存,其实比你们想象的,都要艰难!”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耶律辰扭头看她,“你原先也是如此吗?”

心头微怔,叶贞笑而不语,眸色微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