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7.妻与女,少主人要哪个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如何?”慕风华低低的开口,眼角微扬,飞扬的眼线妖媚入骨。ZIYOUGE.COM

青龙飞身落在慕风华的身后,单膝跪地,“回少主人的话,已然将消息送回大彦,千岁爷和皇上都知道了。”

慕风华颔首,顿了顿,仿佛犹豫了一下,“公主府有消息吗?”

闻言,青龙垂了眉目。

“说!”慕风华陡然愠怒。

他素来知道东辑事的行事作风,四大杀神,果断干练。除非受了命令,否则不会这般吞吞吐吐。若说是受了命令,那唯一的可能,自然是慕青。

千岁爷的命令,四大杀神是绝对不会违抗的。

抵死都不会悖逆。

青龙不语,依旧跪在那里,眉目间不见一丝惊惧之色。

四大杀神其实与慕风华,在东辑事的地位几乎是平等的,只不过慕风华是慕青的义子,故而略略高上一筹。

“是义父不让说?”慕风华凝了眉,指尖轻轻掠过鬓间散发。

“千岁爷让属下问少主人一句话!”青龙终于开口。

慕风华眉眼斜挑,“什么话?”

“妻与女,少主人要哪个?”青龙这话一出口,慕青一脚便踹在他的肩头,直接将他踹翻出去甚远。

这一脚,慕风华用了十足的内劲,青龙却是分毫没有动气。

到底慕风华是少主人,慕青有命在先,青龙是断断不敢跟慕风华动手的。

“谁敢动她们,我要谁的命!”慕风华冷然厉喝,眸光阴戾如刃。

青龙嘴角溢着血,忍着体内翻滚的血气,依旧跪在那里,“千岁爷有命,少主人,要哪个?”

昂起头,慕风华眸色肃杀,“两个都不能少。”

闻言,青龙抬头,眼底的光淡了一下,“千岁爷知道少主人会这么说,是故让属下得到答案后,再来告诉少主人真相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慕风华面色冰冷,死死盯着青龙微白的面色。

忍下喉间的血腥,青龙依旧毕恭毕敬,“千岁爷说,公主早已离府多日,如今去向不明。少主人若是能完成使命,自然可以看见完好无损的小公主。否则……”

“否则什么?”一声低喝,慕风华浑身轻颤。

“叶贞是怎么做上贵妃之位的,就让小公主也重新走一遭。从冷宫开始,从容颜尽毁开始,慢慢熬。”青龙说这话的时候,明显感觉到前方传来的肃杀之气。那种来自骨子里的冰冷凄寒,顷刻间蔓延开来,让他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杀神也跟着颤了颤。

一掌击碎了殿前的吞金稳兽,慕风华双目染血,“他敢!”

“千岁爷的话,少主人最好深信不疑!”青龙垂首。

这是事实,慕青惯来是个说得出就做得到的人。他既然敢这么说,定然是有了十足的把握。而所谓的把握就是:雪儿小公主,如今就在慕青的手里。

可是离歌……离歌离府?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?

慕风华整个人都陷入冰冷的地狱,那种撕心裂肺的焦灼,让他容色微白,眸色宛若黑夜般幽暗无光。

离歌离府,势必追随他而来。

可是为何她不来找他?

是还未赶到?还是此刻就在某个角落里蛰伏?

离歌的武功出奇的高,若不是产子后虚弱,想来无人敢动她分毫。只是慕风华不明白的是,为何离歌舍得下自己年幼的孩子,也要随他身赴险境?难道他的一片苦心,她便如此不明白?

不,她惯来是明白的,只是她那性子……

唉……彼时就无人能奈何得了她,如今怕是更没办法。

但……慕风华顿了顿,若是离歌来了大都,她会做什么?凭着自己对离歌的了结,离歌一定会去找叶贞,至少也会跟叶贞汇合谋划。那么……

眸色一沉,慕风华肃正了容颜,冷了声音,“派人盯着叶贞,不许惊了她身边的鬼卫,退避三舍这个道理,可明白?”

青龙行礼,“明白!”

“滚!”慕风华拂袖,一股子的怒火冲天。

谁敢动他的妻儿,谁就是他的敌人。

然,雪儿在慕青手上,慕风华如今也是鞭长莫及。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至少在使团归国之前,慕青不会动他身边的人,一根毫发。

何况还有风阴在,他岂能置之不理。

到底有雪儿也是他嫡亲表侄女,岂能任人宰割。

站在黑暗中,慕风华心中盘算着。这几日他已经让人将石国的地形图画得清楚,而后自己也摸索着去过几座庭院,知道了轩辕墨的住处。

然想起早前轩辕墨对自己的算计,慕风华又有种想要看戏的冲动。轩辕墨不是心思缜密,不是算计多端吗?这一次,到底要玩什么花样?

否则他入宫这么久,轩辕墨早该派人来跟自己接头。

今儿个夜里,他倒要看看,轩辕墨……玩的什么花样。早点将他与叶贞带回去,也算早点了结这档子破事!

身后,夏侯舞探出脑袋,“喂,你是不是要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?”

慕风华回头,冷睨她一眼,“滚回去!”

“你才用滚的!”夏侯舞反唇低斥,“我可警告你,别玩什么花样,如果你敢伤害叶贞他们,我铁定不饶你!”

闻言,慕风华眉眼微挑,那飞扬的眼线在黑暗中尤为惊悚。他一步一顿走向夏侯舞,眼底的利光宛若要吃人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你是聋子吗?说得那么清楚还听不见!”夏侯舞站在那里冷冷的盯着他。她可不是十多岁的小女娃,看见慕风华摆一摆威风就会吓个半死。她可是夏侯舞,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惯了。

眼见着慕风华步步逼近,夏侯舞扳直了身子,“怎么,你还能吃了我?”

夏侯舞一低头,看见慕风华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,当即便歪着脖子笑了两声,“你信不信我拿绝招对付你?”

慕风华嗤冷,“我说过,若你敢轻举妄动,我会毫不犹豫杀了你!”

“是吗?”夏侯舞一步一顿退入殿内,开始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往外扒,“我倒要看看,如果离歌看到这样一个我,不知道会不会宰了你!哎呀,居心不良,男人嘛……就该狠狠收拾一顿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夏侯舞已经脱得只剩下身上的寝衣。

慕风华的眼神狠狠剐过夏侯舞脸上的得意,当下咬牙切齿,“算你狠!”

纵身轻跃,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夏侯舞嘬着嘴,唧唧歪歪的朝着寝殿的床褥走去,“跟我斗,哼……看离歌弄不死你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