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8.慕风华入局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夜幕沉沉,慕风华在石国屋顶快速飞窜。ZIYOUGE.COM

黑暗中,环顾四周,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。

算了,还是想找到轩辕墨再说。

身子如流云般轻盈,缓缓落在轩辕墨的荣华殿外头,长袖轻拂,适当的拂去肩头尘埃。脚尖轻点,缓步走进荣华殿。

谁知刚到院子里,陡然窜出一道黑影。看衣着,应该是玄武。

然……

不等慕风华开腔,玄武竟然挥剑相向。

“放肆,不长眼睛的狗东西,没看见我是谁吗?”慕风华低喝,指尖轻弹,一下子震开玄武的冷剑。纵身轻跃,灵巧避开。

哪知道刚转身,玄武的冷剑再次袭来。

说时迟那时快,慕风华长袖轻拂,一掌拍在剑面上,冷剑在黑暗中发出嗡声长鸣。

眸子迅速扫过四下,慕风华自然明白,这样的状况下,委实不宜硬战。忽然飞身,直奔轩辕墨的寝殿而去。

明亮的烛光下,轩辕墨左右手博弈。

刀斧雕刻的五官,在昏黄的光晕之下,有着教人无法捉摸的深邃与冰冷。一双无温的眸子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眼前的棋盘,好似外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,他所关心的,只不过是黑白棋子间的较量。

薄唇微抿,眉目如画,有着与生俱来的冷贵与尊华,便是不言不语,也足以惊心。

殿外头,玄武与慕风华纠缠不休。

招招带风,就是缠住慕风华不让他靠近寝殿半步。慕风华委实没有想到,玄武的武功如此之高。但转念一想,自己的武功废去了半数,如今被玄武缠得无法脱身,也是情理之中。左不过他不明白的是,何以玄武奉了自己的命令来保护轩辕墨,如今反倒刀剑相向?

其中,莫非有什么变故?

黑暗中的玄武,黑纱蒙面,一双锐利如鹰隼的眸子带着刀子般的冷冽。

“玄武,你疯了吗?”慕风华嗤冷,只能看着那窗口处倒映出的人影,轩辕墨就在里头,他却根本无法靠近。不但如此,他甚至连脱身离开都已经不能。

玄武的剑,就像灵蛇出洞,更似一种阵法,将他死死缠着,根本无法施展功夫。

玄武依旧不做声,剑招变化多端。

轩辕墨还是轩辕墨,从容镇定,那张俊朗的面庞上没有半分颜色。一子落定,输的或是赢的,都只有他一个人。

他便是这样的人,不管输赢,都在自己的手里,牢牢紧握。

敛了眉色,轩辕墨嘴角微扬,这才慵慵懒懒的望着窗外,薄唇微启,“是时候了。”

端起桌案上的茶杯,里头的茶水早已凉透,如今半分茶香都没了。

凝了眉,轩辕墨轻叹,目光冷冽,“人去茶凉,不要也罢!”

音落,忽然将杯盏丢在地上,顷刻间发出清晰的陶瓷碎裂之音。仿佛早有安排,又或者说,是早就料到了慕风华会来。

杯盏落地的瞬间,登时有无数的火炬灯笼,晃动着明晃晃的光亮,涌入荣华殿。原本黑暗无光的荣华殿内,霎时恍如白昼。

慕风华的面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,他千算万算,万没料到轩辕墨会来这一招。

这是要做什么?对付他?还是别有所图?

轩辕墨……

慕风华咬牙切齿,“混账东西!”

那一刻,慕风华忽然觉得,有种被人背后捅刀子的感觉。这种被背叛,被出卖的愤怒,让他原本风华无限的容脸,顷刻间扭曲起来。长袖轻拂,指剑狠狠划过玄武身前,与冷剑碰撞,发出清脆刺耳的鸣响。

火炬越来越多,不消片刻,已经将这里团团包围。

慕风华俨然成了笼中鸟,插翅难飞。

将棋盘中的黑白棋子,粒粒分开,分别装入棋盒之内。轩辕墨不紧不慢的起身,宽敞的袍子逶迤在地,眉目将平生几分妖异的颜色。

但这种容色与慕风华的入骨妩媚却是截然不同的,轩辕墨的妖异,冷冽孤傲,那是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,只一眼便能让人望而生畏。

缓步走到门口,轩辕墨嘴角微扬,“慕大人,恭候多时了。”

“轩辕墨!”慕风华切齿。

玄武趁机飞身而起,稳稳落在轩辕墨身前,冷剑横立,不许任何人靠近一步。

轩辕墨低眉笑了两声,眼底却没有半分笑意。环顾四周,明晃晃的火把,映着慕风华那张倾世的容脸,一双喷火的眸子几欲染血。

“你笑什么?”慕风华攥紧拳头,冷哼两声。眸色微恙,飞扬的眼线,有着凌厉的杀气。

“有人不够聪明,但有人自作聪明。不知这两者之间,慕大人属于哪一种?”轩辕墨慢条斯理的走下台阶,就站在慕风华的面前。那种近如咫尺,却陌生无比的感觉,让慕风华骤然凝住了眉目。

不对劲!不对劲!为何他瞧着眼前的轩辕墨,如此陌生?

一贯的轩辕墨,沉稳至极,但是眼前的轩辕墨却带着几分嚣张恣意,反倒没有以前那种隐忍深沉。是因为环境的改变?还是心性发生了逆转?

长袖轻拂,慕风华一改方才的愠色,转而妖娆妩媚。

微光下,慕风华容色倾城,嘴角笑意清浅,“怎么,丞相大人这么大的架势,就是为了迎我吗?不过如此也好,你这阵势,我倒是受得起!”

“这倒是。”轩辕墨轻笑,却让慕风华眼底的颜色深了几分。

慕风华嗤笑两声,“想来丞相大人早就料到我回来,故而这般阵势,可不单单是为了迎我吧?我这人没别的毛病,就喜欢不请自来。只是……能不能留得住我,倒要看你的本事!”

轩辕墨摇着头,一步一后退,“只怕要留你的不是我,是狼主!”

音落,荣华殿的门口登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紧接着是耶律楚高昂的声音,“想不到一国时节,也会做这种夜探宫格之事。”

慕风华骤然扭头,冷冽的眸子霎时寒凉如霜雪。

回廊尽处,耶律楚快步而来,嘴角挂着凉薄的笑意。眼底的光,死死盯着慕风华冰凉无温的脸。那一刻,慕风华在耶律楚的眼底,看到了胜利的喜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