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9.挟持耶律楚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眸敛月华,慕风华沉冷不语,兰指轻轻掠过鬓间散发,这是一种危险的预兆。ziyoUge.com早年在大彦在司乐监,他便是如此的性子。

越冷越安静,就会越危险。

“狼主!”轩辕墨点了头,表示行礼。

耶律楚站在明光处,看一眼被团团围住的慕风华,“使节大人半夜不就寝,如今却出现在丞相的住处,不知是何用意啊?”

慕风华冷笑两声,眼线飞扬,“是何用意?这就要问狼主您。这么多人齐刷刷的过来,是打量着对付我,还是过来看热闹的?”

这话一开口,耶律楚当下愣了片刻。

轩辕墨嘴角微扬,“慕大人何其雅兴,午夜到访,我这厢什么都没有,不知慕风华可有什么喜好,下次来的时候,我好提前备着。”说完,又是低头哂笑,“我原就与狼主打赌,说是夜观星象,今夜会有不速之客。想不到来的却是贵客……”

“贵客?”慕风华嗤笑两声,“怎么丞相和狼主,就是这样待客的?”

“若是大大方方进来,那自然是贵客,可是不请自来……慕大人该如何解释?”轩辕墨就是轩辕墨,一句话就把局面瞬时逆转,冲回了被慕风华避开的话题。

慕风华眸色一沉,“我素来喜欢夜里行走,如今来了戎国,自然是想多走走多看看。然戎国朝堂之事如此之多,你们无暇顾及于我,那我只好自己来。谁知这便是丞相的住处,最多是叨扰,所谓不速之客,未免言过其实。”

“慕大人不是特意来找我的吗?”轩辕墨冷笑。

闻言,慕风华心神一震,陡然凝着轩辕墨依旧没有波澜的脸,心下忽然有种诡异的错觉。好似眼前的轩辕墨并非自己所熟识的大彦朝帝君,此刻的轩辕墨,真的是与耶律楚狼狈为奸的丞相。

一样的容色,却是不一样的心肠。

轩辕墨字字诛心,诚然是冲着他来的。

言语举止之间,不留给他半分余地。

这种对峙的局面,绝非刻意为之,看轩辕墨从容镇定的模样,分明是一场局,一个圈套。而慕风华,不知不觉中就成了瓮中之鳖。

那一瞬间,慕风华忽然想起了那个血色的下午,那场虚伪的赐婚。

彼时的轩辕墨,就是个设局的高手,如今……难道真的换了心智,却用这种算计,掉转头对付自己?

如果真是这样,那自己今夜算是彻底的自投罗网。

心头这样一想,慕风华整个人霎时变得森冷起来,锐利如鹰隼的眸子死死盯着轩辕墨。他想知道,到底怎么回事!

脑子里嗡的一声,慕风华忽然用一种极度诡异惊惧的眸色看着轩辕墨。该死……难道是……血池……

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慕风华随即变了口吻,“丞相大人好兴致,半夜也要博弈。只可惜我没这番功夫,既然阁下不欢迎,那就当我没来过。告辞!”

语罢,慕风华忽然飞身。

轩辕墨睨一眼玄武,玄武登时腾跃半空,冷剑硬生生将慕风华劫了下来,重新打回地面。军士们随即围拢上来,将慕风华围得水泄不通。

若不是散去半数功力,慕风华哪里会沦落到今日的下场。

“你们想做什么?”慕风华冷然,已然动了杀意。

耶律楚笑了笑,一双深浅不一的眸子,一直落在慕风华倾世的容脸上。那种眼神,几乎要将慕风华撕裂。

“我最恨别人盯着我看!”慕风华脚下飞旋,鹰爪直抵耶律楚而去。

他是谁,此刻一想起那血池,便瞬间明白自己已经走不了。既然走不得,那谁都别好过。他若不惬意,便要所有人都跟着倒霉。

这才是慕风华!

说时迟那时快,许是众人不防备,慕风华兰指拂袖,登时将耶律楚身边的人全部震开。脚尖落地,他已经不偏不倚的扣住了耶律楚的脖颈。嘴角似笑非笑的颜色,衬着他飞扬的眼线,愈发的张扬跋扈。

轩辕墨手一拦,玄武的剑顷刻间咣当归鞘。

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
“怎么,还想留下我吗?”慕风华冷笑着,眉目间浸染血色。

“你想怎样?”耶律楚倒吸一口冷气。慕风华的指尖正扣着他脖颈气管与动脉,只要他用力,耶律楚就能毙命当场。

慕风华斜睨身前的耶律楚一眼,幽然低语,“不想怎样,只是想借一下狼主的性命,不知狼主肯与不肯?”

耶律楚到底也是一国之君,如今被人挟持,脸面上过不去不说,自己的君威何在?然……还是性命要紧!思及此处,他急忙睨一眼轩辕墨。

但见轩辕墨抬手,周旁的军士随即退出院子,但将四门都封闭得严严实实,就连一只苍蝇也不容放过。玄武领命退下,偌大的园子里,就剩下轩辕墨,从容不迫的应对,挟持耶律楚的慕风华。

“你可知你一动手,就走不出这个门?”轩辕墨不紧不慢,一步一靠近,脸上一如寻常的平静无波澜,“大彦朝的使节,竟然对戎国的君主动手,你可知道意味着什么?说小了,不过是我们三个人的事情,说大了……那就是两国开战。慕大人,还是考虑清楚的好。”

慕风华冷笑,“你以为这么说,我便怕了吗?如今你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打量着还能赤手空拳从我手里夺人?”

轩辕墨低眉冷笑,“难道慕大人就不考虑一下公主的安全?”

笑容戛然僵住,慕风华眸色一沉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从慕大人进入这个院子,就该明白,你的一举一动事关朝廷,还有公主的身家性命。慕大人若是要走,那倒也容易,只是这公主嘛……”轩辕墨邪冷的笑着,眸色诡谲。

“公主怎么了?如今我便站在这里,看谁敢动我一下。哼……打量着大彦无人是吗?今日谁敢碰我家男人一根毫发,我便要谁死无葬身之地。”一声厉喝,伴随着门口军士噼里啪啦的倒伏声响。

下一刻,离歌大摇大摆的走进来,华贵无比的公主裙逶迤在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