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0.废一双眼睛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人未至声先至,明晃晃的宫灯之下,一道倩影快速移动,身后紧跟着大彦朝的宫婢。ZIyouge.com军士们齐刷刷上前拦住,兵刃寒光,冷光说说。

所有人都看向门口,那个华贵无比的大彦朝护国公主。这一身闯宫的勇气,委实衬得起她护国公主的名号。

“滚!”离歌眸色一沉,眼中光色冷戾。

然这里是戎国,不是大彦朝。任凭她空有公主的名头,如今御林军悉数在外,远水救不了近火。

眼见着身前无一人堪与撤退的模样,反倒一个个将她围困在内,这副模样,就像猛兽看见了食物,恨不能分而食之。

嘴角微扬,离歌睨一眼不远处的三人对峙,长袖轻拂,“怎么,狼主打算一辈子被挟持吗?如此这般,可是好受?”

那头,三人沉默不语。

慕风华的瞳孔缩了一下,该死的夏侯舞,这个时候出来作甚?明知是龙潭虎穴,还要闯,如今不但帮不上忙,许是还会成为自己的累赘!

这般想着,慕风华眼底的黯淡越发深沉了几分。

睨一眼身边虎视眈眈的军士,离歌忽然纵身飞跃,长袖拂过,眼前的军士顿时全部震飞,顷刻间七零八落。

嘴角微扬,那是一抹惯有的冰冷,离歌哧然,“我劝你们最好离我远点,否则……”眸中寒光乍现,身后有军士持刀砍来。

电闪火石间,一道无形的内劲陡然从离歌的体内迸发出来。

刀光剑影,血色飞溅,身后那人瞬时被撕成碎片,断肢残臂散落一地。而离歌依旧缓步走着,没有转身,没有回头,甚至脸上没有半分犹豫的表情。

那种威势,让所有人都膛目结舌,再也不敢靠近离歌半分。

及至离歌走到耶律楚跟前,众人才回过神来。

轩辕墨抬手,示意众人不许过来。

这般高深的功夫,便是所有人都围过来,又能改变什么?

慕风华眼底的光慢慢汇集到一处,他忽然明白了什么,尤其对上离歌的眼睛,嘴角陡然扬起会心的笑意。不同于原先,而是那种略带凄婉,喜极而泣的笑。

没错,是她。

离歌眉目微扬,睨一眼轩辕墨,而后慵慵懒懒的走到耶律楚跟前,绕着耶律楚走了一圈。摆了摆手,“慕慕,你松开他,我有话问他。”

这世上,能唤慕风华为慕慕的,唯独离歌本人!

慕风华随意松了手,仿佛松了口气,继而握住了离歌的手,定定的看着她良久。

离歌轻笑一声,“你的账待会跟你算,现在……”睨一眼面前站着的轩辕墨与耶律楚,离歌嗤笑,“怎么,你们不想给我一个交代吗?”

“什么交代?”耶律楚冷色。

“这是大彦朝的驸马爷,是我夫婿。你们扣着人不放,是何道理?这般阵仗,可是要交战?若然如此,我不妨告诉你,云幽城一战,你能输一次,就能输第二次!别怪我没提醒你,当日的情景如何,你心知肚明。”离歌拂袖,当日她可是看着戎族败北的。

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,怕是寻常人也难以说出,何况是一介女子。

但离歌是护国公主,自然另当别论。

离歌挑眉,“怎么,狼主不记得我了?当日贵妃跳下城墙,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。不瞒你说,我能来这里,自然是皇兄有了万全的准备。你若敢轻举妄动,别怪我手下无情!”

扫一眼身后蠢蠢欲动的军士,离歌眸色肃杀,“就你这些人,别说动我,连三舍之内都无法靠近。你信不信?”

语罢,离歌嘴角微扬,一双锐利的眸子盯着耶律楚头顶上的宫灯。脚下一跺,宫灯霎时四分五裂,烛油溅到耶律楚身上,惊得耶律楚连连后退。

轩辕墨眉色微动,玄武从天而降,瞬时挡在耶律楚身前,护着耶律楚退到一旁。

“是你!”耶律楚终于认出,离歌便是当日叶贞身边的随婢。并且他还发现一件更为恐怖的事情,在使团之中,他一直以为是青龙与慕风华的武功最好,如今却是错了。偏是那个不动声色的公主轩辕离,才是真正的狠角色。

她这一人功夫,足可匹敌这里的所有人。

“认出来就好。”离歌颔首,终于走到了轩辕墨跟前,“像!真像!你这脸与我皇兄倒是很像。不过……假的就是假的,真的假不了,假的也真不了。丞相大人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就好比公主?”轩辕墨反唇轻笑,面不改色。

离歌挑眉,不置可否,只是拂了拂袖子,“你要是这么说,那就算是吧!”

环顾四下,寒刃利利。

深吸一口气,离歌忽然道,“既然狼主不欢迎我们,那我们只好回国。明日我们便会启程,至于其他事宜,还是等着我朝正式接洽吧!此外,狼主最好记得,君是君,臣是臣。狼主签下了协议在先,还是莫要自毁长城。”

轩辕墨冷笑两声,“公主这话未免言过其实,戎国虽然战败,被迫签下协议。然国终究是国,岂可任人凌辱?”

“凌辱?”离歌转身,眼底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。

耶律楚心神一震,这双眼睛里,满是冰冷的嗜杀。绝不似叶贞的沉冷,轩辕墨的无波无澜,慕风华的妖媚入骨。

“说起凌辱,我倒是忘了!”离歌冷笑两声,“我们家慕慕最讨厌除了我之外的人,盯着他看。不过呢,总有人不知死活,总要来触霉头。我这厢又是心慈手软,下不去狠手。不知狼主可有什么好办法?抑或丞相大人,有什么好提议。”

“废一双眼睛就好!”轩辕墨冷然。

离歌赞同的点头,双眸死死盯着耶律楚,忽然长袖轻拂,惊得耶律楚连连倒退。

谁知一声哀嚎惊破苍穹,耶律楚身前的一个军士被离歌当场剜目,鲜血淋漓的画面连男子都面色巨变。

低眉望着手心里血淋淋的一对乌眼珠子,离歌随手便丢在耶律楚跟前,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受惊了!慕慕,我们走!”

长袖轻拂,当着所有人的面,离歌一身凌然,明目张胆的带着慕风华离开。

其实慕风华与离歌都知道,这个局根本是为了慕风华设计的。

但离歌是谁,她的男人,岂容旁人染指分毫!

走在幽暗的宫道上,离歌突然顿住了脚步,转身瞬间被慕风华一把抱住,死死拥在怀里,“我就知道你早晚会来!”

黑暗中,离歌眉睫微垂,染血的手微微一颤,只呢喃了一句,“对不起!”

慕风华心神一震,眉头赫然蹙起,心里极度不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