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1.我不能跟你走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慕风华死死盯着离歌的脸,黑暗中,那种熟悉的面孔有着陌生的表情。ziyouge.com

离歌低眉,“为何这般看着我?”

“你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慕风华是谁,惯来混迹宫中,做了这么多年的司乐监掌事。离歌来自江湖,什么事都写在脸上。虽然跟着叶贞学会了隐忍,但是……到底无法做到叶贞的面无波澜。

“你不想知道,我是怎么来此的吗?”离歌沉默了良久才算开口。

慕风华握住她的手,“雪儿呢?”

离歌稍稍一怔,“你还是知道了。”

掌心的力量稍稍加重,离歌低头,看见慕风华握紧的双手,几乎要将他修长的指甲嵌入她的肉里。心下微疼,但眉目间却还是那种佯装出来的平淡,“你想问,就问吧!”

“雪儿是不是在义父的手里?”慕风华这话刚出手,身子便禁不住一颤。

离歌不是不知道,在慕风华的心里,如今也只有她和雪儿,才是他的心头之宝。可是……她该如何开口?当日的事情,她有种一言难尽的感觉。

该从哪里说起呢?

低了眉,离歌深吸一口气,“是!”

“为什么?”慕风华松开她的手,那种微凉的眸子直勾勾的落在离歌没有多大起伏的脸上。

“这个原因你不必知道,不过你放心,有风阴在,慕青是不会伤害雪儿的。更何况他手里还有小梧桐,两个孩子加起来就是江山社稷,他没那么蠢,蠢到自毁城墙。”离歌顿了顿,“只要能带叶贞和皇兄回去,一切都还来得及。”

“什么来得及?”慕风华凝眸看她,仿佛此刻的离歌,陌生得让他有些无法靠近。她似乎欲言又止,又似乎……

“没什么。”离歌笑了笑,“明日就启程回去吧!只要回到大彦朝,你就能见到雪儿。想来有你在,慕青还是肯将雪儿还你的。”

慕风华眉目一沉,“就我一人?阿离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离歌摇头,“慕慕,你相信我吗?”

“我信。”这两个,换做从前的慕风华,是从不肯说出口的。但是今日,慕风华却选择相信离歌,“因为你是我的妻子,我孩子的母亲。”

心头微疼,离歌的眼眶红了一下。

黑暗中,她没有让慕风华看清自己的表情,只是徐徐转过身去,“我不能跟你一起回去,在戎族,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。所以……慕慕,安安全全的回到大彦,好好照顾雪儿,替我侍奉娘亲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慕风华陡然扣住离歌的手腕,“你疯了?”

“我没疯。此刻我比任何人都清楚,我无法告诉你原因,但我想让你知道,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仍然深爱着你,一生一世。”离歌勉强一笑,“好了,我说这个,许是让你惊着。你安心便是,就我这一身的功夫,谁敢轻易动我。我不过是说笑,等我办完事情,马上回家!”

慕风华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“跟我一起走。不管什么目的,我都不会留下你一个人。以前是,现在是,以后也不会改变。”

“我……我用雪儿,在慕青那里换了三个月的时间。我没有时间,你明白吗?”离歌的话带着几分玄机,似乎不愿说明。

“三个月时间?为何要换时间?”慕风华忽然觉得,事情严重了。这背后,到底有什么交易。到底是什么交易,竟让爱女如命的离歌,愿意拿雪儿跟慕青交换?

慕青要做什么?

离歌是不是奉了什么机密命令?

脑子飞速转动,慕风华眼底的光越发沉冷,“你是为了叶贞?”

这世上除了家人,还有只得离歌为其生死之人,那就是叶贞。彼时的月儿,此刻的叶贞,都是离歌的软肋。

所以不难想到,这背后不管有什么目的,都跟叶贞逃不了干系。

离歌看着慕风华,他惯来洞悉她的心思,即便她不说,他也能猜到。

“就是知道你跟叶贞的交情,我才不肯放你来戎国。怕的就是你的不顾一切,却忘了你便是这样的性子,越是不让你来,你越发的坚定。如今……我知道我是拦不住你,但……我必须带你走。”慕风华站在那里,黑暗中双手紧扣,他说什么都不松手。

“慕慕,我不想跟你动手。”离歌犹豫,“你让我考虑一下。”

“先回去吧!”慕风华握紧她的手,将她揽入怀中,大步流星朝着后殿走去。

黑暗的宫道,一如大彦朝的回廊,晃动着明灭不定的宫灯,有着让人痴迷的昏黄与温馨。握住彼此的手,仿佛那一刻天地万物都已经消失。

走进门的时候,慕风华没能看见夏侯舞,也不知这死丫头去哪里了!心头一想,既然离歌穿上了华服,那就证明离歌与夏侯舞照过面了。

夏侯舞,不定在哪里躲清闲。

这样也好,没人打扰他们,不是更好。

离歌不说话,看着烛光里的慕风华,“我忽然想起,初见你时的情景。”

慕风华为她退去沉重华贵的外衣,“彼时的你,也是个不怕死的。什么东辑事,什么司乐监,你若想闯,便是谁的面子也不给。”

点了点头,离歌苦笑两声,“如今想着仿佛已经过去了很久,但仍然历历在目。慕慕,以后不许对我下药,你那安息香委实不好受。”

慕风华轻笑,“我只想着别教人伤着你,倒也没想到这一层。”

语罢,慕风华拥她入怀。

离歌幸福的笑着,眼底有寒光闪过,“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鼻间有熟悉的香气涌入,那是安息香的味道,慕风华陡然睁大眼睛,却是一头栽倒在床榻上。

“对不起!”慕风华听见微弱的声音,而后手上一松,便再也没有任何知觉。

有些事该了结,该有个完美落幕,只是现在时机未到,谁都无力选择。

离歌在慕风华的眉心轻轻一吻,为他拽好被角。床榻上的男子,容颜倾城,她几乎可以想象清醒过后的慕风华,会是怎样的怒不可遏。

他最恨别人骗他,然遇见她,他也无可奈何。

“睡吧,等你醒了,也许一切也都结束了。”离歌拂袖,大步流星走出寝殿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