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2.轻许婚约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荣华殿内,轩辕墨依旧左右手对弈,耶律楚便站在门口,冷着眉目盯着轩辕墨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今晚之事,是微臣失算。ziyouge.com千算万算,没想到大彦朝人才辈出。这默不作声的护国公主,如今反倒成了最厉害的角色。”轩辕墨不紧不慢的说着,烛光下眉目分明,有着一种模糊不清,教人无法捉摸的深邃。

落子之音不断传来,他清淡如茶,仿佛外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。

耶律楚凝眉看他,“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?”

“若不是狼主料定使团不会久留,微臣自然不会匆匆忙忙对慕风华下手。这样娇美的男子委实世间少有,不过有了护国公主,狼主怕是要不得他!”轩辕墨抿一口茶,“横竖是得不到了,狼主不妨想想,明日的朝堂之上,会有怎样的变数。”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耶律楚愣了一下。

轩辕墨眉角微扬,“狼主难道不曾想过,一旦使团离开,处置耶律德的事情就不能在拖延下去。这始终关着不处置也不是好事,朝臣冷静下来,狼主若是再想有所举动,只怕太后娘娘也要不肯了。”

所谓夜长梦多,大抵就是这样。

耶律楚忽然冷笑两声,“今晚的事情,你是故意的吧?”

听得这话,轩辕墨的脸上只是露出一丝哂笑,而后还是那副镇定如常的从容,“狼主觉得是我刻意?为的就是让慕风华安然离开?只是我这是为何呢?狼主若是给我一个理由,那我便认了。”

“你!”耶律楚自然不能说出彼时洗去他记忆的事情。

更何况这件事情,他已经吩咐下去,任何人不得提起,否则按照叛国罪处死。但耶律楚也不全是酒囊饭袋,便是他再刚愎自用,也是混迹宫闱多年之人,这点眼力见若是都没有,那他这个狼主也算是白当了。

他估摸着轩辕墨是刻意设局擒拿慕风华,而后引出护国公主,再让护国公主毫发无损的带走慕风华,并声言离开戎国返回大彦朝。看上去是顺理成章,实际上却是护送使团出国,用心不可不防。但那个护国公主轩辕离……好似从一开始到现在,有种判若两人的错觉。

如果真是这样,那轩辕墨很可能抵住了血池的毒,但……他是亲眼看见轩辕墨被丢下血池,那种痛苦绝非演戏。这到底……怎么回事?

今夜是自己多疑?一切不过凑巧?

还是轩辕墨真的有了变化,那血池不曾起作用?

眯起危险的眸子,耶律楚死死盯着轩辕墨看不出分毫波澜的面色,他太过镇定从容,以至于真假难辨。

这样的人,本来就是危险。

他留下来,只是想对付太后,夺回大权,而后侵吞大彦。

如果轩辕墨真的还是从前的那个大彦帝君,那么耶律楚无疑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如此想着,耶律楚倒吸一口冷气,愕然拳头紧握,“今夜之事就此作罢,明日朝堂之上,你有何谋划?”

“只要使团一离开,十三爷就会行动。有探子来报,说是十三爷连夜走访朝臣,意欲联名上书,想要保下德王爷一命。微臣只想问狼主一句话,对于德王爷,狼主是去……还是留!”轩辕墨不动声色,棋盘上黑白棋子相互厮杀,不分上下。

一个能将自己都当做敌手的人,才是最可怕的。

算计着身边的人,包括算计自己。

“你觉得呢?”耶律楚冷眉。

轩辕墨轻笑,“微臣不敢妄议。”

“耶律德不死,鹰师何以归来?”耶律楚冷厉。

闻言,轩辕墨看了耶律楚一眼,微微颔首,“既然如此,那狼主何必故技重施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耶律楚稍怔。

轩辕墨一子落定,黑子将白子吃个大半。咕噜噜的棋子落盘声音,让耶律楚的眉头越来越拧紧。

“只要十三王爷联名上书,太后一定也会施压。彼时……鹰师中的文武将领大抵也会蠢蠢欲动,这一旦动了军心,保不齐就会劫牢。劫牢是死罪,彼时杀戮染血,谁生谁死就说不定了!”轩辕墨说得轻描淡写,实则却是杀机重重。

耶律楚嘴角微扬,“看样子让你当丞相,委实比耶律德那个废物好百倍。有你在,我这江山何愁不保。”

眉目微扬,耶律楚的眼底忽然有冷光闪烁,“我这十九公主耶律绮年岁小你几岁,生得也是端端正正,如今正好到了婚配的年纪。等到除去耶律德,我便与你赐婚,教你也成一段美满姻缘,如何?”

轩辕墨笑得清浅,“狼主可知温柔乡英雄冢?”

“你放心,这耶律绮虽然任性恣意,但先帝生前颇为喜爱,与我更是情义交好,在石国也算是个厉害的主。如今许配给你,倒也让我这心头大石,落下不少。”耶律楚笑得别有深意。

垂眉遮去眼底精芒,轩辕墨只是点了一下头,“既然是狼主美意,微臣便却之不恭。”

“这就好!”耶律楚说这三个字的时候,几乎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轩辕墨的脸。

只是最后,他还是失望了。

这番试探,轩辕墨还是那副无波无澜的表情。他还是他,独立烛光下,墨发白裳不改旧颜色。

按理说轩辕墨与叶贞鹣鲽情深,肯定不会背弃二人的夫妻情分。更何况以轩辕墨的深沉,绝对不会留一个探子在他自己的身边。方才耶律楚说得清清楚楚,耶律绮与自己交好,这就意味着,轩辕墨一旦有风吹草动或是异常,耶律楚会知道得更及时。

轩辕墨是个深沉谋划之人,眼底绝对容不下沙子。

也不推脱,只是清浅的应承,轩辕墨到底想怎样?

耶律楚忽然觉得,绕来绕去,反倒是自己被套了进去。在轩辕墨平静的世界里,耶律楚自己却是在作茧自缚。

深吸一口气,耶律楚拂袖出门。

身后,轩辕墨下了最后一颗黑子,顷刻间白子全军覆没。

外头暮色沉沉,大抵明日……是要下雨的。

下场雨也好,让多少沉醉之人,清醒清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