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3.联名上书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断,从下半夜开始,一直到了白日也不曾停留过。ziyouge.com

诚然如离歌所言,使团开始开拔。

倒不是耶律楚不留,而是此刻留不得。

若是让使团搅合进来,自己这场内斗就会一发不可收拾。国内的争斗,搀和这其他国家的势力,就会演变成一场灭国之祸。这个道理,耶律楚还是清楚的。

不过至始至终没能看见慕风华,好似一直躺在车轿内。

离歌只说慕风华感染了风寒,不宜出面,横竖她才是护国公主。昨儿个大闹荣华殿之事,人尽皆知,此刻谁敢拦他们的去路。

马车直接出了石国,朝着御林军的驻扎地而去。

耶律楚舍不得慕风华,但碍于离歌高深莫测的武功,也只能望洋兴叹。试问戎国,谁能拦得住离歌一招半式?

使团前脚刚走,耶律辰的折子便上了金銮殿。

那一折子的联名,让耶律楚凝了眉头。

这一切的一切,仿佛都朝着轩辕墨的预计行走,好似所有的一切都逃不过轩辕墨的掌控。这个面无波澜的男子,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?何以算计得如此精确?没有半分偏差。

“十三弟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耶律楚高坐殿堂。

耶律辰站在殿内,躬身行礼,“皇兄容禀。皇叔耶律德乃是父皇的胞弟,长久以来兢兢业业,从未有失于朝堂。如今他身陷囹圄,虽说是屠戮之名,但……仅凭一个孩子的片面之词,未免还是有欠稳妥。”

“鹰师虽然在皇叔的掌控之下,但到底也有力所难及之处。就算是鹰师屠戮,保不定是那个军士一时不忿引起。这中间到底有何曲折,还需仔细查出。皇叔到底是皇叔,乃是族亲长辈,如今关在大牢里,难免引起耶律皇室的议论。”

“臣弟为皇兄的百年名声着想,还是请皇兄暂时先释放皇叔,可以囚禁于叔王府不许走动便是。这屠戮群臣的事情,臣弟愿为皇兄查个水落石出。还请皇兄恩准,臣弟必定不负皇恩!还皇叔一个青白,还皇兄一个事实的真相。”

耶律楚怒色,“铁证如山,你还要在此说什么有欠稳妥,说什么真相难明。十三弟,莫不是你也搅合在其中,想要受连坐之罪?”

耶律辰跪地,“臣弟不敢!”

“十三爷还有什么不敢的,如今已经编排上了狼主的事情,连推翻铁证这种事情,十三爷都要亲力亲为,不知哪日是不是要来做这戎国江山的主了?”轩辕墨不温不火的说着,一番话,直接让耶律辰带上了谋逆的罪名。

“你!”耶律辰色变,“胡言乱语什么?我对狼主忠心耿耿,对戎国江山绝无二心。你这番说辞,便是存心污蔑于我!朝堂之上,你该当何罪?”

“是吗?”轩辕墨挑眉,“是不是污蔑,十三爷心知肚明。这厢逞口舌之快,可有什么意义?德王爷屠戮群臣,为祸百姓,身为朝廷重臣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,不杀不足以安军心。如此罄竹难书,十三爷尚且要求情,试问天理何在?十三爷的问心无愧,今日又放在了何处?”

耶律辰站在那里,愣是一句话都说不上来。

轩辕墨三言两语,直接将耶律辰的请奏全部驳回。

“皇叔到底是皇叔,岂能与寻常人一般对待?”耶律辰怒然。

“岂不闻天子犯法与庶民?”轩辕墨冷笑两声。

跪在那里,耶律辰高喊着,“皇兄三思!”

身后,扑通扑通跪下半数以上的臣子,一起高喊着,“请狼主明察。”

“放肆!”耶律楚怒不可遏,“乱臣贼子,岂可轻易纵之?”

轩辕墨垂下眉睫,不再说什么。

见状,仿佛早就说好一般,耶律楚拂袖而去,怒气冲冲的模样,绝对不是装出来的。

睨一眼耶律辰,轩辕墨转身就往外走。

“丞相大人留步!”耶律辰忽然喊了一声。

轩辕墨嘴角微微勾起,“怎么,十三爷还有话说?”

“偏殿请!”耶律辰不容分说,直接朝着偏殿而去。

这局面,仿佛轩辕墨早已料到,他之所以等着耶律楚离开再走,好似就为了等耶律辰叫住自己,给耶律辰一个机会。

站在偏殿内,轩辕墨清浅的眸光,不冷不热的飘向窗口伫立的耶律辰。

外头下着雨,有些嘈杂。

“你为何要帮着皇兄对付我们?”耶律辰忽然开口。

“十三爷这话问得奇怪?我是狼主的臣子,自然是要为狼主鞠躬尽瘁的。至于什么对付不对付的话,只怕是十三爷多心了。我自问对事不对人,何曾对付过十三爷啊!”轩辕墨慢条斯理,站在耶律辰的身边。

耶律辰扭头看他,俊朗的五官,有着一双幽暗无光的眼睛。

他忽然想知道,这双无波澜的眼底,到底该怎样才能泛起从前的光芒?从前,他只要看见叶贞,眼睛里就会有流光溢出,而今……深如沼泽,锐利如鹰隼,唯独少了那份暖意。

“太后娘娘已经答应为我和贞儿赐婚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耶律辰死死盯着轩辕墨的脸。

然,他失望了。

轩辕墨漫不经心的笑了笑,“如此就恭喜十三爷了。”说着,便轻拂衣袖,“十三爷若是转呈与我说这个,那请恕我先行告辞。”

“我也听说了!”耶律辰喊了一声,“皇兄打算将老十九许给你!你就不怕叶贞难过吗?她爱你,你明白吗?”

“怎么?十三王妃倾心于我,为何我却不知道?”轩辕墨嗤笑,“十三爷,自己的女人要自己保护,守不住自己的女人,还谈什么国家大事?”

“轩辕墨!”耶律辰突然怒不可遏,一把拽住轩辕墨的胳膊,“我在说什么,难道你还不清楚吗?我知道,让你想起一切很难,可是再难你也该想一想,这么深厚的情感,生死相付,难道说忘就能忘了吗?”

轩辕墨冷眸,“十三爷若是再纠缠不休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轩辕墨,贞儿如果知道你要成亲,她会有多痛苦,你知不知道?”耶律辰的身子因为过度激动而轻微颤抖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