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4.心在痛,面带笑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狠狠甩开耶律辰的手,“这是你与自己王妃之间的事情,与我何干?我娶或不娶,她嫁或不嫁,都是各自的选择。ZIYOUGE.COM十三爷如果再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,我这厢可要不客气了。来日回了狼主,休怪我不留情面!”

“混蛋!”耶律辰一直温润如玉,此刻也是按捺不住,忽然一拳挥在轩辕墨的脸上。

轩辕墨不闪不躲,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。嘴角顿时出了血,红肿了起来。

“我知道,血池不是每个人都熬得住,我不怪你,可是你不能侮辱贞儿。她对你的心,从未变过,而我……也是真心要娶她。如果有一天,她决定放开你,我一定会走进她心里。”耶律辰低低的怒吼。

“那就先恭喜十三爷!”轩辕墨冷笑,指腹无温的拂去唇角溢血。

望着轩辕墨一去不回的背影,耶律辰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孩子般失去了理智。上朝之前,听得有人议论,说是十九公主要许给轩辕墨,耶律辰觉得整个人都愤怒了。

叶贞的所有希望,不过是带着轩辕墨离开,回到大彦朝。

耶律辰心知肚明,他乐于成全。

可是现在,他忽然很怕面对叶贞。

这个消息无疑是重锤,会让叶贞崩溃。

他不敢说,只怕看见叶贞绝望的眼神。

下了朝,他看见叶贞正由阿木尔领着,朝着后宫去了。耶律辰闪开了身影,没敢上去打招呼。以往,他会很高兴与她同行。

如今,他唯恐避之不及。

也许这就是心虚的表现吧!

爱一个人,便舍不得对方伤心流泪。

可是轩辕墨,你舍得吗?

忘记,果然是最好的伤人借口。

叶贞还是穿着原先的医者衣服,没有锦衣华服,只有眉目清浅。拿着药箱子,快步走进寝殿,正好萧太后坐在桌案前执笔书写。

想了想,叶贞行了礼,“参见太后娘娘。”

阿木尔上前一步,“太后娘娘,十三王妃来了。”

“起来吧!”萧太后看着叶贞的时候,眼底多了几分同情之色。

叶贞心下一颤,忽然有种不安的错觉,眼皮有些跳动,好似会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。说不出来的心慌,说不出来的胸口憋闷。

起了身,叶贞拎着药箱上前,“太后娘娘,叶贞为您请脉。”

萧太后笑了笑,“以后该改口了。”说着,便将一份懿旨推到叶贞跟前,“这是你们的赐婚懿旨,下月十五是个好日子,你们就办了吧!”

叶贞的眉心颤了颤,心口绞着疼。

清浅一笑,叶贞垂下眉睫,遮去眼底精芒,“谢太后娘娘。”

“都说该改口,你这丫头。”萧太后握住她的手。

叶贞颔首,“是,母后。”

长长吐出一口气,萧太后道,“叶贞,很多事情必须看开一些。我们女人不容易,这辈子,爱一个人更不容易。只是若然无缘分,便怜取眼前人吧!女人,总该有个归宿,老十三是个会疼人的,你嫁给他,他一定视你如珠如宝。”

“多谢母后教诲。”叶贞不明白,萧太后为什么突然这样说,说得她莫名的不安心悸。

替萧太后把了脉,叶贞笑了笑,“母后放心,如今您的病已经控制,明儿个开始,我便为您换一副药。慢慢的,体内不干净的就会祛除彻底,您一定会好起来。”

“宫里的日子,都是一样的。”萧太后继续说着没头没脑的话,一双锐利的眸子牢牢锁定在叶贞的脸上,“不管在哪个皇朝,都避不开厮杀。既然避不开,那就迎上去。头破血流总好过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叶贞眉睫扬起,眼底的光有些灰暗。

看样子,萧太后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。

她以为自己这个贵妃是从大彦朝逃出来的?所以才会说这番话?还是她别有所图,故意说这些话来扰乱她的阵脚?

平复心情,叶贞依旧面不改色,“母后所言极是,叶贞不才,不敢与母后相提并论。如今叶贞只想达成母后的心愿,让十三爷……”

说完,叶贞笑了一下。

很多话,不必说明白,彼此心照不宣更好。

提个头,人家就会想到下面。

至于大家想的是否一样,那就无关痛痒了。

“你是个聪明人,跟聪明人说话就是不必费劲。”萧太后起身,漫步走到窗口,“今日我叫你来,还有一件事。”

叶贞凝眸,“母后只管吩咐。”

“你认得轩辕墨吗?”一语既出,叶贞心中咯噔一声,然面上依旧没有改变。

“他本来自大彦朝,自然也是认得的。”叶贞低眉,而后低低的补充了一句,“他与大彦朝的皇帝……很像。”

太后已经调查过她,叶贞猜测太后肯定知道了自己的贵妃身份,如果轩辕墨走在她跟前,她还要遮遮掩掩,这中间的名堂就大了去。还不如落落大方,反倒不招人猜疑。

萧太后回头看她,“是吗?”

“是。”叶贞颔首,面上流淌着少许情殇。

女人,大抵都能认得这样的表情。欲言又止,欲说还休。

这种情殇,想必萧太后也懂。孤寡女人,独守后宫,大家都是一样的苦命人。此刻,萧太后倒是生出几分同病相怜来。

否则,她不会对叶贞说这样的话。

叶贞便是猜透了这些,才敢当着她的面,提起轩辕墨类似大彦朝的皇帝。

女人,在爱情面前,总是最脆弱的。

“如今耶律楚将老十九许给了他,以后与你也算是亲戚了,这倒是有些缘分在内。”萧太后低低的干笑两声,“皇帝有意让他娶十九公主,日子还未定,但是已经是板上钉钉。”

叶贞忽然咬住了自己的舌头,口腔里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迅速蔓延开来。

心如刀绞,痛入骨髓。

面上依旧保持微笑,叶贞颔首,“想来丞相大人该欣喜万分才是,皇亲贵胄,诚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叶贞笑着,心头却在千刀万剐。

萧太后没能在叶贞的脸上找到一丝错漏,想着是不是自己多心了?转而道,“你的赐婚懿旨,很快就会到亲王府,你先回去与老十三做好准备。”

叶贞行礼,“是。叶贞告辞!”

说着,叶贞勾了勾唇角,含笑着退出太后寝殿。

外头下着雨,淅淅沥沥的,嘈杂的声音就像暮鼓晨钟,在脑子里不断地回旋。心在疼,脑子却是一片清明。

叶贞走在回廊里,脸上没有半分表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