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5.相逢不相识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回廊很长很长,叶贞觉得自己走了好久,久得连自己都麻木了。ziyouge.com手上一松,药箱子扑通落地,药罐子散落。叶贞眼神慌乱,急急忙忙的收拾着。

一双靴出现在她的视线里,顺着那鞋子往上看,她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,冷漠无温的眼睛,还有……唇角一抹寒意。

“丞相……丞相怎么在这里?”叶贞胡乱的收拾这药箱子,她忽然觉得,自己何其狼狈,这样的状况她从未有过。

即便当日发现他骗了自己,也不过是绝望,却从未像此刻这般,想要逃离。

逃开石国,逃开戎族,逃开大彦,逃开……过往的一切。

可是……她无能为力。

轩辕墨站在那里,看着叶贞拼命拾捡地上散落的药罐子,那种略显狼狈的焦灼,让他眯起了眸子,“十三王妃慌慌忙忙的作甚?”

手一挥,轩辕墨身后的奴才便开始为叶贞收拾。

“不必了!”叶贞忽然一声怒喝,又好似意识到自己失态,这才压低声音,极为抑制的开口,“我的东西,不喜欢别人碰。何况,我的药都是供着太后娘娘,谁都碰不的。多谢丞相大人的美意,我自己可以。”

奴才们退下去,轩辕墨还是站在那里。

叶贞拎起药箱子,“告辞!”

“等等!”轩辕墨忽然扣住她的胳膊。

那一刻,叶贞的心狠狠疼着,如凌迟般千刀万剐。她含着泪微笑,“怎么,丞相大人还有事?大庭广众,瓜田李下,还是放开为好。”

轩辕墨松了手,叶贞这才看见他唇角的一抹淤青,止不住手心微颤。袖中的手,稍稍抬起又随即放下。她颤抖着唇,“你的脸……”

“没事,只是挨了一下。”轩辕墨盯着她的脸,“我们从前认识吗?”

叶贞险些哭出来,急忙避开他的眼神。宫闱之中,若她说认识,耶律楚会第一时间知道,若轩辕墨追问下去,耶律楚一定会对付轩辕墨。

所以……

叶贞摇着头,“没有,只是你长得跟我熟识的一个人很像,所以一直以来会误会。其实你们不是、不是一个人,他是他,你是你!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叶贞手中的药箱发出轻微的碰撞声。

瓷瓶在药箱子里轻颤,乒乒乓乓的声音,格外刺耳。

“原来如此!”轩辕墨看一眼她不断颤抖的手,“你没事吗?”

“我没事,我是大夫,我能有什么事。对了……听说、听说狼主要赐婚于丞相大人,也不知是不是、真的?”叶贞觉得此刻的自己,就像不经人事的女子,期盼着梦中的爱情,渴望着那一刻的奇迹。

可是,奇迹从不知怜悯。

苍天,有时候也无眼。

轩辕墨颔首,“是!我也已经答应,大抵过几日。”

叶贞扯了扯唇,却发现连一个笑都难如登天。她略显急促的呼吸,带着一种刻骨的恐慌与痛楚,“是、是吗?恭喜你!以后,便算是一家人了。”

“十三王妃客气。”轩辕墨面不改色。

这份淡定从容,让叶贞抿紧唇,顷刻间痛彻心扉。

仿佛失去了理智,她的手忽然抬起来,抚上了他的唇角,“我有药,能止疼,你试试。大抵一个晚上就不疼了,到时候丞相大人,可以风风光光的娶亲。”

“不必。”轩辕墨头一撇,避开了她,眼神随即黯淡了一下,“这样挺好。”

叶贞点了点头,缩回手,“既然如此,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“烦劳十三王妃带个话给十三爷。”轩辕墨漠然开口,视线直勾勾落在她的脸上,“管好自己的嘴,就是管好自己的脑袋。”

言罢,轩辕墨头也不回的走开。

叶贞站在那里,身子扳直,一口气从胸腔里抽出来,便再也回不去胸腔。她站在那里,拼命的大口喘气,拼命的仰着头深呼吸,很久没能迈开一步。

抚了抚自己干净的面颊,很好,没有哭!

“我没哭!”叶贞自我呢喃。

她一路走,一路自己跟自己说着话,这才发现,自欺欺人有时候是一种极好的事情。欺骗了自己,假装不疼,然后笑着跟他说再见。可是再见时,他会一身火红喜服,而她则出现在他的喜宴上,看着他们夫妻交拜,而自己莫名其妙成了弃妇。

可是墨轩,我们还有小梧桐啊!

你怎么可以……

上车的时候,叶贞回头去看,身后空空荡荡,一个人都没有。

她忽然想问问自己,一番筹谋,一番苦心经营,一番留下来的虚以为蛇,值得吗?她与他到底还是分崩离析,他真的……真的忘了吗?那些生与死,那些断肠痴心?

如果真的要忘,何不连我都忘却,彼此都不记得,岂非更好?

原来,这就是惩罚?!

惩罚她的诈死离宫,惩罚她的不告而别,他当日所经历的苦楚,今日换她来承受。上天,果然是公平的!

马车颠簸着朝亲王府返回,雨点打在马车顶盖上,发出清晰的撞击声。

叶贞听着,数着,就好似在宫里数着宫灯一样。

数着数着,又忘了。

低眉望着腕上的红线,不管发生什么,红线依旧在,可是人面不知何处去。忍了泪,忍了疼,忍了所有不能忍的,她没有资格软弱。

墨轩,不管你记不记得我,我一定带你回去。

回大彦去,回我们的小渔村,回药庐。

就你我还有小梧桐,好不好?

她咬着牙,不肯掉一滴眼泪。

下来车,叶贞抬头看着亲王府门前的匾额,定定的站在门口很久。荣耀半生门前过,谁输谁赢心自知。

敛了眸色,叶贞面无波澜的走进去,恍若什么都不曾发生过。

耶律辰回来的时候,找遍了整个府邸都没有找到叶贞,最后才得知,叶贞去了厨房。

其实叶贞与轩辕墨碰面的时候,耶律辰就跟在后头,他原以为轩辕墨会有所记忆。可是当轩辕墨与叶贞擦肩而过之时,他才明白自己与叶贞一样痴傻。

快速朝着厨房奔去,及至门口,耶律辰便看见了在厨房里搓捏着面粉的叶贞。

整个厨房的人都被她赶出去,她发疯似的干活,揉粉,切菜,洗刷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