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6.她已一无所有 推荐过一千八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贞儿?”耶律辰低低的喊了一声。ZiYouGe.com

叶贞转头看了他一眼,笑道,“等我做好,你就尝尝我的手艺。你可知道,当日我一技惊人,便是靠着娘亲传下来的手艺,一下子做了宫中最高女官。那时候,所有人尊我一声大人,尚宫大人!叶尚宫!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她笑得极为灿烂。

耶律辰却红了眼眶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“做百花争艳。可惜你这里不比我们大彦,大彦朝的花真多,尤其是后宫。女人多,花儿也多,人情却是凉薄至极。”叶贞快速揉着粉,脸上没有半分凄婉之色。

“如果是我,我不会让你这么难过。”耶律辰不是傻子,就算自己不说,叶贞也会知道轩辕墨即将成亲的事情。

叶贞笑着,“十三爷严重了,哪里难过?不过是一时技痒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你可知道,我娘这手艺几乎都失传了,除了我,怕是很难有人做得出来。你知道我们大彦朝的千岁爷慕青吧?东辑事的首座,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。便是他,也许了我这门手艺。可见,我做得多好!连我娘活着的时候,也会说我的手真巧。”

“你娘?”耶律辰顿了顿,“想必是个好女人,否则不会教出你这么坚强的女儿。”

唇瓣微微轻颤,叶贞低眉笑着,却不肯让他看见自己的眸光,“我娘是个好女人,可惜她死得惨。被自己的丈夫丢弃一旁自生自灭,便因为我的缘故,又遭逢剥皮拆骨。我亲眼看见我娘被剥皮做成了人皮灯笼,而那枚骨簪,我却至今未能拿回来。”

耶律辰陡然瞪大眸子,几乎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话语平静的女子。

遭逢巨变,这样的惊悚画面,寻常女子怕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叶贞却平静的活到了现在,只是……

她心里累积的痛,又有多少人能懂?懂的,或死,如月儿。或离,如轩辕墨。到底她还剩下什么,连叶贞自己都无法再肯定。

好似该失去的,都失去,不该失去的也都没了。

一无所有!

“贞儿,别做了,如果你想哭就哭出来。”耶律辰开口,自己却险些落泪。

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,笑得微凉,“你觉得我想哭?我为什么要哭?他要成亲了,我也要成亲了。算起来我是十三王妃,我的位份还比他高上一截,我为什么要哭?”

她拼命的切菜,却不慎切到了指尖,顿时鲜血如注。

“贞儿?”耶律辰心惊,急忙拿了一块布包住她的指尖,“够了!真的够了!你要是觉得难过你就哭出来,这里除了我没有外人。我知道你不好受,我也知道你此刻的绝望。他要成亲了,新娘不是你,可是……我看着你这样的倔强,我觉得难受,我觉得难受你知不知道?”

叶贞昂头看他焦灼如焚的表情,“他脸上的伤,是你打的?”

耶律辰颔首,“是!”

深吸一口气,叶贞忽然一拳打在耶律辰的脸上,咬牙切齿的模样,几乎濒临崩溃的境地,“你怎么可以打他?他是我丈夫,我此生最爱的人。你怎么可以伤他?我如何舍得……”

扑通跪在地上,叶贞突然泪如雨下,“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非要我哭?我不想哭,我只想好好活着。为什么一次次在我以为幸福唾手可得的时候,总要插着翅膀飞走?是不是每个人都以为我很坚强?我不坚强,我真的一点都不坚强。”

“我要他回来,平平安安的回来。我什么都不要,什么贵妃皇后,什么王妃,我只要一个活生生的轩辕墨。他让我相信他,我也想相信他,可是……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。我无法眼睁睁看着他去娶别人。他是我的丈夫,他说过此生只爱我一人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现在的我,还如何相信他?我还能相信他吗?我连我自己都不再相信……我受不了他与我擦肩而过时,那种漠然的表情。那不是他,不是我记忆里的墨轩。他可以为我不要天下,为什么却落得今日下场?”

耶律辰的嘴角有血红肿,他走过来跪在叶贞跟前,轻轻揽她入怀,“哭吧,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些。”

他很难想象,在宫闱深处,一个卑微的女人是如何活下去的。他不会知道,叶贞走到今日的地步,所付出的血泪。

外头下着雨,就好似叶贞的泪,不断滚落。

她想喊出声,可是就算喊了,轩辕墨能听见吗?他会像以前那样,不顾一切的告诉她,朕在这里?

墨轩,我忽然后悔了。

如果当日我不曾任性离宫,也许今日不会是这种局面。是我一手造成了今日的别离,所以……是我的错,是我是我都是我!

为什么世上没有如果?

如果可以,我宁愿固守宫闱,许你天下苍生,换与你白首偕老。

就算你有后宫三千,也好过今日的相逢不相识。

因为那样,我在你心里,至少还是活过的。

耶律辰抱紧了叶贞,忽然捧起她的脸,深深吻下去。叶贞陡然睁大眸子,在唇瓣接触的一瞬间,狠狠推开了耶律辰。

眼底的伤、痛、悲哀、愤怒顷刻间崩塌,她就像失控的疯子,狠狠甩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。抬眼间泪流满面,叶贞冲出了厨房。

外头下着雨,冰冷刺骨。

就像国公府的那一夜,母亲被剥皮拆骨,哥哥断了双腿,而她就被丢弃在地,看着他的马车缓缓而来。分明是一场算计,他却算计得分毫不差。

叶贞站在雨里,仰起头看着天空。雨水落在眼里,根本找不到视线,那种模糊的东西,不知是泪还是水。

她喊着,费力的喊着,无力的跪在了地上。

这不是她要的结果……

墨轩,我该拿你怎么办?

如果真到了那一天,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,疯或死?还是从此与君相决绝?

“谁来告诉我,我该怎么做?我还能怎么做?”叶贞哭着喊着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她不是神,只是个女人,她可以算计谋划,却独独算计不了他突然给予的一切伤痛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