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7.乱刃砍死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一场雨,足足下了一天一夜,叶贞在雨里走了一天。ziyoUge.com就像没头苍蝇那样来回的走,面无表情,麻木得教人害怕。

冷冽的感觉能让人镇定下来,也能让人心寒如霜。

都说女人是水,可是心寒如冰,能杀人于无形。

隔日,叶贞便发了烧,高烧烧得滚烫,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一直说着胡话。耶律辰就陪着她,打发了所有的奴才,一个人静静的跟她待在一起。

当一个倔强的女人开口喊着,我不坚强,耶律辰的心痛得无法言语。

直到夜里,叶贞的高烧才算稍稍退去,但整个还是昏迷不醒。

耶律辰忽然有种错觉,如果她意志消沉,会不会就这样睡一辈子?心下一颤,耶律辰握紧叶贞的手,但愿是自己多思多想。

雨后的石国,格外寒意渗人。

尤其是天牢里,一阵刀光剑影,还不待天牢守卫反应过来,所有人都已经血溅三尺。一支鹰师快速窜入天牢之内,打开了德王爷的牢狱。

“爷?”一声低唤,德王爷刚眯着眼睛睡一下,便被人推了起来。

耶律德微怔,“你们是……”

“属下等参见王爷。”鹰师齐刷刷下跪,为首的有着陌生的面孔,衣衫不变,但脸上都蒙着黑纱巾。

“你们来此作甚?”耶律德意识到,事情有变。

为首的忙道,“十三爷在朝中为王爷请罪,联合各大臣力保王爷。趁着这个机会,属下等前来营救王爷。狼主对王爷戒心已久,这一次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王爷的,还请王爷跟我们走。”

耶律德倒退一步,“为何我不曾见过你们?”

“王爷贵人多忘事,我等区区无名小卒,哪里能入得了您的眼。”为首的半垂下眉睫。

他在等,侧耳听着外头的一举一动。

如果外头不乱起来,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费。

所有,他们在拖时间。

察觉耶律德的防备,为首的眸色微恙,“属下等誓死效忠王爷,誓死保护王爷安全离开大牢。”

外头终于有了少许动静,纷至沓来的脚步声,伴随着明晃晃的火把。

为首的眼底含笑,却冷了声音道,“王爷快走吧!如今王爷走也得走,不走也得走。这逃狱的罪名,就算王爷不愿,狼主也是扣定了。既然如此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。王爷,快走吧!我等誓死保护王爷!”

音落,众人已经齐刷刷的拔剑相向。

外头有军士涌入大牢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高喊声,“有人劫囚!”

如今这副局面,耶律德自然是骑虎难下,只好跟着鹰师快速往外走。

鹰师杀出一条血路,将耶律德送到了天牢外头的校场上。明晃晃的火炬晃得耶律德的眼睛疼,心里平生一种极度的不安容色。

鹰师将耶律德重重包围,他越过人群,看见了远处高台上的耶律楚与轩辕墨。他们二人看不清是何容色,但耶律德想着,有他们出现,就证明如今的局面一定是个圈套。

然事已至此,耶律德别无选择。

轩辕墨睨一眼身边的耶律楚,“狼主这阵势还是不够大,不过也足够让整个石国都震惊。若然能让朝堂上那些人瞧见,想必更有趣。”

“你这番猫捉老鼠,准备何时下手?”耶律楚微怔。

他不明白,如今耶律德逃狱的事实俱在,为何轩辕墨还要拖延。分明可以一网打尽,为什么还要心慈手软?转念一想,不对,轩辕墨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辈。

轩辕墨一笑,“狼主莫急,若不是让德王爷开个口,旁人哪里知道这便是德王爷本人呢?这还未验明正身,如何能一网打尽?”

耶律楚一怔,“也难得你按捺得住!”

远处的耶律德眼瞧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躺下,已然无法淡定,当下冲着耶律楚怒喝,“你们要做什么?我是皇叔,你们敢碰我一根汗毛,先帝……”

“王爷,先帝已死,您还是自求多福吧!”轩辕墨一声高喝。

耶律楚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,时机一到。

说时迟那时快,耶律楚手一挥,大军随即从外头涌入,乱刃疯狂的冲向鹰师和耶律德。那一刻别说耶律德,就是鹰师也跟着慌了手脚。

为首的是玄武,一柄冷剑,以最快的速度砍杀了为首的鹰师,不容他多说一个字。甚至于,多一个眼神都不行。

这才是最直接的杀人灭口。

今日,所有的人都必须死!

耶律德几乎瘫软在地,他看着所有的鹰师都被屠戮殆尽,自己陷入了重重包围。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,在他的脸上显现出极度惊惧的颜色。

“你们不能杀我!”耶律德失声尖叫。

轩辕墨扭头望着耶律楚,“原来人人都怕死。”

“不知你现下该怎么处置?”耶律楚眼底寒光毕现。

“明正典刑,不知狼主是要杀还是要剐?”轩辕墨浅浅行礼。

“不知在大彦朝,这种逃狱行为,该如何处置?”耶律楚顿了顿。

轩辕墨轻笑,“前儿个微臣刚刚读了一遍大彦刑律,觉得大彦朝的千岁爷果然是个能人,能将刑律制定得如此严谨严苛。所谓逃狱,自然要用重刑。千岁爷素来喜欢剥皮拆骨,然我们戎国大抵也不会这一套手艺。不如就按照大彦朝的醢刑处置?最好是……剁碎了喂狗!”

耶律楚朗笑两声,“果然是大彦朝!好一个千岁爷!不过我倒不想这么绝情绝义。剁碎了还有什么兴致,不如就乱刃砍死罢了!”

音落,人群那头传来凄厉的惨叫声。

乱刃砍死,面目全非。

耶律德猜到这是个局,只是没猜到在自己死后,还有一个局。

一场宫闱血腥,到底以耶律楚和轩辕墨的胜利告终。

所有的军士只看到一个事实,那就是:鹰师劫牢,耶律德逃狱被乱刃砍死,如今尸首悬挂在城门口,面目全非,若不是那一身衣服,绝难有人看得出死尸的身份。

一张皇榜,让整个戎国都沸腾。

耶律德死得太匪夷所思,甚至于根本不给任何人反扑的机会。

朝上朝下,一时间揣测纷纷,但既成事实,谁都无力更改。

金銮殿上,耶律楚冷笑的看着底下众人,“你们还想为耶律德辩驳什么?众目睽睽,鹰师劫牢,不知你们之中,还有谁是同党?”

“不知我算不算同党?”长久不临朝的萧太后,此刻竟出人意料的从外头快步走来。众人皆惊,连耶律楚都愣在当场。

她,到底还是来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