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8.太后出尔反尔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太后到底是太后,即便不是耶律楚的生母,在位份上,他也无法逾越。ZIyouge.com走下台阶,耶律楚躬身行礼,“参见母后。”

萧太后锐目横扫众臣,最后才落在眼前的耶律楚身上,鼻间冷哼两声,“想不到我这一病,朝堂巨变,试问彼时的忠臣良将今何在?皇叔耶律德惨死,这其中是非曲直,皇帝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?”

这话直白而丝毫不给情面,然这便是萧太后。

早在很久之前,太后临朝,便一直是这种凌厉的做派。

故而群臣也是见惯不怪,只是一个个都俯首,等待着最高权力中心的撕扯。

一个太后,一个皇帝,会有怎样的交锋,众人心照不宣。

“母后如今还病着,怎么来了朝堂?”耶律楚面不改色,“皇叔之事我只有主张,不但会给母后一个交代,也会给天下人一个交代。只是母后如此焦灼,不知是何用意?如今朝臣都在,母后俨然兴师问罪,不知是哪位卿家给母后报的信?”

一时间,所有的朝臣悉数跪地,高喊着,“微臣惶恐,臣不敢!”

“不敢?我看你们一个个都吃了雄心豹子胆,可是胆大得很呢!”耶律楚不冷不热的说着,邪冷的眸子睨着萧太后淡漠的容颜,“如今耶律德罪证确凿,越狱伏诛,便是昭告天下又有谁人敢说二话?只是母后……若然觉得不妥,也不妨拿儿臣问罪。这戎国的天下,狼主只有一人,若是母后执意不肯……儿臣也是乐于将皇位交还给母后的。”

“放肆!”萧太后愠怒,“你这话可是要置我于不仁不义之地。先帝离世,我一手扶你上位,若真有此心,岂非让先帝泉下不宁?你要天下人如何看我这个一国太后?”

轩辕墨轻笑上前,微微行礼,“太后娘娘所言极是。太后娘娘遵守本分,委实是天下之福。狼主早已亲政,如今这戎国也是日益向荣,想来在狼主的统治下,早晚会更上一层楼。太后娘娘隐疾在身,还望保重自身,这才是社稷之福,天下之幸!”

萧太后冷笑两声,“怎么,你一个丞相,也敢在我面前饶舌?”

闻言,轩辕墨笑了笑,“不敢,只是瞧着太后与狼主这般僵持,委实也不是什么好事。朝臣俱在,不知他人该如何做想。本是一家人,何必说两家话?”

耶律楚扳直身子,“母后教训得是,儿臣受教。”

如此一来,反倒是萧太后无理取闹,强势夺权。萧太后的面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,死死盯着轩辕墨平淡从容的脸,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太后娘娘莫要动怒,不如这样,微臣前些时候听得一个笑话,如今便当时缓解太后娘娘的情绪,不知意下如何?”轩辕墨说得云淡风轻。

耶律楚含笑,“母后请上座。”

萧太后自然无法拒绝,大步走上殿去,坐在耶律楚的身边。

见状,耶律楚才笑盈盈的开口,“丞相不妨说来听听,一味的纠缠着皇叔之事,也确实乏味得很!”

“民间笑话自然有伤风趣,还请狼主和太后娘娘,先恕微臣无罪,微臣才敢说。”轩辕墨卖个关子。

耶律楚扭头望着萧太后,别有深意的笑着,“母后大度,想必不会与丞相计较。”

萧太后默不作声,只当是默许。

然没有得到太后娘娘的首肯,轩辕墨一直保持着躬身行礼的姿势,始终不肯开口。

无奈,萧太后不能在群臣面前失了仪态,只好冷然拂袖,“说吧,恕你无罪!”

轩辕墨起身,“多谢太后娘娘!”

缓了口气,轩辕墨幽然开口,“那一日,微臣路过街口,听得有人议论。说是东街混沌铺上闹得不可开交,原因却让人哭笑不得。说是包混沌,应该是肉多,还是肉少。各位大臣不妨想想,这混沌到底是以肉为主还是以皮为主呢?思来想去,混沌铺子门前便摆了摊子,那老板与其子一道询问路人,征求答案。”

“说也好笑,一个铜板一个答案。百姓蜂拥而至,不消半日,那混沌铺子就关了门,委实是自作孽不可活。如今可好,便是想也不用想,可以直接去天桥下要饭了。”

说完,群臣有噗嗤哂笑,也有沉默不语,更有聪明一些的,便偷偷瞧着上头高坐的太后与耶律楚。

这用意何其明显,但轩辕墨说得实在隐晦。

一山不容二虎,一朝不容二主。

“这倒是有意思。”耶律楚朗笑两声,随即道,“丞相不妨继续讲下去,我倒是听得有滋有味。母后,你说是不是?”

萧太后冷笑两声,“丞相这口才,可以去摆个说书摊子,保管比那混沌铺子,更加热闹。”

轩辕墨笑了笑,“这倒是个好主意,来日微臣告老还乡,还要多谢太后娘娘指的谋生之路呢!”

萧太后冷哼一声,眯起危险的眸子盯着轩辕墨依旧从容的面孔。

长长吐出一口气,轩辕墨继续道,“臣还听说前些时候有个村子有场闹剧,说是村子里有一只母鸡不下蛋,却一大清早起来打鸣。微臣不信,也跟着去瞧了两眼,倒也跟寻常母鸡无异。不知这脾性却是从何得来?”

“四里八乡的听着,都觉得好奇,赶忙来瞧着。时日久了,那母鸡便以为自己是只公鸡,也跟着去了公鸡栏里。隔日主人起来,那母鸡竟然惨死在鸡窝里,好似被公鸡给啄死的。想来也可笑,前日还引人注目,今儿个便得意忘形,教人苦笑不得。”

萧太后再也无法按捺,登时拍案而起,“轩辕墨,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讽刺我牝鸡司晨!你可知就凭你这些话,我就能将你碎尸万段?”

轩辕墨不紧不慢的跪在地上,“太后娘娘恕罪。臣委实不知太后娘娘会如此做想,臣还只当说些新鲜事给狼主和太后娘娘解乏,谁知太后娘娘不喜。太后娘娘金口玉言,想必不曾忘了方才说过什么了吧?”

“若我要杀你,出尔反尔你又能怎样?”萧太后怒斥。

仿佛等的就是这句话,轩辕墨面不改色,“那就请太后娘娘杀了微臣。”

萧太后一怔,当即愣住,心头没来由的不安。

向来只闻求生,何曾见过求死?

轩辕墨,到底在想什么?他要做什么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