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0.活在自己的世界里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与十九公主耶律绮的婚事,举国皆知。ziyouge.com便是从此刻起,耶律楚才算是打消了大半的疑心,正式对轩辕墨放了少许权力。

要知道,彼时轩辕墨连一国江山都可以不要,又怎么舍得另娶她人,怎么舍得让叶贞另嫁他人?所以耶律楚觉得,轩辕墨不过是心性隐忍,实则真的已经失忆。

丞相府坐落在石国之外,以后便不再长久屈居在耶律楚的眼皮底下。

走在奢华的阁楼殿宇之间,轩辕墨一身墨发白裳,容色清浅而脱尘。若不是双手染指江山,此刻的他真的宛若神祗。

天空灰蒙蒙的,近日来雨水充沛,也不知下午是不是又该下雨了。

站在高高的假山上头,轩辕墨一人独立。身后的亭子里,一杯茶,一盘棋,如此尔尔。

玄武快速走来,将一只白鸽递到轩辕墨的手里,也不吭声,只是直勾勾盯着轩辕墨。黑巾蒙面,眼底寒光凛冽。

轩辕墨不紧不慢的拆下信鸽脚上的竹筒,上头有一张小纸条。

看了看,轩辕墨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使团离开了大都,开始朝着大彦朝归去。只怕这路上,未必能太平。”

玄武不说话。

缓缓转身,轩辕墨看一眼自己布下的珍珑棋局,“一子错,步步错,满盘皆落索。照办吧!”

玄武颔首,转身离开。

“慢着!”仿佛又想起了什么,轩辕墨忽然叫住了玄武,“狼主将鹰师交付于我,必然希望壮大鹰师规模。此刻虎师面临窘境,你趁势充实军力,但凡入得鹰师者必有赏。你……明白吗?”

愣了愣,玄武随即点头,纵身轻跃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这样的天气,一人一茶一棋盘,果然是惬意得很。

丞相府的管家是耶律楚指派的,虽说耶律楚放权给轩辕墨,但耶律楚素来多疑,不可能不在轩辕墨身边留下眼睛。

管家快速走来,“大人。”

“说。”轩辕墨左右博弈。

“谨遵大人吩咐,盯着亲王府的探子来了消息。”

这话一出口,轩辕墨睨一眼管家,“嗯?”

管家忙道,“十三王爷急急忙忙的入宫,请走了石国内所有的御医,说是十三王妃病了,如今昏迷不醒。”

棋子“吧嗒”一声按在棋盘上,轩辕墨面不改色,嘴角微微勾起,“看样子十三王爷是真的担心十三王妃。狼主那头怎么表示?”

“狼主答应了,如今所有御医都在亲王府,想来那十三王妃,确实是病得不轻。”管家弓着身子。

轩辕墨轻笑,“可说是什么缘故引起的?”

管家摇头,“只听说是淋了雨,但具体怎样……尚未可知。大人您是知道的,亲王府戒备森严,早前狼主也派了探子去,结果都是一去不回。所以……探子们也只能远远的看着,不敢靠得太近。”

“这都是小事,以后不必来报了!”轩辕墨抿一口香茗,视线和注意力都放在棋盘上,分毫不曾理会。

那管家偷偷看一眼轩辕墨,这才笑着颔首,“是!奴才告退!”

语罢,管家快速退去。

身后的轩辕墨依旧安然下着棋,棋盘上黑子被白子吃了个精光。

那亲王府确实热闹了,叶贞躺在凌烟阁内,自从那日淋了雨便高烧不退。如今烧是退了,但是人一直昏迷不醒。

御医们也是束手无策,一个人若是自己不想醒,旁人也没有办法。

停在自己的记忆里,也许对叶贞而言,才是一种逃避过后的解脱。

御医们开了药,但耶律辰却是知道的,就算有大罗神仙,也是唤不醒叶贞。她刻意逃避,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。

与其绝望,还不如无望。

没有期盼,就不会疼。

一夕之间,所有人都知道,凌烟阁十三王妃昏迷不醒的消息。只叹红颜薄命,福薄如斯。眼看着要做十三王妃,却成了这副模样。

耶律辰打发了御医,守着叶贞寸步不离。

如今这朝堂,越发没有意思了。

“我原先还想着,为你搏一搏,哪日送了你们回去。虽说舍不得,但我懂得何为成全。你们幸福,我便也心安。”耶律辰低低的开口,望着床榻上双眸紧闭的女子,“若是哪日你能醒来,也跟他那样,忘得干干净净,该多好?”

“也是我痴人说梦,你这番刻骨,不也是为了他吗?只是你何苦折磨自己,许多事情过去了便也过去,你为难了自己,也未见得就能改变结局。不如放下,倒也落得轻松自在。瞧着你如此神伤,我又何尝不是痛苦万分。”

“你这厢尚且可以哭,我却不敢让你知道,怕只怕自己入得太深,你逃得更远。眼见着他要成亲了,你就忍心一直躺着?不若你起来,我与你想想办法。大不了我拼上一死,替你去劫了那场婚礼。虽还不了你囫囵个的丈夫,到底还是能留他在你身边。”

见叶贞没有反应,耶律辰垂下眉目,眼眶红了一下。

握住叶贞冰凉的手,耶律辰声音暗哑,“我没有别的要求,只想让你开心一些。早知今日,我便不该带你们来戎国。早早的送你们回去,许是就不会有今日的局面。贞儿……对不起!”

叶贞依旧昏迷,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。

耶律辰的眼神黯淡了稍许,“我明白,你与我只是利用。耶律楚不落败,轩辕墨就无法回到你的身边。只有输了天下,他的生死才能握在你手里。你放心,我既然答应你,就一定会做到。”

指尖掠过叶贞的眉目,那张美丽的容颜,没有半分生气。

叶贞面如死灰,好似一个活死人,连最后的从容镇定都消失无踪。

心,狠狠疼着,耶律辰转身走出去。

外头,天色灰暗,不知是不是又要下雨了。

轻叹一声,耶律辰瞧着不远处的管家快步而来,见着耶律辰便行了礼,“爷,出事了。”

此话一出,耶律辰的眸子骤然凝起,“什么事?”

“石国去了人,好似狼主的死士,全部出了大都,不知去向。”管家刚刚说完,耶律辰的眸子突然瞪大。

袖中双拳紧握,耶律辰冷然,“看样子,耶律楚是不到黄河心不死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