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1.使团回朝的真相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爷?”管家一怔。ZiYouGe.com

耶律辰深吸一口气,“让元烈带上人去追大彦朝的使团,不必现身。他们有御林军在,大抵不会正面交锋,只不过死士狡猾,不定要出什么阴狠招式。你们以静制动,别教他掀起两国之争便罢!”

管家颔首,“是。奴才马上去通知元将军。”

在戎国,武将基本上都称之为将军。

当然,将军的职位有高有低,并非都是一样的。

耶律楚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收回了鹰师,便如此放纵,岂不知江山为重,却又要置江山黎民于战乱吗?

使团,绝对动不得。

死士直奔大都城外而去,大彦朝的使团因为御林军随行,故而行走并不快。不似来时的急急忙忙,此刻归去倒也慢了脚程。

使团出了大都,在贺兰城外安营扎寨。

天色渐暗,眼看着要下雨,行军亦是不易。

到了夜里,便下了雨,雨风吹进营帐窗户,让躺在床榻上的慕风华骤然坐起身子。脑袋沉重得如同千斤,模糊的视线环顾昏黄的帐内。

这是……

桌案上趴着一个身影,因为睡了太久,此刻的慕风华觉得视线里一片漆黑,良久才算适应了房内的光。

“离歌?”慕风华低低的喊了一声,“阿离?”

桌案上的女子抬起头,带着睡意扭头看他,“喂,你醒了?真能睡,我还以为你能一觉睡回老家呢!”

“夏侯舞?”慕风华的眼眸骤然瞪大。

“废话,我当然是夏侯舞,不然你以为是谁?”带着离歌的皮面,但声音和言谈举止皆是夏侯舞。

怀疑的望着慕风华,夏侯舞挑了眉,掀开了脸上的皮面,露出本来面目,“喂,你傻了呀?睡成傻子了?离歌不是在大彦吗?”她忽然尖叫着,“你是不是见到她了?”

慕风华眸色锐利冰冷,却是抿着唇,一语不发。

“我问你话呢?你是不是见到离歌了?是不是?她在哪?她也来了戎族吗?这就好了,有离歌在,那么好的功夫,一定能把叶贞他们救回来。”夏侯舞欣喜若狂。

“我们在哪?”慕风华终于开口。

“贺兰城外。”夏侯舞一怔,疑惑不解的望着慕风华。

慕风华一怔,“我们出了大都?”

“对啊,不是你说的吗?要回朝,剩下的事情交给鬼卫安排,不消数日就能将人带回来。彼时我还以为你胡言乱语,如今看来你是得了离歌的信。有离歌在叶贞身边,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。”夏侯舞坐下来,自倾一杯茶慢慢喝着。

慕风华凝眉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我什么时候说要回朝?”

夏侯舞一口茶水喷在地上,“你才胡说八道,是你亲口说的,如今还要抵赖?那日我睡得昏昏沉沉,你便拎了我出门,就站在后殿的院子里说的。怎么,就这样我还能胡诌吗?”

深吸一口气,慕风华明白,能做这种事情的,除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离歌,还能有谁!当即愠色,“我还说了什么?”

“你说戎国将有大动,委实不是留下的好时候,若然殃及池鱼便前功尽弃。还不如等着太后跟耶律楚相互撕咬,坐收渔人之利。明日辞别耶律楚归国,剩下的交由鬼卫处置。你又说你累了,这几日不要叫醒你,否则就要我好看!”夏侯舞撇撇嘴,“这就是你的原话。怎么,你还想抵赖不成?”

“那人不是我。”慕风华低眉,眼底的光教人害怕。

夏侯舞瞪大眸子,“你说什么?”

慕风华嗤笑,“怎么,你连离歌都不认得了?”

差点咬到舌头,夏侯舞直接跳起来,“好呀,连我都骗!他们到底要做什么?这厢耍着人玩,难道很好玩吗?我虽然不会舞刀弄剑,但我绝对不会出卖他们的,为何连我都要算计?”

“你以为阿离愿意吗?”慕风华怒斥,“若不是你们碍手碍脚,她会出此下策赶我们离开戎国?若不是你们这帮废物,她怎么孤身留在戎国?”

“你才废物!睡得那么死,还敢说我?我哪里知道你们这帮人,整天脸蛋换来换去,都分不清你们谁真谁假!”夏侯舞怒然。

洛英撑着伞走进来,“下雨了。”

乍见夏侯舞脸红脖子粗的跟慕风华置气,不由的一惊,“你们干什么?”

“我懒得理你!”夏侯舞带上皮面,扯着不明所以的洛英就往外走,“我们走,这个疯子,就知道怪别人,有本事你回去啊!”

慕风华一掌将桌案拍得四分五裂,眸中染血,“你给我闭嘴!”

洛英一怔,随即将夏侯舞拦在身后,“你莫乱来,这是军营,还是在戎国的境内。若是你敢轻举妄动,就不怕前功尽弃吗?”

话音刚落,慕风华一步一顿的朝着他们走来。那一身冷厉之风,宛若来自九幽地狱,要将所有人都堕入阿鼻,永世不得翻身。

“你要干嘛?”夏侯舞昂着头,她可是个疯子,才不惧慕风华。

营帐的窗口突然窜入几道黑影,微弱的烛光下,一个个黑衣蒙面,手持弯刀。

“什么人?”慕风华赫然冷眸。

洛英急忙拽了夏侯舞到一旁,死死的将夏侯舞藏在身后,“别出来,小心殃及池鱼!”

夏侯舞探着脑袋,“还用问啊,肯定是戎国的人。你看那弯刀,保不齐就是耶律楚的死士。”

这话一说出口,慕风华的眸色又暗了不少。

耶律楚!

耶律楚!

如果不是耶律楚,离歌不会被逼出现。如果不是耶律楚,也许今日离歌不会留在那里与他周旋。肯定是忌惮耶律楚的某些东西,离歌才会留下。

一想起这些,慕风华便恨得咬牙切齿,“来人!”

音落,还不待外头的御林军冲入,他已经欺身上前,一掌劈向黑衣人。

帐内登时混乱一片,外头亦传来厮杀声。看样子他们来的人不少,但到底意欲何为,就要拿下他们再说!

慕风华一掌击碎一人的头盖骨,愤怒的眸子几乎要将所有人撕裂。他正为离歌的事情处于气头上,此刻更是手下无情。

军营之内兵戈四起,与夜里的雨声,混成一片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