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2.截杀使团,离歌再现!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大批御林军涌入营帐内,然所有的死士只是搀着慕风华,好似目标只有一个,那就是慕风华本人。ziyoUge.com

死士自然是精心训练的,如今围成一圈包围了慕风华,愣是御林军亦无法轻易靠近。

慕风华一旦敌战数人尚且可以,但敌战数十人,便开始吃不消。

手背上陡然被弯刀划开一道口子,慕风华拂袖,看着鲜血涌出,染红了双手。怒目圆睁,奈何没有分毫办法。

黑衣人围成两个圈,外圈对付御林军,内圈对付慕风华。

“慕风华?”夏侯舞惊叫一声,眼看着他身上染血却无能为力。

洛英死死握住夏侯舞的手,冲着御林军怒吼,“还愣着作甚,驸马爷要是有什么事,你们谁都别想活!”

音落,御林军一拥而上。

两名死士突然按住了慕风华的双肩,鹰爪钩狠狠扣住他的肩胛骨,顿时将他体内的真气强制性按下。

该死!

慕风华面色骤变,奈何已经动弹不得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忽然一柄利剑嗖的一声从帐外飞射入内,狠狠贯穿了其中一名死士的喉咙。冷剑狠狠扎在木桩上,染血的剑,嗡声长鸣。

慕风华一把按住另一名死士的手背,狠狠折断对方的指骨,抬手便捏碎了对方的颈骨。

他快速回眸,风卷营帐,他看见一抹黑影从外头掠过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心头咯噔一声,慕风华骤然飞身,终于离开了包围圈。不管不顾,他疯似的追着影子而去。

茫茫原野上,空寂无人,连个鬼影都没有。

“阿离是不是你?阿离?”慕风华嘶吼着,奈何雨声潺潺,没有一点回声。

雨水冲刷而下,飞扬的眼线有着诡谲的颜色,“阿离你给我出来!轩辕离!离歌!”

还是没有人,仿佛从一开始就不曾有人出现在这里。

营帐内厮杀还在继续,渐渐地……夏侯舞忽然软瘫在地,“怎么……怎么回事?”

“小舞?”洛英心惊,却发觉自己也跟着手脚发软,有些喘不过起来。费力的揽过夏侯舞,洛英拥着她靠在柱子上,“该死……是不是着了什么道?”

一抬头,御林军也开始一个个倒伏,就好像喝醉了酒,还没交战就开始往地上躺。看样子是中毒,抑或……

残存的死士还有十多名,一个个锐目凌厉,杀气腾腾。

染血的弯刀在昏黄的烛光里,愈发寒意迫人。

死士一步一顿朝着夏侯舞走去,洛英挡在前头,“你们别过来!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我是公主,你们谁敢!这是戎国,若是我死在这里,就会引起一场战争,你们就是千古罪人!”夏侯舞怒斥,奈何整个人都提不起力气,连说话都分外吃力。

死士的弯刀不断砍杀阻拦的御林军,如同砍瓜切菜般容易。

终于,那些明晃晃的弯刀,淌着血在夏侯舞的跟前高高举起。

洛英一下子抱紧了夏侯舞,“要死我们也死在一起!”

“想死也要问问我答不答应!”冷入骨髓的声音传来,夏侯舞一怔,却听见身后的营帐布忽然碎裂,一道黑影窜入他们跟前。

眸色如刃,一身的内劲,将所有的弯刀悉数震断,断刀落了一地。

“离歌!”夏侯舞惊喜万分,“真的是你!”

离歌穿着紧身黑衣,眉目寒凉。睨一眼倒伏在地的夏侯舞与洛英,随手丢给他们一个瓶子,“你们中了软筋散,先吃了解毒丸再说。”随即冷笑,望着身前不敢置信的死士。

两个护国公主,不闪瞎他们的狗眼才怪。

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你当大彦朝的人都是死的吗?敢上我这里劫人,真是老寿星吃砒霜,活得不耐烦了!”离歌忽然出手,快如闪电。

眼前三名死士根本来不及反应,就已经死在了离歌的掌下。

她一旦出手,从不手下留情。

顷刻间,所有死士都朝着离歌扑上去。

嘴角微扬,离歌眸色肃杀,掌心一沉,那柄冷剑瞬时从木桩处飞出,直接回归离歌的手中。冷光瑟瑟,血溅当场。

死士不断躺下,离歌的剑快、准、狠,让所有死士都心惊肉跳。

最后两名死士眼瞧着时机已经错失,忽然破开营帐布,窜出了营帐。

离歌齿寒,已经看见了真假公主,还想活着离开?妄想!脚尖立刻踢去御林军的两柄冷剑,瞬时贯穿了那两人的脖颈。那两人还不待哼一声,就已经倒地毙命。

“离歌?”夏侯舞笑着,“怎么是你?”

眼见着一切都安然无恙,离歌这才收了剑蹲下身子,“好些没有?”

“你不是……”夏侯舞一顿,不禁环顾四周,“慕风华呢?他正发了疯似的找你。”

离歌的眸色黯淡了一下,“我本不想让你们看见,奈何事已至此,我若不来,你们都得死。现下好了,你们赶紧走吧!戎国将有大变,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。”

“那你呢?”夏侯舞一怔,“我们一起走吧!对了叶贞呢?”

闻言,离歌犹豫了一下,“小舞,什么都别问,回大彦去。”

夏侯舞仿佛明白了什么,“是因为轩辕墨?”

离歌不语,“我也是为了叶贞。”

顿了顿,离歌从怀里掏出一张方子塞进夏侯舞的手里,“这是解毒丹的配方,你们待会去军医那里配置一下。耶律楚心怀不轨,让人在你们的水里下了软筋散。你们赶紧走,他绝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“可是慕风华他在找你,你就不打算跟他说点什么吗?”夏侯舞一把拽住离歌的手,“他会受不了的。”

“生离总比死别好,以后他会明白的。”离歌紧握冷剑,缓步走进雨里。

谁说她心狠,谁说她不心疼。

只是现如今,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完,不能让慕风华跟着她冒险。

纵身离开,离歌头也不回。

她来自江湖,行事作风惯来恣意洒脱。

然那一夜,慕风华也没有回来,夏侯舞派人找遍了方圆十里,都没有找到慕风华的影子。就好似这个人已经从人间蒸发,彻底的消失不见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