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3.三万御林军,消失无踪! 钻石过伍佰伍拾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使团被截杀的消息顷刻间就传回了大都,朝堂上人心惶惶,要知道,寻常的使团倒也罢了,偏生得是大彦朝的使团。ZIYOUGE.COM如果大彦朝举兵进攻,这个就会成为出师之名。所以无论如何,这件事不善加处置,一定会成为战火燃起的苗头。

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这头朝臣们还没有议出个所以然,使团那头又出事了。

亲王府内,元烈风驰电掣的跑进凌烟阁,那种神情几乎是惊惧而恐慌至极的。

耶律辰微微一怔,正拿着毛巾为叶贞擦脸,当下愣了愣,“为何如此慌张,不是让你们去跟着使团,护送离开戎国吗?”

“爷,见鬼了。”元烈扑通一声跪下。

耶律辰骤然起身,睨一眼元烈微微颤抖的手,“你胡言乱语什么?青天白日的,说什么梦话?”

元烈深吸一口气,“爷,是真的。”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耶律辰意识到,事情严重了。要知道武将素来不信鬼神之说,然元烈说得如此肯定,其中必有大异。

“属下领命,带着人前赴贺兰城,谁知去了贺兰城,才发现死士已经动手。然使团好似中了毒,此刻正由公主与人救治。想着无碍,属下便派人跟着,打算自己回来亲自向爷复命。谁知走到半路,属下又不放心,若是死士二次截杀,御林军防不胜防。于是属下又回去,想要叮嘱下属几声。谁知……”元烈的眼底霎时错愕惊惧,连声音都有些颤抖。

仿佛遭受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诡异事件,元烈吞了口气,“属下原本安营在破庙内的人,全部消失了,一个不留。”

“什么?”耶律辰愕然盯着他,“是被人截杀还是……”

元烈摇着头,“没有血迹,甚至没有一点挣扎的痕迹,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。不但如此,就连使团……”

耶律辰握紧了手,死死盯着元烈,“使团又如何?”

“三万御林军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”元烈重重垂下头去。

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耶律辰一把揪起元烈的衣襟,“三万御林军,怎会消失?可是死士二次截杀,所以都死了?”

元烈摇头,“不知道,属下当时担心使团安危,便直奔营地。谁知空荡荡的营帐内,没有一个人。蜡烛还染着,火把也没有熄灭,兵刃之类的都放在一个营帐内,分毫没有拿走。就连有些人的床褥都铺好了,床头还摆着脱下的盔甲,像是要就寝的,人却再也没有回来。属下瞧着,好似突然遇见了什么事,然后……集体消失了。”

耶律辰一下子跌坐在床沿,“消失了?”

别说是元烈亲眼所见,任人听着,都至绝脊背处有一股寒意窜起,直接涌入了心脏。好端端的人,怎会消失?而且还是三万御林军!三万绝不是小数目,要将三万个人一夕之间全部转移,耶律辰想都不敢想。

元烈垂着头,“属下未能完成使命,请爷责罚。”

耶律辰忽然凝眸,“你确定不是被杀?”

“四下没有血迹,属下查探过,每个营帐内都没有打斗的痕迹。就是死士进攻的时候,在公主的营帐内外留下了血迹。除此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就好像和平消失,走得很匆忙,连烛火都在,药罐子里的药也还在煎煮,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要转移的样子。”元烈越说越诡异。

连元烈自己,都额头泛出冷汗。

可见当时的场景,委实让元烈都惊着了。

那种空旷无人,三万御林军集体消失的场面,便是武艺高强之人,也难免将此与鬼神挂钩。否则,谁有那么大的本事,眨眼间让三万人,化为乌有。

“那公主和驸马呢?”耶律辰的声音微颤。

“也没了!”元烈说得很轻,但很肯定。

长长吐出一口气,耶律辰眸色微黯,“糟了,连公主都失踪,想必……”

“爷,这消息铁定是瞒不住的。”元烈犹豫着,“或者是狼主……下的手?”

“鹰师和豹师,应当没有这份本事。杀人倒也罢了,集体消失,不留痕迹,晾皇兄也没有这么大的能耐。到底是怎么消失的呢?”耶律辰凝眉不语,“你派人去四下走访,看看最近有什么人在使团附近出没。皇兄一定会得了这个消息,派人追查,你莫与他们冲突,免得背上这个黑锅。”

元烈颔首,“属下明白!”

仿佛想起了什么,耶律辰又道,“听闻护国公主武艺高强,离朝当日曾在石国大打出手,甚至于当着皇兄的面,剜了他人双目。”

“爷所言不虚。”元烈颔首,“公主那武功,只怕在戎国境内,鲜少有人能敌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她何以也跟着消失?这其中……”耶律辰陡然觉得,此中大有文章,甚至于……好似有人在背后操纵,这一番的阴谋诡计,不知出自何人之手。

难道是他?

元烈一怔,“爷?”

“朝堂那边有什么动静?”耶律辰冷静下来。

“消息大抵刚到,未必能有结果。”元烈道。

点了点头,耶律辰睨一眼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叶贞,“你先下去,我好好想想。”

元烈颔首,“谢爷不罚之恩,属下一定查出始末。”语罢,快速走出凌烟阁。

指尖轻轻掠过叶贞微凉的眼角眉梢,耶律辰眸色黯淡,“若是你醒着,定能给我一个好的建议,你惯来七窍玲珑,心比旁人缜密。”

长长吐出一口气,耶律辰起身走出去,“来人,备车去丞相府。”

音落,耶律辰扭头看一眼依旧昏迷不醒的叶贞,大步流星的离开。

窗户发出细微的关合之音,一道黑影没入房内。

这人动作极快,一眨眼便行至叶贞床前,伸手就掰开叶贞的嘴,不知将什么东西塞进了她的嘴里。指尖狠戳叶贞的穴位,叶贞的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,那东西便已经滑入了叶贞的咽喉。

昨晚这一切,那人扣了扣叶贞的腕脉,而后飞速跳窗离去,中途没有半点犹豫和停留。

叶贞依旧躺在床上,眉目紧闭,昏迷不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