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4.请你去看看贞儿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丞相府内一片繁华景象,到处都是红绸随风飞舞。ziyouge.com然这一抹红色在耶律辰的眼底,却如同叶贞的心血在滴。

“十三爷,大人在花厅里等您。”管家躬身行礼,领着耶律辰去了花厅。

耶律辰进去的时候,面色极为难看。他一眼就看见轩辕墨旁若无人的坐在那里,面前摆着一副棋局,此刻正在左右手博弈。

“想不到丞相大人今日没有上朝?”耶律辰微微一怔,他原还想着在此等着便是,谁知轩辕墨今日竟然出奇的没有去金殿。

轩辕墨也不抬头,只是道了一句,“坐吧!”

耶律辰坐在他面前,睨一眼他的棋局,仿佛依稀熟悉,这种布局好似那里见过。挑了眉,“你可知朝中出了大事?”

“原不知道,现在十三爷不请自来,我便知道了。”轩辕墨不紧不慢的开口,依旧不曾看他一眼。

“你!”耶律辰抿紧唇,“使团失踪,朝堂震惊,你就不帮着想想办法?”

“天意人为尚未可知,想什么办法?便是没有办法可想,才在这里自己折磨自己。”轩辕墨说得漫无边际,“这一盘棋我下了一个早上,忽然就卡住了,你可有解?”

耶律辰冷笑两声,“这种棋本就来自大彦,连你都解不开,何况是我。我自己的棋局还没解,拿什么解你的?”

轩辕墨点了点头,依旧垂着眉目,“那十三爷可知自己身处何局?”

“四面楚歌。”耶律辰冷然。

闻言,轩辕墨终于抬头看他,“十三爷有话便直说吧,既然都来了,想必也不怕外人知道。”

这外人指的是谁,耶律辰心里明白。

丞相府内外,少不得耶律楚的眼线,如今他堂而皇之的来,本来就没打算瞒着耶律楚。如此,也算断了轩辕墨的后路。现在轩辕墨就算想撇清他们之间的关系,凭着耶律楚的多疑,怕也是要费些心思才行。

“我不是来跟你提朝政的,我是想来请你去看看贞儿。”耶律辰说这话的时候,没有直视轩辕墨的眼睛,而是将视线撇开,投向窗外。

轩辕墨低笑两声,“十三王妃?”

“是!”耶律辰眉目轻垂,一声轻叹,“想必你也听说了,贞儿昏迷不醒。我不知道她能捱多久,但我知道,要想让她醒过来,就必须有足够的意志力。她意志消沉,自己不愿醒来,我委实没有别的办法!但凡有一点办法,我都不会来见你。”

“十三王妃之事,与我有何相关?”轩辕墨继续下着棋,一脸的漫不经心。

耶律辰眸子一颤,“我知道,你什么都不记得了,可是就当是我来请你。不管你们以前有过什么,现在就当是帮我的忙。等着贞儿醒了,若你真的忘了,那就由我来守护她。”

看出耶律辰的真诚,轩辕墨笑了笑,“十三爷果然是长情之人,只是瓜田李下,有所不便。十三爷若真的想让十三王妃醒过来,还不如多去与她说说话。想来十三王妃也是能听见的,久而久之被你感动,也就能醒了。”

“你果真不愿去?”耶律辰骤然起身,眸色微怒。

“十三爷没看到丞相府内张灯结彩,十九公主要进门,我这里委实走不开。若然在我成亲之后,十三王妃还不醒,我便携了十九公主一道去。不知十三爷意下如何?”轩辕墨慢条斯理,一双深邃的眸子,牢牢定在棋盘上。

耶律辰攥紧了拳头,“你果真无情。”

“情为何物?”轩辕墨抬头,眸色冷厉,“十三爷可知情之为物,能损人意志,消磨人的时间。我这人没别的喜好,就是喜好时间。一个人活在世上,谁知道明天会如何,也许今日你还能见着我,明日我已经死了。”

稍稍一怔,耶律辰万没料到轩辕墨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。他一脸的平淡从容,仿佛生与死在他的眼底不过是过眼云烟,从未放在心头。

“看样子,我是白来一趟。”耶律辰冷了眉目转身便走。

“十三爷慢走,不送。”轩辕墨不紧不慢的开口。

心下一沉,耶律辰陡然转身盯着轩辕墨的脸,下一刻他竟走了回来,拿起那枚白子,落在了棋盘上。抬头,耶律辰眸色冷然,“你输了。”

“果然是好棋!”轩辕墨笑了笑,“想不到十三爷还有这一手。”

“这不是我下的,是贞儿教的。”耶律辰眸色微恙,冷笑两声,拂袖而去。

看了看耶律辰离开的背影,而后看一眼自己的期盼,轩辕墨眉目微扬。

耶律辰这一招确实是叶贞教的,难怪他瞧着眼熟,这一副珍珑棋局委实是见过的。然他不知道的是,叶贞的这一招,早年还是轩辕墨教的。

管家走进来,“大人?”

“狼主可有来消息?”轩辕墨睨一眼满盘皆输的局面,他惯来喜欢黑子,也只当黑子是自己。如墨如墨,自然是黑色的。

管家摇头,“暂时还没有。那十三爷……”

“十三爷来讨个人情,想要让我去瞧瞧十三王妃,被我回绝了。”轩辕墨将棋子分开,重新装入棋盒。锐眸骤然剐过管家的脸,“还有事?”

“没有!奴才告退!”管家急急忙忙的离开。

轩辕墨冷了眉目,三日后大婚,看样子真的该忙碌起来才是。

低低咳嗽几声,轩辕墨取了袖中巾绢捂着唇。因为咳嗽,素白的面颊顿时泛起异样的潮红,手心一片濡湿,巾绢染血。

一声轻叹,轩辕墨起身,眸敛月华。

抬步走出去,外头的天似乎要开始放晴了。

玄武快步走来,黑巾蒙面,当下行礼,“爷,业已安排妥当。”是个实打实的男儿声音,嗓门略显粗哑。

轩辕墨收起染血的巾绢,点了点头,“人都到位了吗?”

“是!”玄武颔首。

摆了摆手,轩辕墨转身朝着外头走去,“去办吧!抓紧时间!”

玄武稍稍一怔,随即退了下去。

轩辕墨依旧低低的咳着,出了府门,上了车去石国。此刻已然是下朝时间,大抵朝堂上都闹翻了天。如此也好,避开锋芒,他也落得几分轻松自在。

只是这局面,他还是要去收拾一下的。否则等着耶律楚召唤,又要让耶律楚心生几分疑惑来。

车子直接进了石国,耶律楚正在赤峰殿内大发火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