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5.十九公主耶律绮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见着是轩辕墨,耶律楚稍稍一怔。ziyouge.com

“都下去吧!”望着满地伏跪的奴才,轩辕墨低低的咳嗽几声,面色乍红乍白,看上去极度虚弱。

耶律楚冷哼,“都给我滚!”

仿佛死里逃生,所有奴才连滚带爬的滚出赤峰殿。

轩辕墨行了礼,“狼主何必动怒,事情已经发生,何不想个折中的办法?”

“如何还有办法?三万御林军离奇失踪,一个不留。”一想起这个,耶律楚都觉得寒毛直立。仿佛有一种诡异的力量,让人整个都寒栗起来。

“狼主可曾想过,使团失踪,朝堂震惊。大彦朝会做什么?戎国朝堂上的那些小人,又会做什么?”轩辕墨说得很轻,看上去有些倦怠,“大彦朝暂时没有消息,就算得了消息也不会当即发兵,最多会派人来调查。而我们身边的那些人,才是真正的蠢蠢欲动。”

耶律楚陡然一怔,“你是说太后?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轩辕墨又是一阵咳嗽,“太后娘娘只怕会趁机发难。如今朝臣六神无主,百姓议论纷纷,都说是鬼怪作祟。狼主若是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“你没事吗?”耶律楚凝了眉,“好似更严重了。”

轩辕墨摆了摆手,“多谢狼主,微臣只是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罢了!”

“坐吧!”耶律楚道。

“多谢狼主!”轩辕墨喘了口气坐下,这才继续道,“太后娘娘若是抓住把柄,说是天有异象,势必会影响狼主的声明。彼时联络朝臣,得大彦朝的协助,另立新君,狼主便为时已晚。”

耶律楚冷笑,“她敢!”

“若只是朝中之事,太后娘娘自然无法以一己之力得逞。但若联络上大彦朝,可就不一定了。狼主莫要忘了,使团入朝之时,太后娘娘一直坚持用君臣之礼相待,狼主却始终不肯。大彦朝的皇帝不是傻子,扶持一个帮手,总比扶持一个敌人,要划算得多。”轩辕墨大口喘着气,面色惨白无光。

眸色一颤,耶律楚沉默不语。

但轩辕墨所说,确实是极有可能的。

萧太后确实是能做出这样事情的女人,就算如今虎师受损,但虎师到底是虎师,一旦与大彦朝勾结,自己内忧外患,可真的就四面楚歌了。

“那现下该如何做?”耶律楚冷眸。

轩辕墨眸色微恙,“以不变应万变,只要太后动不了,狼主就有了胜算。其次,狼主可以招揽壮丁充实鹰师和豹师。手握重兵,想来便可安然无虞。至于大彦朝使团之事,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!在大彦朝还没行动之前,所有的谋算都无法成行。”

耶律楚颔首,“这倒是个好主意。”转而又道,“鹰师如今我已交付在你手中,你只管去招兵买马,务必早日训练军士,我便不信,这虎师还能敌得过我的鹰师和豹师。”

“是!”轩辕墨点头,“请狼主下旨招兵,微臣这就去办!”

见状,耶律楚大笔一挥,便写下圣旨一道,大肆招揽兵士,扩充鹰师和豹师。豹师彼时打战大彦朝,早已折损了不少,轩辕墨便干脆将豹师与鹰师编制在一起,统称为鹰师。耶律楚没有反对,如此也好,二权归一,也是一种中央集权的回归。

圣旨很快就颁布出去,一时间谁都不知道耶律楚在想什么。

但朝中大臣却心知肚明,最后一场厮杀即将展开。

奇怪的是,萧太后并未做声,甚至于这几日,一直身处后宫,连面都见不着。这倒有些怪异,但也没有人敢轻易去挑战,毕竟触怒了耶律楚,他可是要吃人的。

城门口摆开了入伍的摊子,大批的百姓壮丁,开始踊跃报名,登记入册。轩辕墨给予了厚待,不遗余力的壮大鹰师。

明儿个就是轩辕墨与十九公主耶律绮成亲的日子,今儿个鹰师的新增人数已经过万。委实号召力甚大,耶律楚愈发有信心,不过半月,他的鹰师就可以完败虎师。

城门口,远远可见一辆豪华车辇行来。

管家急忙上前对着轩辕墨行礼,“大人,是公主的轿子。”

轩辕墨稍稍一沉,“十九公主?”

“正是。”管家略带欣喜。

在戎国,并不似大彦朝,说什么新婚夫妻,结婚之前不能见面。故而就算耶律绮来看看自己的夫婿长得何等模样,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何况十九公主被先帝宠得没有章法,惯来恣意任性。

车辇在轩辕墨跟前停驻,马车上的人悉数朝着轩辕墨行礼。

轩辕墨上前一步,“参见公主!”

珠帘垂着,看不清里头的人,但能听见清晰的声音,“你便是轩辕墨?”

“是。”轩辕墨面无表情。

珠帘轻轻撩开,露出里头的女子娇俏的容颜,然那双眸子却出奇的冷戾,好似淬了毒的刀刃,划过每个人的脸颊,教人不敢轻易直视。

耶律绮下了车,华丽的罗裙逶迤在地,傲娇的看了轩辕墨一眼,“长得不赖,倒也配得上。”而后扫一眼长长的应征队伍,耶律绮凝眉,“这是做什么?”

“回禀公主,狼主下旨,应征军士入伍。”轩辕墨身边的军士开了口。

闻言,耶律绮眉头一挑,“那丞相大人在此有何贵干?”

“丞相大人……”那军士不知该如何应答,支支吾吾的。

耶律绮忽然上前一步,一记响亮的耳光便扇在那人脸上,当即冷喝,“废物,要丞相大人操劳至此,还养着你们作甚?一个个都是酒囊饭袋,如果真当没用,就摘了你们的脑袋,免得浪费俸禄。”

轩辕墨上前一步,“公主莫要动怒,微臣只是来看看,尔等尽心尽力,委实不需微臣动手。公主可还有什么事?”

“没什么事,就是来看看,总不能盲婚哑嫁,让我嫁一个瘸子聋子吧!”耶律绮拂袖,“明日便是你我成亲的日子,还望丞相保重身子,早作准备。我这人说话不喜欢说第二遍,你可听明白吗?”

轩辕墨嘴角微扬,“多谢公主指点,微臣明白!”

“明白就好!”耶律绮环顾四周,睨一眼蜂拥而至的应征人群,重新走上马车。放下帘子之际,别有深意的看了轩辕墨一眼。

马车徐徐而去,便是一个巴掌,让耶律绮凌厉霸道的性子展露无余。

她素来只做自己,不管不顾恣意惯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