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6.开棺!空无一人!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送走了耶律绮,众人才算送了一口气。ZIyouge.com

然下一刻,管家却突然惊叫出声来,“德……德王爷?德王爷?”下一刻,他的眼珠子都险些掉下来,整个人开始轻微的打颤。

顺着管家的视线望去,所有人都看到一抹熟悉的背影。

轩辕墨登时领着人追上去,然到了一处巷子口,却没了踪迹。当下一怔,轩辕墨凝了眸子去看管家,“是不是看错了?”

“不可能,大人,那真的好像是德王爷!”管家的额头满是冷汗,可见是真的吓着了。

一旁的军士们也是面面相觑,看着空空荡荡的巷子,哪里有什么德王爷。

但是方才所有人确实是看见了耶律德的身影,还有那张脸……虽然只是侧面,但耶律德为政多年,如今轩辕墨身边的都是鹰师将领,他们绝对不可能认错。

这……到底怎么回事?

“不是耶律德。”轩辕墨冷了眉目,“我是亲眼看见他死的,试问死人何以复生?何况那尸体悬挂城门多日,早已腐败不堪。如今耶律德的尸身就葬在西郊,还是我亲眼看着下葬的,绝对不会是他。”

管家战战兢兢,“许是人有相似。”

轩辕墨点头,“此事不许张扬。否则动了军心,唯你们是问!”

“是!”所有人恭敬行礼。

深吸一口气,轩辕墨睨了管家一眼,“大家各就各位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”说着便拂袖而去。

管家急急忙忙的跟上,颤抖着抹去额头冷汗。

“大人?”管家一怔。

轩辕墨顿住脚步,轻咳了两声,“带上几个人,拿着锄头铲子,悄悄的跟我来!”

管家颔首,“是。”

世上哪有死而复生的事情,左不过都是怪力乱神。世间若真有鬼怪,那冤冤相报,最该死的就是高高在上的人。

手染鲜血,一场战役,满目仓夷。

傍晚时分,天色渐暗。

冷风在西郊的林子里不断穿梭,好似一柄柄利刃,慢慢划开人的脊背,从背后掏出五脏六腑。有阴冷的错觉从脖颈处一直延伸到心脏,所有人都感觉到阴风阵阵,牙关微微打颤。

轩辕墨走在林子里,长袖轻拂,刀斧雕刻的五官有着绷紧的轮廓线条,深邃锐利的眸子盯着不远处崭新的黄土新坟。

一代权臣,皇叔耶律德,竟然落地埋尸荒野的下场,是时也命也,不免令人唏嘘。

坟前满地都是白色的冥币,被风吹起,纷纷扬扬的飞上天空,而后肆意落下。这样诡异的气氛,不由让所有人都缩了缩身子。

“大人?”管家上前,“这是要做什么?”

轩辕墨冷冷的扭头看他,“你确定自己看见的是他?”

管家犹豫了一下,“那侧脸诚然是没错的,只是……”看一眼耶律德的坟墓,他顿时觉得一股冷气从天灵盖蹿下来,整个人都颤了颤,“德王爷当日下葬,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,那……”

冷笑两声,轩辕墨眯起危险的眸子,“若他真的死了,那便是有人装神弄鬼。若他没死透,我就让他再死一次。明白吗?”

便是这样一句话,这样一个眼神,让管家愈发面色惨白无光。随即点头,“奴才明白!”

“既然明白,还不动手!”轩辕墨冷然。

管家吃了一惊,“大人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刨坟!”轩辕墨简单的两个字,却如同五雷轰顶,让底下几个人愈发站立不安。

睨一眼面面相觑的众人,轩辕墨冷笑两声,“怎么,天还没黑,你们都胆怯了。若是等到天黑,是不是更要吓死?我说挖,那就给我挖!生要见人死要见尸,我就不信,他还能从棺材里跑出来!”

“是!”众人随即挥动锄头,开始刨坟。

天色渐暗,林子里的风就像鬼哭狼嚎,惊得人一身的冷汗。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阴寒,有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错觉。好似有东西在自己的身边游动,而你又看不见摸不着。

隐隐的,仿佛有一双眼睛,死死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在这样荒蛮的地方,做这刨坟的事情,想着死人从棺木里走出来的惨状,所有人都不寒而栗。

轩辕墨就站在那里,看着泥土被一层层拨开,最后露出棺木。

“大人?”管家再次不确定性的望着轩辕墨。

“打开!”轩辕墨冷睨他一眼,那眼神似要贯穿一切。

深吸一口气,众人对视了彼此一眼,终于开始用铲子撬开了棺木。一阵恶臭顿时扑面而来,众人哗然。谁知下一刻,棺木顿时燃起火苗,那火苗如同恶灵的双目,竟浮游在半空。

顷刻间,所有人都吓得屁滚尿流,哭爹喊娘的。

轩辕墨冷喝一声,“慌什么?不过是障眼法!”

“那是什么?”一声惊叫,寻声过去,竟然是一抹黑影从林子里蹿过。看不清容颜,只能看见背影,却跟耶律德死前穿的衣服一模一样。

“该死!”轩辕墨一声冷喝,“追!”

林子里没有人影,也不知刚才的黑影去了哪里。轩辕墨面色青白,眸色冷戾。再回墓前时,只看见越来越多的冥币和白绫飞上天空,被风卷起的瞬间,发出窸窣的摩擦声,如同冥音鬼哭。

这种氛围足以让人想起百鬼夜行,厉鬼哀嚎之境。

轩辕墨大步走到棺木前,里头除了方才燃烧过的痕迹,空荡无人。

徐徐站起身子,他环顾众人,发现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。很显然,所有人都认为……

管家战战兢兢,几乎是跌跪在轩辕墨跟前,“大人,诈尸了……”

闻言,轩辕墨眉目一沉,嘴角却是一抹从容冷笑,“诈尸?耶律德?!我能让他死一次,就能让他死第二次。整理好棺木,封锁消息。谁敢说出去,小心你们的脑袋!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
转身瞬间,轩辕墨眸光狡黠,容色峻冷。

耶律德,越狱那日众目睽睽,分明已经被乱刃砍死。尸身悬挂城门,后由轩辕墨亲自收尸,藏于此处。如今却尸骨无存,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玄妙,怕是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。

不过有人装神弄鬼,却是真的。

但这个人,到底是谁呢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