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7.适当解开一些谜团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其实,就算轩辕墨封锁消息,管家也会上报耶律楚。ziyoUge.com轩辕墨不是傻子,如此这般也不过就是做作样子,这件事,耶律楚早晚会知道。不过借他人之口传递,可信度会更高一些。

耶律楚到底是狼主,谁能将他怎样。

夜色沉沉,轩辕墨缓步走出府门,身后不许人跟着。一个人走在热闹纷呈的街市上,容色清浅。

繁华的大都,这是他第一次夜里出行。

走着走着,便离开了街市,站在了河岸边。

垂地柳,请浅色,试问王孙何时归?

一道黑影立于身后,却是清晰的女子之音,“你决定了?”

轩辕墨颔首,掌心握着一只飞起的萤火虫,摊开瞬间,微弱的萤光让他的眼底溢出少许流光。嘴角笑意清浅,眉目温润如玉,轩辕墨轻叹,“这是我最后的机会。若是此生无法相守,还不如就此死去。反正这条命,早晚是要走的。”

“他还是什么都不肯说。”那女子低低道,“也许连他都不知道,血池里的祁连花来自何处。”

“下月初一,不管有没有答案,都动手吧!”轩辕墨笑了笑,看着萤火虫飞上天空。那种容色,像极了当年的男子,有着最初的灵魂悸动。

女子没有说话,一直隐没在黑暗中,良久才道,“大概也只有耶律楚知道东西在哪,或者我可以……”

“少一味药,还是会死。”轩辕墨负手而立,抬头去看被云层遮蔽的明月,“尽力就好,我也不过一试。实在不行……也只是我一个人的事。”

“你不会再去血池吧?”女子说得很轻。

轩辕墨摇头,“血池药性太强,我已承受不住二次冲击。如今这身子也就是一口气撑着罢了,没了这口气,你们就该为我收尸了。”

语罢,轩辕墨低低咳着,嘴里有一股腥甜涌现,嘴角渐渐有些血迹。

“你没事吗?”女子惊问。

摆了摆手,轩辕墨摇头,拂袖离开,“去吧!”

轩辕墨一个人走在街市上,不由自主的来到了亲王府门前,心下一怔,却又低眉一笑。也不做停留,只是转身便走。

身后有尾巴跟着,轩辕墨也不做声,若无其事的领着那尾巴在街市上绕来绕去。最后却在一家露天面馆处坐下,轩辕墨喊了一碗面。

也不管身后有多少尾巴,多少眼睛,他只是轩辕墨,一个安静得教人无法揣摩的男子。他可以笑,笑得所有人都心寒如霜,也可以不笑,便是一记眼神,就足以让人心惊胆战。这是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,多少人望尘莫及。

低低的咳嗽几声,轩辕墨取出袖中的巾绢,捂着唇憋着那口气。嘴里还是一股腥咸的滋味,低眉却见巾绢染血。

幽然轻叹,他便将银钱和巾绢一道置于桌案上,拂袖而去。

铺子里走出伙计,二话不说便收走了银钱和巾绢。

等着轩辕墨回到丞相府的时候,管家早已等在了门口。轩辕墨不言不语,只是睨了他一眼便进去。

“大人您可回来了。”管家急忙迎上去。

“何事?”轩辕墨也不做理睬,宫灯下面色微白。

“明儿个是大人成亲,喜服已经放在了大人的床头,尺寸已经重新剪裁,按照大人今日所说的重新赶制的。”管家躬身跟在后头。

轩辕墨顿了顿脚步,“样式都是按照我说的做的?”

管家颔首,“是,分毫不差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轩辕墨不再说话,径直朝着房间走去。

氤氲的烛光下,那套红色的喜服格外的熠熠夺目。内衬上头绢绣着美丽的缠枝莲花,并蒂原本是件好事,但对于男子而言,未免太过于秀气。

“大人?”管家瞅了一眼喜服,“可是满意?”

轩辕墨睨他一眼,“要我穿给你看?”

“不敢!”管家会意的退下,“奴才告退。”

指尖掠过上头的莲花,轩辕墨眸色素冷,眼底掠过一丝肃杀之气。渐渐地,眼底的光慢慢黯淡下去,他冷冷的注视着手中的喜服,忽然拂袖将烛台掀翻在地,房内陡然一片漆黑。

坐在黑暗中,轩辕墨一语不发,连呼吸都是冷的。

外头,月明星稀。

月光下的丞相府,红绸漫天,如血浸染。

翌日的黎明,撕裂天际的鱼肚白,带来崭新的世界。

石国内丝竹声声,丞相府张灯结彩。

十九公主耶律绮赐婚丞相轩辕墨,此事人尽皆知,一场算不上政治婚姻的联姻,将两个毫不相干的人连接在一处,谁知是悲是喜,是幸或不幸。

婚礼在宫中举行,等着婚宴结束才能领着公主回丞相府。

那一日的街市上,人人喜气洋洋。

那一日的石国内,各个笑逐颜开。

如此喜庆的事情,摊在谁的身上都是高兴至极的。

耶律绮端坐梳妆镜前,容颜娇俏,妆容极美。喜娘在一旁喋喋不休的夸赞着,耶律绮透过梳妆镜去看一侧的喜娘,眸色一沉,声音极冷,“话太多,闭嘴!”

大喜之日,耶律绮却格外阴冷,让一侧的奴才们也跟着颤了颤。但耶律绮素来泼辣刁钻,谁敢得罪十九公主,只好急忙缄口不语。

昂起头,看一眼镜子里的容颜。耶律绮的眸子渐渐阴冷起来,终于合上了双目,“盖上盖头,走吧!”

语罢,喜娘们急忙将盖头覆上耶律绮,搀着她朝外头走去。

今日的阳光格外的好,明媚温暖,让喜服上头一身的红,越发明艳无比。离开十九公主的闺阁,去了荣华殿,那里原是轩辕墨的住处,如今也算是半个新房。等着皇帝宴请群臣结束,轩辕墨就会领着她回丞相府,正式进入洞房。

这也算是皇恩浩荡吧,寻常人还没有这样的特殊待遇。

赤峰殿内,轩辕墨穿着大红喜服,立于殿内中央。

耶律楚高高在上,两侧皆是席子,就等着朝臣来就坐。

“你这喜服倒是别致。”耶律楚笑了笑,“不过你穿着极好,美极了。”

“多谢狼主!”略显虚弱的轩辕墨,面色素白,倒映这满目的红,却别有一番风味。他深吸一口气,外头传来脚步声,大抵是群臣到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