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8.醒了,来了 为尉迟沁儿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所有人都朝着轩辕墨敬贺,耶律辰是最后一个进来的。ZiYouGe.com不怒不笑,只是用一种略带冰冷的眸子看着眼前身披喜服的轩辕墨。

他是看着叶贞为了轩辕墨不顾生死,看着他们一起进来戎国。如今……一个昏迷不醒,一个却要另娶她人。

“丞相大人,恭喜恭喜!如今,你已是耶律皇室的一族,与我也算是结了亲,当真是双喜临门!”耶律辰皮笑肉不笑。

轩辕墨不怒反笑,“多谢。”

耶律辰转头看着自己身边空荡荡的位置,眉目黯淡了稍许,却不再说话。

这个位置本来属于十三王妃,可惜叶贞还未醒,便空了下来。只是就算是醒了,他也不会让她来。到底是……何苦让她再痛一次,这份罪够了!

“怎么,十三王妃还没醒?”耶律楚冷笑两声。

耶律辰低头,“谢狼主关心,贞儿已经好多了。”

耶律楚嘴角微扬,“可莫要赶不及下月初一的婚礼才好!”

闻言,耶律辰笑而不答。

太后称病不来,故而所有的事情都交付在耶律楚身上。但……身为太后却没有出席十九公主的婚事,显然是不合常理的。

然耶律楚在场,谁敢有异议。

所有人也只当是太后久病缠身,如今不便出席,怕是将自己的病气,过给这对新人。

耶律辰闷头喝着酒,看着坐在上座的轩辕墨,容色清浅,嘴角噙着笑。那张脸,不管在生命时候都保持着同样的模式,不悲不喜,似笑非笑。如此的平静,无波无澜,与叶贞的行事作风何其相似,只可惜……

一场婚事,将使团风云冲散得无影无踪。

耶律辰冷笑着,将杯中之酒一口饮尽,这里的气氛只教他抑郁,有种憋闷而喘不过起来的感觉。所有的大臣都向轩辕墨敬酒,谁知他只是以茶代酒。

“怎么,丞相大人不喝酒?如此良辰美景,也不肯赏脸?”耶律辰嗤冷,一种不知名的怒火从胸腔内窜起。

他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,他只知道,一想起叶贞昏迷不醒的样子,自己的愤怒就无法克制的爆发出来。

轩辕墨轻笑,殿内瞬时安静下来。

轻拂红衣喜服,轩辕墨抿一口茶,“我惯来不会喝酒,此外今日身子不适……”

“就一杯也要推辞?”耶律辰举起酒杯,目不转睛的盯着轩辕墨。

轩辕墨笑了笑,眼底却是冰冷如刃,“很抱歉,不管在什么时候,我都必须保持清醒。酒多伤身,十三爷还是好自保重吧!”

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,耶律辰冷笑两声,“难道丞相连交杯酒也不喝?”

“以茶代酒不好吗?”轩辕墨勾了勾唇角,“绿茶明目清心,有何不好?”说着,停顿了一下看着耶律辰,“十三爷莫要吃醉,否则十三王妃可要担心了。”

“怎么,喝两杯酒,你也要管?”耶律辰拍案而起。

四下陡然安静下来,要知道,耶律辰素来淡泊名利,素来性子好,这是众所周知的。但今日摆明了是找轩辕墨的茬,一时间闹得局面有些不可收拾。

“老十三,你醉了吗?”耶律楚冷了眉目。

耶律辰忍了一口气,愤然坐下,将壶中之酒一饮而尽,双目通赤的盯着轩辕墨,再也没有说什么。

众人照旧喜庆盈盈,不曾将耶律辰的怒意放在心上。

今日的主角是轩辕墨,耶律楚自然不会让耶律辰喧宾夺主,闹出事来。

殊不知在亲王府的凌烟阁内,叶贞缓缓坐了起来,一双没有聚焦点的眸子,慢慢在烛光中恢复了光亮。

弯眉懒画,雍容大度,凤眸微扬,顿生万种风情。

端坐梳妆镜前,叶贞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面容素白没有血色,一双暗哑的眸子带着少许流光。取来胭脂笔,叶贞将一朵盛世牡丹描绘额前,彼时离歌最擅长描画,可惜都已不复存在。

眉如远黛,目若月华,鼻似悬胆,唇色饱满。

轻挽发髻,那一头如墨的长发上簪着金步摇。一身明媚的绛紫色在烛光中熠熠生辉,宛若午夜里盛开的曼陀罗,又好似开在忘川河边的彼岸花,有着魅惑心智的颜色。

这套装束,本是耶律辰特意为她做的,想着她若是念着大彦朝,还能怀念一下。如今,却正好派上用场。

不同于戎国女子的束身束袖珠翠满身,叶贞完全按照大彦朝贵妃的仪态妆容点缀自己。

指尖掠过腕上的红线,叶贞垂下眉睫,今日是轩辕墨成亲的日子,她也该醒了。

“主子?”一旁的婢女们瞧着叶贞一语不发的样子,一个个都跪在那里。

叶贞起身,“备车,去石国。”

一言既出,所有人都愣在当场。

“丞相与十九公主大喜,我这未来的十三王妃不去,成何体统。”她低低的开口,声音略带棉柔,低眉间容颜微凉。

拂了袖,叶贞转身朝着外头走去。

长裙逶迤在地,昏黄的宫灯下,一袭绛紫色,缭乱了谁的心。

马车离开亲王府,朝着石国缓缓行进,那颠簸的感觉,让叶贞忽然想起了刚入戎国的情景。被盗贼拦路,被人追杀,却还是能不离不弃。如今……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,可以看着他身着喜服另娶她人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心口疼得无以复加。

躺在那里这么久,她一直不肯醒来,精神状态一直处于半昏半睡的状态。那种萎靡与颓废,让她几乎陷入了绝境。

耶律辰的话,她不是没有听见,只是不想听而已。

听得多了,难保不会心生内疚。

她没有忘记,黑暗中有人握住了她的手,那种熟悉的感觉……仿佛回到了从前。从前在大彦的皇宫里,月儿还在,离歌还在。轩辕墨爱着她,她也爱着他。

那个时候……

眉目轻垂,马车戛然而止,外头传来车夫的喊声,“主子,到了!”

叶贞的心头好似被人狠狠扎了一刀,顷刻间鲜血淋漓。撩开帘子的时候,她看见宫道里左右摇晃的宫灯,昏暗的颜色让她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。

勉力下了车,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“主子,狼主为丞相大人宴客,正在赤峰殿。十三爷……”

还不待宫人说完,叶贞依旧拂袖朝着赤峰殿而去,每走一步,便如刀子在心口剜一片肉。她疼,可是面上依旧保持着清浅的微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