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9.王妃敬酒,岂有不喝之理? 为纳兰雪儿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耶律辰喝的有些迷醉,众人皆嬉笑敬祝,好一场盛世婚礼。ZiYouGe.com有帝君作陪,何等荣耀,以宫闱设宴,何等风光。

外头一声喧嚣,便听见军士快速上前,行礼禀报,“启禀狼主,十三王妃来了。”

音落,四下陡然一片寂静,就连耶律楚都稍稍愣住。

耶律辰酒醒了大半,当即抬起头来。

那一抹绛紫色,不是叶贞又是何人?

一颦一笑皆风华,一步一寸皆神韵。

嘴角噙着笑,眸中淌着异样的流光。叶贞缓步走进赤峰殿,与上一次不同,这一次是华贵的女子装束,是大彦朝贵妃的雍容。眉目轻画,眉心牡丹在烛光下熠熠生辉。羽睫微扬,凝眸便是惊心。

她走上殿内,走过所有人的跟前,走近那个让她付诸一生的男子跟前。

唇角微扬,叶贞笑得清浅而魅惑,低迷的声音泛着少许虚弱的绵柔,愈发的穿透人心,撩动心魂,“叶贞参见狼主!”

便是耶律楚也愣住半晌,眼前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,便是洗去铅华重染脂粉的叶贞?彼时站在城楼上,只看见她的绝傲素颜,那里比得过今日的娇艳。

她站在那里,从容恬淡,眉目如画间气质高雅如兰。

不去看任何人,只是垂着眉睫,遮去眼底精芒。

“入席吧!”耶律楚的声音带着几分不知名的暗哑。

叶贞颔首行礼,“多谢狼主!”语罢,终于扭头清清浅浅的看了轩辕墨一眼,嘴角扯出一丝轻笑,却如同刀子狠狠割在自己的心头,“今日丞相大人成亲,果然是极为热闹的。不知来日我与十三爷的婚礼,是否也如今日?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耶律辰走过来,执起她的手。

叶贞倔强的望着轩辕墨,眼底有异样的流光淌出,“都说人生三喜:久旱逢甘霖,金榜题名时,洞房花烛夜。如今丞相大人功成名就,又娶得如花美眷,委实可喜可贺。”

轩辕墨抿一口香茗,也不去看他们执手恩爱的模样,只是清浅一笑,“多谢十三王妃,我自当呵护娇妻美眷,以期终老,必不负狼主厚恩。”

“如此……甚好!”叶贞说的时候,中间顿了一下,却间隔甚短,唯有自己才能听出来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松开了耶律辰的手,笑了笑道,“十三爷,可否允准贞儿敬丞相一杯?”

耶律辰欲言又止,然还是递给她一杯酒。

叶贞握着酒杯,面上没有分毫异样,内心却是波澜壮阔。她笑着,心却在滴血。举杯的瞬间,她终于可以将视线完完全全的落在轩辕墨的身上,“叶贞不会喝酒,但适逢丞相的大好日子,岂能不喝。便以一杯水酒,恕叶贞迟来之罪,恭祝丞相大人与十九公主,白头偕老,此生莫相负。”

轩辕墨看着她,什么都没有做。

一身的红色喜服,刺痛了叶贞的眼。

叶贞当着轩辕墨的面,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,干笑一声,“怎么,丞相不肯赏脸?还是觉得叶贞这杯酒敬错了?”

“我不喝酒。”轩辕墨徐徐站起身子,“但既然是十三王妃敬酒,岂有不喝之礼。”手一扬,他的声音顿时低沉无比,“拿酒来!”

她看着他,将杯中酒喝尽,看着从不沾酒的男人,当着她的面,喝下她的敬酒。

他……到底是要娶别人了!

叶贞不哭不闹,静静的看着他面上泛着微红的桃花色,眼底的光慢慢的汇成一条溪水,只能往肚子里流,不能流于表面。

相对无言,谁说不疼?

她疼得刻骨,却笑得如烟花灿烂。

耶律辰执起她的手,带着她回到自己的席位上,她抬头看见轩辕墨一贯的优雅清冷,静静的坐在那里。红色的喜服在烛光下,如同那一日染血的药庐,更好比……外头迷人的焰火,绚烂夺目,却不再因为她。

“你还好吗?”耶律辰转头,低低的问。

叶贞一笑,容颜倾世,“我很好。”

便是三个字,便让耶律辰眸色蒙尘,当即不再说什么。很好?能好吗?若是很好,何苦淋雨?若是很好,何必久睡不醒?若是很好,为何要强颜欢笑?

慢慢悠悠的倒上一杯酒,叶贞抿紧唇,忽然一口而尽。满嘴的辣味,满嘴的酒气,呛得她几乎要哭出来。可是她不能哭,人家成亲,她怎么能扫兴?

其实,她根本不会喝酒。

有奴才朝着耶律楚说了几句,耶律楚便道,“吉时已到,让公主上殿,拜堂成亲吧!”

音落,叶贞握着酒杯的手颤了一颤,杯中之酒顿时倾倒在她的衣袖上。羽睫止不住颤抖,叶贞勉力笑了笑,还是将酒喝了个精光。

咽喉里辣得难受,视线开始模糊,叶贞略略喘着粗气,面颊绯红一片,迷离的眸子,教人一眼便再也无法放得下她。

“你醉了!别喝了!”耶律辰握住她的手,企图拿下她的杯子。

叶贞轻笑着,却笑得比哭还难看,“唯有醉了,我才会忘记他已不在身边的事实。就让我任性一次,就一次。”她忽然噗嗤一下笑了,眼泪险些掉下来,“这话,原是他说过的。如今,反倒用在了我的身上。何其可笑?”

门外响起了脚步声,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门口。

耶律绮款款步入赤峰殿,红色的嫁衣美丽无比,外头的焰火之光落在她的身上,如此圣洁而高贵。

叶贞几乎可以想象,红色的盖头之下,那种娇俏的容颜,有着怎样迷人的风华。

她咬着唇,力度之大,几乎咬出血来。袖中五指蜷握成拳,身子止不住的轻颤。

一步一摇晃,珠翠发出清晰的声响。耶律绮终于走到了轩辕墨跟前,两个人,两身红,何其般配?

叶贞看着轩辕墨执起了红色的绸子,站在了耶律绮的身边。

那一刻,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塌了,就好像掉进了无间地狱,无尽的冰冷和绝望将她紧紧包围着。原来她醒来,就是为了让自己更痛一次,痛得更绝望。

随行的奴才高声喊着,“一拜君主绵泽长,二拜天地隆恩厚,夫妻交拜共白首!”

叶贞的心陡然揪起,霎时碎得无法拼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