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.洞房里的灯,该熄了吧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峰殿外夺目的焰火,倒映着多少人的爱恨离愁。ziyouge.com叶贞环顾四下,所有人都在笑。她用自己微凉的手抚上自己的脸,原来自己也在笑。

眼眶里有滚烫的东西不由自主的滚落,叶贞装作不经意的拭去,一口黄汤灌下咽喉,整颗心都开始燃烧。

她扭头看着殿上那一对璧人,喜服妖艳,如此迷人心魄。

那声声高奏的喜悦,无时无刻不在刺痛她的心,渐渐的,忽然又不疼了。是麻木还是死了?谁又能说得出?

一杯接一杯的灌着酒,叶贞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。原来心疼的时候,多少酒都不会醉,因为痛苦会随时让你保持清醒。

轩辕墨至始至终没有看叶贞一眼,容颜俊美,怕是女子瞧着,都会痴迷,何况是十九公主这样情窦未开的少女之心?

那一句夫妻交拜,真疼啊!

耶律楚高坐殿堂,笑道,“春宵一刻值千金,送回丞相府吧!”

轩辕墨与耶律绮双双行礼谢恩,一根红绸,牵着彼此走出赤峰殿。叶贞透过模糊的视线,看着那一对新人消失在门口,没入黑暗中,连同自己的世界,一道沉入深渊。

头晕目眩,叶贞手中的杯盏一松,“啪”的一声落在桌案上,整个人恍恍惚惚。

“贞儿?”耶律辰心惊,急忙搀着她,“你怎样?”

叶贞笑着摆了摆手,“没什么,就是有些醉了。”

耶律辰点了点头,这才起身冲着耶律楚道,“皇兄,贞儿吃醉了,我现下送她回去。”

睨一眼风华绝代的女子,那一副醉醺醺的模样,何其美哉?耶律楚嘴角微扬,“好,一路小心。”

闻言,叶贞起身,也不行礼,颤颤巍巍的朝着外头走去。绛紫色的罗裙逶迤在地,脸上的一袭酒色绯红,让她显得愈发摄人心魄,蚀骨娇柔。

出门的时候,叶贞险些跌倒,却被耶律辰拦腰抱起,“你醉了,我带你回去。”那话带着不可违背的命令式。

看到她这副隐忍,耶律辰宁愿叶贞哭出来喊出来,哪怕像上次那样,狠狠给他一拳。如今却比给了他一记耳光,更让他难受。

叶贞不说话,只是无力的将头靠在他的肩上,所有的情愫都在此刻降至冰点。

走出石国,上了马车,叶贞不说话,只是眨着眼睛看着车窗外头的黑暗。有风吹进来,让她的脑子清醒了不少,听着外头的车轱辘声,叶贞忽然道,“去丞相府。”

“叶贞!”耶律辰陡然握住她的手,“算了!何苦呢?”

“去丞相府!”叶贞不哭不笑,无悲无喜,“让我看看,他的再世繁华吧!”

耶律辰愣愣的看着她良久,这才颔首,冲着外头的车夫道,“去丞相府。”

音落,马车直奔丞相府而去。

车子停驻的时候,叶贞的眼眶陡然红了一下。被耶律辰搀下马车的瞬间,她抬头看见偌大奢华的丞相府门前,大红喜字的灯笼高高悬挂着,红色的绸子染着她的血,在夜空里尽情的飞舞。

她终于看清楚了,自己血肉模糊的世界。

跌跌撞撞的走到墙角,她颤抖着抚过那一砖一墙,冰冷的触手感觉,让她的眼泪忽然掉下来。腹腔内翻滚得厉害,叶贞忽然“哇”的一声,吐了出来。

“贞儿?”耶律辰急忙搀住摇摇晃晃的叶贞,眸色焦灼。

“没事,没事。”她连说两个没事,漫不经心的抹去脸上的泪,“我没哭,只是吐了而已。好想进去看看,不知道丞相府的新房,会是什么样子?也许你我也可以……可以学着点,你说是不是?”

耶律辰握紧她冰冷的手,“别再折磨自己了。我们走吧,回去好不好?”

叶贞抬眼看他,黑暗中有流光从眼底溢出,湿了脸颊,“我只是不甘心而已。我知道,男人嘛,三妻四妾很正常,可是……你可知道我对他说过什么吗?我说宁可孤独一生,绝不做他的三千分之一。”

“现在想想,真的好可笑。我以为我这辈子拥有的,是一生一世一双人,却原来还是敌不过现实。我疼,我是真的疼。可是我没办法,我只能一个人偷偷的疼着,否则让耶律楚知道太多,墨轩会有危险。”

“十三爷,你知道心痛的滋味吗?当我看着心爱的男人,和别人拜堂成亲,喝下我敬的酒,我觉得自己就像个疯子,那一刻好想就这么牵着他的手,带着他离开这个人间炼狱。可是我做不到,理智告诉我,这样会害死他。”

“所以我忍了,我忍得好疼!早知道今日,我就该死在宫中大火,不该存活于世。我不怕死,可是我怕生不如死。但那又能怎样?以后我与他……只剩下我一个人会心疼了……如此也好,彼时我离宫害他心伤,今日就当是我还他的,诚然是个报应。”

耶律辰忽然抱住她,泪如雨下,“别说了贞儿,别说了!”

眸子重重合上,叶贞深吸一口气,“好,不说了。”说了,又有什么意义?走的人不会回来,活着的人还要继续。

顿了顿,叶贞话语冰冷,“十三爷,你说,是不是只有这戎国江山易主,他才会回来我的身边?”

耶律辰稍稍一怔,“贞儿?”

叶贞抚去脸上的泪,面颊绯红,模糊的视线牢牢锁定在门口的红灯笼上,眼底有过一丝阴戾,“那便毁了吧!”

“贞儿,你莫冲动,现在的局势还……”

不待耶律辰说完,叶贞笑得可怕,“知道吗?他一直在逼我。以前,他逼我如何学会狠心,逼我如何在宫中学会生存。是他手把手的教我,什么叫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是他让我学会,如何去应付前朝后宫的厮杀。我的一切都是他给的,现在我就还给他。”

长长吐出一口气,叶贞站在那里,眼底的光渐渐暗下去。良久良久,她忽然哽咽着,“洞房里的灯,该熄了吧?”

耶律辰微微点头,“时辰……不早了。”

叶贞重重的合上眸子,“我们回去吧!”

语罢,再也不作停留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