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1.我要他一无所有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一夜真的好长好长,叶贞站在窗前,从天黑等到了天亮。ZIYOUGE.COM看着东方的鱼肚白,心也寒凉。

耶律辰进来的时候,叶贞还是保持着昨夜的姿势,站在窗口一动不动,痴痴的望着天。

“你一夜没睡?”耶律辰微怔,心疼的望着她消瘦的背影。

叶贞望望天,而后点头,“彼时他最喜欢站在窗口,原先不懂,现在我却明白了。放空了心,才能让脑子更清醒一些。”

转身的时候,耶律辰看见她美丽的凤眸含着血丝,不由的愣了一下,“累了就去睡吧,事已成定局,你再不肯接受也无济于事。”

“你以为我还会去想这些吗?”叶贞凝了眸,因为久站,坐下的时候十分吃力。她扶着桌案,这才缓缓弯下腰坐定,“我只是在想你跟我说过的那些事,看看现如今你我该如何做,才能化被动为主动。”

耶律辰又是一怔,“你昨儿个不睡,就是在想这个?”

叶贞笑着,眉目间有着别样的光彩,那是曾经的贞贵妃,手执后宫生杀时的凌然之气,“自己的东西自己争取,坐在这里唉声叹气又有何用?即便我哭断了肠子,又有谁知道?与其如此,还不如去争,去抢。我是他的女人,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,那我就不能让他失望,不是吗?他要这戎国的富贵,那我就让他一无所有!”

“你想怎么做?”耶律辰望着她冰冷如霜的眸子,心头有种不知名的错觉,只一眼便足以让人心惊。

“十三爷难道昨儿个夜里没有发现异常吗?”叶贞挑眉。

耶律辰不解,“你这话说得倒有几分意思?昨儿个好似没什么异常。”

“错!”叶贞自倾一杯茶,慢慢悠悠的喝着,“你没瞧见太后娘娘未至吗?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耶律辰陡然一怔,“你是说母后有事?”

“公主大婚,太后岂有不到之理?何况我听说太后娘娘早年对十九公主可是十分宠爱,何以今日公主大婚,太后反倒借口推辞?这门婚事,太后娘娘也是允准的,不可能临世变卦。十三爷不觉得其中大有文章吗?”叶贞放下手中的杯盏。

耶律辰眯起眸子,“除非是皇兄不许母后出席。”

“又或者,是太后娘娘已经身不由己。”叶贞接过话茬。

“你是说皇兄软禁了母后?”耶律辰心惊。

叶贞冷笑两声,“怎么,十三爷觉得没可能?”

“但母后在宫中的势力并非小觑,皇兄只怕也做不到这些!”耶律辰不信。

勉力起身,叶贞眸色冷厉,“若是明目张胆,自然做不到,若是悄悄的,那却是易如反掌。十三爷可否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,悉数告知于我?也好让我心中有数,做出最恰当的判断?”

耶律辰颔首,“自然可以。”

于是,耶律辰便将这几日叶贞昏迷时发生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叶贞。比如鹰师劫狱,耶律德被乱刀砍死;太后临朝,却反被将了一军,鹰师落入了耶律楚和轩辕墨的手中;而后便是耶律楚派死士劫营,三万御林军消失得无影无踪之类。

“失踪了?”叶贞凝眸,“失踪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三万御林军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,什么都在,就是人没了。”耶律辰很肯定的开口。

叶贞冷笑,“看样子我大彦朝能人辈出,如今都玩上这把戏了!”

“你知道人去了哪里?”耶律辰忙问。

叶贞摇头,“这我倒不知道,我只知道,心中无鬼半夜不惊。这世上何来的鬼神之说,若是真的有鬼,我早就死过千百回了。”鲁国公府九族皆灭,可是出自她的手笔,若真的有鬼,那她还有命吗?午夜索命,都不知道要索多少次才能罢休!

耶律辰点头,“我也不信鬼神,但人确实是没了。”

“由此可见,太后娘娘真的危险了。”叶贞轻叹一声,“三万御林军一夜消失,耶律楚势必要封锁消息。而太后彼时坚持与使团以君臣之礼相见,自然要成为耶律楚第一个防备的对象。否则一旦大彦兴兵来犯,与太后相互勾结,耶律楚就死定了。”

“想不到皇兄的心思,如此缜密。”耶律辰愤然。

叶贞轻笑,“你以为耶律楚能想得这样周全?没有墨轩,就耶律楚那样刚愎自用的性子,什么都不是!”

“是轩辕墨?”耶律辰愣住。

“除了他,这世上没有人能这般缜密布署。太后被挟制,朝臣竟然一无所知。这般谨慎,除了墨轩,这戎国怕是无人能为之。”叶贞终归是最知晓轩辕墨行事作风之人,知己知彼百战不殆。

正说着,元烈从外头着急忙慌的跑进来,一脸的惊惧慌张,“爷,出事了。”

耶律辰一怔,“怎么,又是谁消失?”

元烈急忙行礼摇头,“爷,这一次不是消失了,是出现了。”

“胡言乱语什么?说清楚!”耶律辰冷然坐下。

看一眼耶律辰,而后又看一眼叶贞,元烈这才镇定心神,“爷,方才街市上都在传,说是前些时候丞相挖开了德王爷的坟墓,发生了异常,不但天降异火而且棺木内空无一人。”

说到这里,耶律辰的神色陡然一紧,“然后呢?”

叶贞挑眉冷笑,“然后现在外头开始叫嚣着,有人看见了耶律德是不是?”

“王妃娘娘知道?”元烈心惊。

摇着头,叶贞揉了揉太阳穴,“你有此上文,我自然能猜到下文。说吧,具体是什么情况!”

“具体就是很多人都在午夜时分,看见了德王爷在城门口和街市上走来走去,就穿着临死前的囚服,披头散发,极为恐怖。”元烈说这话的时候,自己也忍不住颤了颤。

“看清楚脸了吗?”叶贞眸色一沉。

换做常人,怕是吓死,叶贞却依旧从容镇定。

元烈支支吾吾道,“这倒没问,大抵都觉得那是德王爷。”

“觉得?那就不是真的。”叶贞眸色一沉,“去查清楚,这事可大可小,也许……用得恰当,我们就能棋高一筹。”

“是!”元烈退了下去。

耶律辰不解,“这是为何?”

“军心!”叶贞看着他,只清浅的说出两个字。

但便是这两个字,亦足以说明一切。耶律辰这才发现,较之自己,叶贞才是玩权术的高手,她只是不想不愿去争夺罢了。否则……怕是耶律楚也不是她的对手!她总是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,一旦认定就绝不会心慈手软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